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我醒来的时候,好一会我才适应了眼前的黑暗。眼前飘飘悠悠的一些白色的影子。
  我这是在哪啊?我努力去搜索记忆,我是一个大学生。叫云儿,今年22岁,我有爱我的爸妈,和一个爱我的男人。想起他我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个男人叫周坤,为了要放弃10年家庭的人,都说男人不可靠,但是他给了我一个很好的答案。
  身上有了点力气,我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旁边有人和我说话:“醒了。”声音冰冷,是一女声。我寻声望去,但是却只见到一个白色影子。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个东西和我说话,我壮起胆子问:“你是谁?是人是鬼?”我感觉那个东西笑了一下:“我是鬼,也许你不知道,你也是鬼。”我哈哈大笑:“开什么玩笑,我是人。”我想走近她,看清楚。却发现自己是飘着,我低头看不到自己的脚,是太黑的缘故吧,我俯下身子,还是没有,她冷笑道:“别费力气了,鬼是没有脚的。”
  我没有理她,我不信,怎么会这样?我用手去摸索,空空如也,为什么?这是为什么?我明明是和周坤约好去看婚纱的,但是他有事,他说:“宝贝,你自己去看吧,你喜欢的就是我喜欢的。”他把车钥匙递给我,还对我温柔的一吻。然后我就什么也记不清了。
  旁边的她又说:“其实你的阳寿还没有道,但是你爱的那个男人给你把车子做了手脚,因为你是非正常死亡,所以阎王爷现在不收你,你只能做孤魂野鬼,等你的阳寿尽了,你才能进入轮回。”
  “什么?你说周坤要害死我?不可能,他那么爱我。”
  “不是要,他现在已经害死了你。看清男人那张嘴脸吧,我也是一个女人,我也是因爱而死,我以为相爱的人不能在一起,我们选择了殉情,没有想到,他临阵脱逃,所以从悬崖上跳下来只有我自己。”她见我还是不信,眼前一点,我看到了我爱的男人,但是我却碰不到他,他在打电话,是给我吧,一定是给我,他找不到我了,多着急啊。旁边的东西又是一点,我听见了熟悉的声音:“老婆,今天不忙,我回家吃饭。”是他吗?他不是说他们关系不好吗?接着他又打了个电话说:“怎么样了?死了?死了也好,这个女人怀孕了,我本来只想给她把孩子打掉,车子呢?报废了?不要紧,车是全保,你现在找找警察,让他们弄成自然死亡......”镜头再转,警察从河里拖出,车上的安全带绑着一个女人,全身水肿,从衣服上看是我,因为喜庆我特地穿了一身红衣服。
  “我不信,我不信。”我大喊,我的头发竟然急速长长,飞舞起来,我的指甲也瞬间变长,我体内有无穷的力量。身边的她后退两步,惊恐的说:“你穿红衣而死,又是被人所害,体内还有孩子,怨气太重,你已经是怨灵。你已经拥有法力,可以随意变化,但是你必须饮人血,否则,你将魂飞魄散。”我摇头:“我不,我不。”“你好自为之吧,你十天必须饮人血。”说完,她飘然而去。
   我不相信我是鬼,绝对不是,但是我见到人的确有一种饥渴的感觉,我告诫自己,我不能,我不是鬼,时间已经过去了九天,我已经没有了气力,也许我的时间不多了,我只想见见我爱的那个男人。
  这个黄昏,我来到他的办公室,我的身份是应聘的女孩,年轻漂亮,长发飘飘。
  我见了他,依然的温和,依然的稳重,这个男人还是让我那样的痴迷。我克制不住的激动。而他眼中也有同样的欣喜,可是我知道,他的欣喜不是因为云儿,而我的痴迷还是因为周坤。
  他说要和我谈工作,所以我坐上了他的车,车上放着熟悉的老歌,那是我们共同的爱好,我快离开你了,我的男人,我越发的忧郁,他说:“你身上有种忧郁的气质,让我好想保护你。”我战栗,好讥讽的话语,和当时对云儿说的一样,接下来的话更是丝毫不差。接着,他摸上我的手说:“你的手怎么这么凉?让我给你暖暖吧。”
  我的手这么能够不凉?我已经是鬼了,我已经没有温度了。周坤,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
  还是那家宾馆,还是那个房间,现在我才知道,他在这里办了年卡,在床上,我发现两根卷曲的红色长发,原来这个房间不只属于云儿,床头的灯光还是那样的柔和,翻云覆雨,激情过后,他把冰冷的我拥入怀中,原来他的温柔和经历不仅属于云儿。
   他起身洗澡,我抓起他的手机,已发信息有一条:“老婆。我今天晚上陪客户,乖,不要等我。”戾气在我体内骤然聚集,有些力量蠢蠢欲动。又是一条信息:“周哥,车包已到位,40万。警察那边已经处理好了,自然死亡。上次那个小姐怎么样?再让她为你服务吗?”
   我已经控制不住我体内的那些能量了,我发出尖锐的一声喊叫与吃那个男人引出来了,我已经恢复了本来面目。他见了我大惊:“你是云儿?你不是死了吗?你是人是鬼?”我眼睛了发出幽幽的绿光:“我是云儿啊,我是人是鬼你不知道吗?”我的身体逐渐浮肿起来,七窍流出一些污秽之物。这是我淹死的模样。我看着我最爱的男人,曾经我最仰慕的男人现在俯在我的脚下,像条狗一样:“云儿,对不起,其实我不想杀你,原谅我我给你买最好的墓地,我给你烧很多纸钱,你说让我怎么办,我就怎么办。”“我不要最好的墓地,我不要很多的纸钱,我只要你陪我,我们永远不分离。”他惊恐的后退:“不,云儿,我有老婆孩子,没有我,他们怎么办?”
   我手一挥,他说什么我已经听不到了,房间里全部是血的味道。周坤,我对你还有一丝希望,只要你说一句要陪我走,我是不会带走你的,因为我是那样的爱你,但是你实在是让我太失望,所以,你只有死。
   空气中有一种痴迷的味道,是什么?是血的味道吗?我添了一下手上的血,腥甜的味道是如此的绝妙,我抬头看到床单上的血渍,周坤,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欢愉吗?那次我疼到哭泣,起来以后我说我来例假了,你刮我的鼻子说小傻瓜,现在想想,傻瓜可能不光我自己。
  现在你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脖子上的伤口还在流血,我舔了一下,芬芳的气味缭绕在我的舌尖。
  周坤,还记得那次野战吗?我们极尽缠绵到筋疲力尽,你说:“妖精,我要一辈子要你。”我幸福的抱住你,但是我没想到你会这样对我。
  我摸上你的皮肤,这个我迷恋的身体,我用指甲把你的肉一点一点抠下来,曾经我以为这是我自己的,但是我发现不是。我的肚子里面有东西在动,是我们的孩子吧。他饿了,我把你还带着体温的滴着血的肉放在我嘴里,你的肉是这样的没。
  你已经死了,面对着你的尸体我久久不愿离去,因为我是你害死的人,我杀了你,你永世不得超生。
  血,的确是好东西喝了它我觉得我精力充沛,我照了照镜子,里面的女人面色红润,年轻逼人,漂亮依旧,巧笑嫣然。只是我知道我喝以前已经不一样了,我已经没有跳动的心了,我剩下的只有仇恨和它带来的能量。
  我看起来弱不禁风,谁也不知道我温柔的表面下有一颗毒辣的嘴脸,我每隔十天就要喝一个男人的血,就要去勾引一个男人,没有宁采臣和聂小倩。只有贪生怕死的男人喝心如蛇蝎的女鬼。
  但是,莫道鬼魅心如蝎,君不见曾经的感情都是她心中的血。都是被逼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