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起源:孤儿院的一天
  孤儿院这名字本身便充满了怨气。如果朝好的方向看,那里的孩子们对于有人养育都充满了感恩的话,那会是一片祥和之地。但如果他们都对自己的身世充满抱怨的话,那里大概就会怨气冲天。
  
  “红星孤儿院”的名字很红,一听就是官方办立的,没有什么可人的修女神甫之类的人在那里给那些孤儿们予以主的关怀。院长是个两眼贼溜溜带着鹰钩鼻的老头,他最喜欢看到金发碧眼的老头老太太,他们一来就意味着他又有钱收了。院里长得漂亮的孩子都被他快送光了,剩下的要不身体有缺陷要不大脑有缺陷。
  
  刘佳悦的左手有3个手指,右手有7个手指。神是公平的,的确给满了她10个手指。院长不喜欢她,因为那些金发老太太们看到她都会尖叫着“恶魔”。杨骏的左眼是个空洞,他也不知眼珠哪去了,从来就没见过,有些金发老太太看到他甚至会把持不住自己那所谓高贵的仪态,做出呕吐的动作。正由于这样,这两个人也破坏了院长的不少好事,成为了院长的超级眼中钉。
  
  丁家父母10年前来到红星孤儿院做慈善活动。院长站在门口嘴里差点滴出口水般地对着他们妩媚地笑着,仿佛看到一大堆钞票在他面前飘来飘去。丁家兄妹跟在父母身后,看着这个有很多同龄小朋友的地方,很兴奋。四处蹦蹦跳跳地乱跑。
  
  “妹!这里有秋千耶!快来哇!”丁乐天看到大树下有一张漂亮的秋千。自己在家缠着父母给自己装一张,缠了好久都没得到。
  
  “可不要上去了就下不来哦。”有点空洞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挂着秋千的大树下站着一个漂亮的小男生——侧面很漂亮的小男生。他的眼睛很迷人。“你们看到那秋千在动了吗?上面有人坐着呢。”
  
  “是风吹的。”丁乐天笑笑地说着,他的笑容永远那么地无心无肺。
  “我能看到你看不到的东西哦。”杨骏侧转身过来,左脸上有个空洞。与以前遇到的那些人的反应不同,丁氏兄妹只是呆呆地看着他的脸,没有惊愕。丁羽天拉了拉哥哥的手:“哥,他没骗你。我看到了。上面那人两个眼睛都是空洞。”
  
  “大白天的,妹妹你别骗我了。”丁乐天自恃自己是哥哥,硬要往秋千上走去。在快坐上去时,一只手压在秋千坐板上——七个手指的手。还真见鬼了不成。“叫你别坐你还硬要坐。”刘佳悦话完自己跳上了秋千。
  
  丁羽天嘴巴扁了一下。刘佳悦跟杨骏倒是习惯了看到这种场景,不少小孩见到他们之后都会被吓哭。不过丁羽天不是被他们吓到,而是因为她看到原来秋千上坐着的白衣小孩——没眼睛的白衣小孩跳下了秋千,朝她走来了。
  
  杨骏想不透了,看到我少一只眼睛你不怕,这个少两个眼睛你就吓成这样。亏我刚刚还以为你是英雄,跟我一样可以看到它们。“胆小鬼。”杨骏丢下这样一句话,那个白衣无眼小鬼站到他前面了。
  
  “他整天说这里有鬼,我就不信这里有鬼。我一来,什么鬼都被我吓走了。”刘佳悦得意地笑了笑,不看她的手,其实她还挺可爱的。
  
  “有个传说,谁坐了那秋千,谁的眼珠就会被挖了。”杨骏说。
  “乱说,我坐了那么多次,不见我的眼珠被挖了。”刘佳悦继续得意。
  “那是因为你是钟离春,连鬼都怕你。”
  
  “我要眼珠……”白衣小鬼在旁边罗嗦着。
  “好了啦。烦不烦呢。我够没有一只眼珠了。”杨骏打断了他。“这秋千挺烦人的。”他不紧不慢地讲了起来。
  
  原来,这个孤儿院的在抗战时期,是日本鬼子用来孽待中国人民的地方,在这个草地下面,埋着大大小小的一堆苦难的人民。后来,八年抗战结束后,政府在这里建起一所孤儿院,也就是现在的“红星孤儿院”,收养起了一大批在抗战中失去亲人的苦孩子。这个秋千,却在孤儿院未建立前就已经存在了,没人知道他的历史。但关于这个秋千的传说,却深深的影响着这个孤儿院的所有人……
  
  “你们怎么在这里?快出来,别离那个东西太近,危……”院长欲言又止,话没说完便拉着财神爷的两个孩子远离了他心中的噩梦。
  
  “不要紧嘛,小孩子爱玩,荡秋千而已,没什么大问题的。”丁先生望着几个孩子笑了起来,当他看到杨骏,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院长指着杨骏和刘佳悦骂了起来,“你们这两个家伙,肯定是你们带他们来这里的,你们想害我们孤儿院啊?!今晚不准你们吃饭!你们两个给我滚回房去!!”
  
  “院长,小孩子爱玩嘛,不用这样啦,难得羽天能和他们玩得这么开心。而且这两个孩子也怪可怜的了。”丁太太带着怜悯的善心帮杨骏他们求情。
  
  “丁太太,这两个家伙特别顽皮,经常搞破坏,不守孤儿院的规矩,而且样子又吓人,基本上没人肯领养他们。我不对他们严是不行的。”
  
  “这样啊?文心,不如我们……”丁先生对着太太征求她的意见。
  
  “我也正想这样,你看羽天,平常胆子那么小,但今天见到他们都不怕,证明他们也有缘分。”丁太太赞同了丈夫的意见,转过身对着院长说,“院长,这样吧,我们领养了他们吧。您看怎么样?”
  
  “行!行!行!”院长高兴得连想都没想的答应,心里想,看来是可以送走这两个瘟神了。心里比吃了蜜糖还甜。正想转身叫那两个眼中钉回去收拾东西,却又听到丁先生说。
  
  “不过,院长,我看这样吧,我们把这两个孩子放在里吧,我们每月定时安排人送领养费过来,一直供到他们读完大学,自己能够养活自己为止。”丁先生心里始终有所顾及,担心这两个长相比较奇特的孩子会对他的声誉造成影响。
  
  “这样啊?那好吧。”院长有点不同意,但又生怕煮熟的鸭子飞了,又不得不答应了要求。
  
  这样子,两个小孩的生活得到了保障。虽然大部分领养费被可恶的院长装进了口袋,但起码两个可怜的小孩也得到了他们这个年龄应该受的教育和营养。
  
  丁家的孩子和两个小孩互相留下了对方的通信地址,但在接下来的10年间却从未见面过。
  (一)大门上的吊者
  “哥!小骏跟小悦的信来啦!”丁羽天第一次收到信,兴奋得很。“是小悦写的哦。”
  
  亲爱的小羽&小乐,
  你们好。很高兴认识你们,也很感谢你们的爸爸妈妈资助我们的学习。在他们的帮助下,我们才能够前往附近镇里的学校念书。实在是非常感谢……
  
  第一页纸充满了感谢之词,一看就知道是老院长的监督下写出来的。还好,后面还有几页内容:
  
  镇上的人不多,学校也很小,很旧。但主教学楼修建得却也典雅,据说是柬埔寨华侨投资的,叫柬华楼。楼前挂着“柬华楼”三个字的木排好象快掉下来一般。大木门是紧关着的。平常出入都是开着大木门中的小木门。
  
  上学放学的高峰期,无论多挤,都要挤着小木门。杨骏平常戴着一边眼套上学,怕吓着人。有一次,因为太多人挤着小木门出去了,把他的眼套挤掉了。当场引起不小的骚乱。结果,大木门硬是被挤开了。到大木门被挤开时,只剩我们两人在原地一动不动,怕被人踩伤了。还有一个瘦小的男孩子,太瘦小了,也跑不动。等到他发现那里只剩他跟一个手指怪异的女生还有一个脸上有个黑洞的男生时,尖叫了一声,从大木门被挤开的那条缝中冲出去跑掉了。
  
  我们拍拍身上的尘土,习以为常地准备离开。难得看到大木门被打开,我们也准备从大木门中穿过去。
  
  “站住!”有人吆喝了一声,是理化楼小卖部的老奶奶。看到我们两人准备走过大木门时,她脸色都发青了。冲上前去很用力地把大木门拉上。在拉的过程中,我们明显地听到一声“嘿嘿”的女子笑声。
  
  杨骏问我干吗笑,其实我根本没有笑。我回头问了问奶奶是否听到。只见她脸色已经白到不能再苍白了,在一边连连叹息:“报应啊!”
  
  带着满腔疑惑,我们从小门中走出去了。尽管有阴阳眼,可是杨骏并没在那里发现什么奇怪的事情。
  
  第二天,柬华楼门前围聚了很多人,还有救护车,不少晕倒的人被救护车抬走。杨骏刘佳悦走前一看,连见惯恐怖的他们都觉得有阵恶心感。昨天最后从大木门中穿过的那个小男孩的尸体正被挂在柬华楼的木牌下,眼睛流着血,在风中摇晃着。
  
  小卖部的奶奶也在差不多时候赶到,看到此景,一把跪到地上发疯似地狂哭起来。我跟杨骏过去把她扶起来,可是她跪在那里硬是不起来,已经伤心到无法开口的地步。我们两人一直在她身旁陪着她。围观的人们也渐渐散去,无人来理会她。老奶奶的伤心情绪也感染了我们,我们不忍离开她。
  
  “柬华楼跟对面的理化楼,另一角的东角山正好成为正三角形。而理化楼跟东角山是至阴之地,阴气刚好全部射往柬华楼这个方向来。难怪这个大木门不能打开。”杨骏站在旁边一无聊就开始自言自语。他有阴阳眼,这些都瞒不过他。
  
  老奶奶听到这个才10来岁的小男孩在说着这番话,突然有了反应,幽幽地对我们说:“这是我小孙子。”
  
  老奶奶是当年柬埔寨华侨,柬华楼便是她丈夫一力建成的,可惜现在基本上没人记得这事。那楼本不是作为学校楼房而建,建楼期间他们家搬回到小镇上,她家也出了一些事故。先是小男孩的母亲怀孕了。本来是喜气洋洋的一件事,但却因为媳妇发现儿子有了外遇而蒙上一层阴影。柬华楼的建造过程中,老奶奶的丈夫与儿子事事亲力亲为,每天都到工地上来。媳妇虽然大着肚子,但也偶尔会给丈夫和公公送些点心来。
  
  发现儿子有外遇是老奶奶跟媳妇一起发现的,当然,更让她们震撼的是老太太的丈夫也有了外遇。而柬华楼,则是他们的一个幌子。儿子有了外遇,间接理解了父亲也有外遇的心情。父子二人便一起准备弄个金屋藏娇,只是没想到两人的老婆都跟了过来,而且还要有一个大了肚子。那天本来是媳妇做产前检查的日子,婆婆陪着她去。那边工地的父子二人即以为当日两位太太不会到来,于是带着自己的情人在建得差不多(只差一个大门)的柬华楼里幽会。没想到阴差阳错,婆媳二人当天突然想去工地看看,便撞了个正着。
  
  当婆婆的生气,但撞见如此荒唐之事也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当媳妇的性子烈,加上大着肚子,马上当场破口大骂。公公与儿子都吓愣了,更别说两个情人。全部站在那里听由媳妇骂。其实两个情人并不太知情相关事情,因为她们只是山里人,懵懂无知,可以说是到镇上被男人骗了吧。当天他们骂完后事情就暂告一段落了。公公和儿子也不敢再乱来。可是媳妇实在吞不下那口气,加上顶着大肚子,她心情越来越抑郁。
  
  终于有天,找到了她丈夫情人那里,把她约到柬华楼相见,说是要给她钱让她离开丈夫。小姑娘是山里人也不懂事,听到有钱拿马上跑过去。结果,媳妇早就雇了几个大汉在那里等她,并把她拉到未完工的柬华楼门里轮奸了,最后还把她衣服都脱光吊在门上。小姑娘受了这种屈辱,当场咬舌自尽。死前据说从口中吐出一口血,正好甩在大门上。说来也离奇,公公的情人是她的妈妈,跑过去找她时,正好看见这一幕。一时受刺激,狠狠把自己撞向柬华楼的大木门,也随女儿一起死去了。
  
  说也是报应,当晚媳妇就生了这个小孙子,然后难产而死了。不久后,儿子和公公都从柬华楼的大门中走过时绊倒,被绳子拉起脖子而吊死在门上。
  
  老奶奶讲完后,一边继续喃喃自语道“报应啊”地走开了。我清晰地看到,她脖子上有一圈绳痕。之后我们就没再见过她了。我的朋友小红跟我说,学校里根本没有小卖部,真讨厌。
  
  好了。我得回学校去了。祝你们学习进步!
  刘佳悦
  (二)后花园的旧屋
  亲爱的杨骏和小悦:
  谢谢你们的来信,收到你们的信后,我和小羽都很开心。我们给你们寄了几本书,希望你们能够用得上。
  
  在你的来信中,你讲的那个老奶奶后来怎么样了,现在还有没有遇到过她,我想,她也是很不甘心。下次你们如果再见到她,看她有没有需要,我叫我爸爸请几个和尚,超度一下她。
  
  前几天,我和小羽被我爸爸狠狠的骂了一顿。我真不明白,就因为我和小羽跑去后花园旧屋附近玩了一下,有什么大不了的?
  
  后来,有一晚上,我半夜醒来,看到爸爸房间的灯还亮着,我偷偷地跑了过去,在门外偷听他和我妈咪的谈话,我发现了一个大秘密。
  
  “文心,今天我骂了孩子他们,他们真不懂事,我经常和他们说,千万不能去后花园玩,他们就是不听

下页(1/56)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