引子
  我来自哪里,
  我将去向何处。
  我又是谁,
  我可能是过去那个你,
  也可能是今后那个他。
  生与死
  生之前我存在吗
  死之后我消失了吗
  这个世界最神秘的不是其他 ,而是我们自己—人类
  第一章 迷
  “本市新闻, 已被市医学院专家确定为无脑儿患者的小静,现在居然已能微笑,医学院脑科专家胡学教授称这是一人类史上的奇迹,但以现有医学理论,尚无法解释这一奇迹。。。。。。”。
  龙一无聊的换着频道,一边喝着茶。 这条新闻一下把龙一吸引住了。 吸引他的到不是新闻内容,而是胡学这个名字。 胡学是龙一的研究生导师, 当初能留在市一医院也多亏了他帮忙。
  想到这里,龙一觉得有点愧疚,对于自己的恩师,竟然有半年多没有联系了。龙一拿起手机,拨了胡学教授的号,但又按掉了。 还是抽个时间去探望他一下吧,顺便给他带点今年的新茶。
  屏幕上,记者正在采访胡学教授, 老头子鹤发童颜,精神很好,但细心的龙一还是发现胡教授两只袜子的颜色是不一样的。龙一不由的笑了,看来老师还是一点没变。 在学校里,大家都知道胡教授是出了名的不修边幅, 60多岁的人,除了在学术上研究态度相当严谨之外,生活上都是粗心大意,他会穿着拖鞋来上课,也会在课后和一帮学生去钓龙虾。
  对于贫困学生,老小子也会帮他买烟的钱都拿出来帮助他们。 当初龙一就是这样。 龙一家境贫困,父母都是农民,负担学费对于一个农民家庭来说已非常困难。 生活费基本都是龙一自己解决的。 本科四年,全靠着自己做兼职赚生活费。 研究生三年,因为项目做的多,没有时间去兼职,虽然教授会给一定的工资,但仅仅几百块前的工资也无法生活,教授知道龙一的情况后,就将他安排在自己家中住,吃住全包了。
  毕业前,教授就将龙一的工作安排好了,龙一非常感激,他知道,现在这个年头,研究生比驾驶员还多,要找一份好的工作简直是难上加难,何况是全市第一的三甲医院。 对于龙一来说,教授就如他的父亲一样。 现在虽然工作三年了,龙一还是一贫如洗, 父母都老了,没有收入,每个月要给他们寄生活费用,一个妹妹还在读大学,学费生活费都得他负担。 按理说已到而立之年的他,应该考虑终身大事了,但龙一知道自己没有这个本钱,连住的地方都是租的,谈什么朋友呢。 唯一让自己欣慰的就是自己已经负担起了这个家,不用让父母为了子女的学费生活费拆东墙补西墙。
  教授家住在郊区,龙一骑自行车从城东到城一花了一个半小时。 郊区的空气非常好,教授家四周都是农田与农居,来到这样一个环境让龙一的心情格外好,特别是即将见到教授了,不知道他在干什么。
  远远的,龙一看到教授家院子门开着,师母赵悦在晒衣服。 龙一把自行车停在院子外,赵悦已经发现了他
  “呦,小龙啊,稀客啊,怎么今天想到来看看我们了,是不是要结婚了来发喜帖的啊。”
  龙一挠挠头:“师母还是这么喜欢开玩笑啊,我这样的穷小子谁愿意嫁给我啊,我今天休息,所以想来看看教授和您,顺便给你们带了点家里自己中的茶叶”
  赵悦说“这么客气干什么,以后想蹭饭,尽管来,老头子在里面发呆呢,都好几天了。”
  龙一来到楼下客厅,胡学似乎并没有觉察到有人来,仍盯着天花板在发呆,眼神中透着迷茫。 龙一静静的站在一边,没有去打扰他,他知道教授思考问题的时候不希望有人打扰。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 “咦,是小龙啊,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不叫我”教授终于忽然发现有人在边上:“哈哈哈,我正闷的谎,就差个人说话,来的正好,可说好了,今天不许走了,我有重要事情和你说,你要今天走了下次来就没饭吃,知道吗”。
  胡学一长串话一起出来,龙一知道他的脾气,有话就一次性说完,但同时容不得别人插嘴。
  “好啊,教授,我正愁没地方吃饭呢,不怕你留我,就怕你赶我”龙一习惯叫教授教授。“教授,今天中饭吃什么,你让师母做点酱爆小龙虾,我不好意思说,医院食堂的菜吃得我嘴巴都淡出鸟来了” 。 胡学说道:“ 好好,就你小子知道吃,先别谈这个,我和你说重要事情”。
  龙一觉得奇怪,教授一直是个天塔下来都不担心的人,有什么事让他这么紧张。 于是安静的坐了下来。 胡学问龙一“昨天晚上关于无脑儿的新闻你看了没”。 “看了啊,看到你上电视了,你的形象还不错,就是袜子是一个公的一个母的”龙一笑着说,确实,他对新闻没仔细看。
  胡学甩甩手“别扯淡,你知道这个无脑儿是怎么回事吗” 胡学开始讲述的事情起末
  无脑儿有很多种,大部分是由于先天性原因造成脑部神经发育不良、脑干萎缩,造成后存活可能性几极小,几乎为0。 而报导中的无脑儿,已经存活将近10天,但在两天前,这个孩子还是对外界任何刺激都无反应,也没有人幻想她会有反应,只是从生理上还存活着,原来判断不出两天就夭折的,能到10天已属不易了。
  孩子父母在孩子出生后发现是个无脑儿,就缴了一笔钱,再也没有来过医院了,说白了就只等着孩子自己衰竭离开人世。
  “你知道这两天发生了什么吗”胡学说,“两天前,医生发现这孩子对声音、光线都有了反应,而且,最要命的是,她会微笑了”。 胡学的表情让人感觉他自己都不相信自己所说的。
  龙一也是脑科医生,他很清楚“无脑儿”这三个字代表着什么“教授,是不是当初诊断有问题”龙一说, 胡学回答道“怎么可能,当初是市中医院的专家诊断的,不可能有问题,不,应该说绝对没有问题, 因为昨天我再次做了检查,你知道检查的结果是什么吗”
  龙一觉得教授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汗毛都竖起来了。 “他确实是无脑儿,而且是最不可能存活的那种” 胡学顿了一顿“因为,他根本没有脑组织,他的脑壳中唯一有的是脑脊液”。
  龙一第二天一早离开教授家时感觉很累,教授一晚上在与龙一探讨在那个奇怪的无脑儿的情况,最终没有任何结论。 龙一觉得,这个世界上有许多事情是科学无法解释的,不论你如何研究都没有结果。 这一点龙一想的很开,别让自己的脑子太累就行。
  到医院第一件事,是听取值班护士对所管辖的病区的病人情况反馈。 基本一切正常,只是三号床的病人仍旧没有恢复的迹象,这是龙一觉得最最奇怪的事情。 三号床病人叫坤秀珍,在菩提镇被汽车撞了,腿骨骨折,其他没有外伤,但人已经昏迷。 令龙一感到诧异的是,检查中病人头部没有任何外伤和内伤,昏迷的原因一直无法确定。
  三 号床好象也没有什么家属,肇事司机在缴了一次住院费后,一直没有人来探视过。
  转眼,到了中午的时间,龙一习惯中饭后去病房看看,来到三号病房时,龙一发现一个老太太站在三号病床前,安静的站着看着昏迷中的坤秀珍。 这个病房只有三号床有人,其他都是空床。 空空的房间,一个站着的人,一个躺着的人,都安静的出奇。龙一没有动,他想看看这个老太太想干什么。
  老人静静的站着,嘴巴中絮絮叨叨的说着什么, “回不来了……回来也不是你了。。。。。回不来了。。。。。” 龙一隐约听到了几个字。
  老人似乎感觉到背后有人,一双阴翳的眼神扫向了龙一,老人的眼神让他感觉浑身发冷而压抑. 老人没有多作停留,转身离开了。 龙一顿时感到一阵轻松,同时也对这个诡异的老太婆充满了好奇。
  傍晚的时候,龙一的手机响了,是教授的电话,龙一赶紧接了,教授从不主动打电话给龙一,除非有特别重要的事情。“小龙,赶紧到中医院来,快”教授仍下一句话就挂了。
  龙一知道肯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赶紧打的去中医院。 半小时后,龙一来到了脑科重症病房,果然,教授在,边上还有几个医生,龙一扫了一眼,其中居然由省里的几位脑科专家。 “教授”龙一轻轻的叫了一声,教授没有反应,其他人也都没有注意龙一。 全部表情专注的盯着一个方向。 顺着他们的眼光,龙一才注意到,病床上躺着一个女童,女童全身上插满了各种医疗仪器,眼睛盯着天花板。 病房里安静的出奇,安静的听得到呼吸的声音。 突然,龙一听到女童的说话声音
  “回家….我在哪里…...呜…..”
  最后是一阵哭泣声
  房间里又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都呆呆的站着,不知过了多久 教授打破了寂静“好了,大家先回办公室吧”。
  “教授”龙一等在病房门口。教授似乎已知道龙一来了,回头对龙一说“都听到了吧,先跟我们一起回办公室”。
  几个头发花白的老头表情依然严肃,没有人说话,龙一也不敢说话。教授咳嗽了一声说到“各位师兄弟,大家谈谈自己的看法吧,哦对了,先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学生龙一”“龙一,这是省一医院的陈主任,张教授,还有这是医学院的的王博士”。几个老头朝龙一点了下头。
  张教授先说话了“一个不足2周的无脑儿童,能有表情已经是无法解释的事情了,现在居然还能说话,而且从昨天到现在就一直说着同样一句根本没有人教过她的话,我只能说两个字—奇迹”
  “不,这两个字应该叫恐怖,因为所有的检查都已经很清楚,她根本没有大脑,里面只有一滩脊液”陈主任补充说。
  王博士一直没有发言,龙一听说过这个人,此人是省脑外科一把刀,所提出的学术理论在全世界都有名。也是这些专家中最有权威的,几个人都把眼光转向了他。“我想。。。。。”王博士似乎很犹豫“这最终将会是个迷,我们无法研究出任何结论,唯一能做的就是继续观察。” 虽然博士的回答很无奈,但大家知道,这也是现在他们唯一能做的一件事情。而同时,所有人都在思考一个问题,这个案例,是否代表着所有现代脑科理论都将被推翻。或许,这才是最让人恐怖的事情。
  和胡学教授一起吃饭的时候,胡教授说了为什么叫龙一来的原因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奇迹,人们总习惯于从表象上去判断奇迹的大小,比如说,人类登月,让人觉得如此神奇壮观。今天叫你来,是让你看一个比人类登月、原子弹爆炸还神奇的奇迹,你也看到了,本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却发生了,人这一辈子并不是都有机会遇到奇迹的。”
  龙一道“教授,你也知道,我是一个彻底的唯物主义者,但是现在,似乎。。。。。”
  教授打断了龙一“小龙,你别去想太多,想的太多就容易让自己走进死胡同。 这个世界未知的东西太多,我们不能去完全否定或肯定任何一种理论。”
  龙一上班后,护士长告诉龙一,三号床的病人住院费快完了,也联系不到家人,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龙一让护士通过交警队联系肇事司机司机也说拿不出钱了。 龙一知道这个是无底洞,驾驶员不愿意再扔钱了。 怎么办呢,总不能把人扔到大街上去吧。
  龙一让护士长再想办法去查查病人家是在哪里的。 护士长下午回来告诉龙一有个信息,说救护车司机说了,病人刚上车的时候还比较清醒,那个肇事司机在问她是怎么联系他家属时,她好象说菩提镇南边的菩提村人。具体怎么联系就不知道了。
  菩提镇在罗盘南边的山区,龙一大概知道一点。 但是没有联系电话,怎么联系呢。
  最后,龙一决定利用第二天的调休日去趟菩提村。 “总得为病人负责”龙一想到了教授经常说的一句话。
  菩提村地处偏远,要当天能回来只有自行开车去。 龙一想到了他的大学同学柒剑。柒剑医学院毕业后就开了个侦探公司, 说好听点是私家侦探,不好听点就是给那些富婆调查老公有没有出轨的。 按照小柒的说法:来钱快。 这到是的,不到两年,小柒已经换了三辆车,而且一辆比一辆好。
  小柒有求必应。 龙一觉得小柒是想到他面前来显摆他的车来了吧。 不过也好,有车有司机,就让他显摆一下好了。
  第二章 魔域桃源
  第二天一早,小柒的喇叭把龙一叫醒了。老友相见,分外亲热。小柒似乎比以前更强壮了,一米八的个头,浑身都是肌肉,看上去根本不象个私家侦探,到象个黑社会打手。
  “你以为私家侦探就应该象你这样的小白脸吗,我这种是属于脑子和身体一样发达的天才”小柒边开车边后龙一聊。 龙一到现在都不明白,小柒怎么会去做侦探“小柒,你说你医院院的高材身,怎么想到去做侦探呢,很多同学都不明白。” 小柒哈哈大笑“龙一同学,你们的思维都被固化了,谁规定医学院毕业生就一定得做医生,你和他们一样都是死脑筋”
  时间在聊天中似乎过的非常快,2个小时后就到了菩提镇,菩提镇属于山区,处于两坐山的交界处,此时已经是上午10点多,龙一小柒决定先在镇上买点吃的东西再出发,毕竟到菩提村

下页(1/33)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