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黑暗背后

  “红色,漫天都是红色,这里是哪里?这是什么地方?难道是地狱?前面那是什么,是人吗?怎么他...他在看什么,他受伤了,这是怎么回事,这里,啊!你!你不要过来,不..........啊......”

  我是被一场恶梦给吓醒了的,但是我却记不清梦境里的细节,很快,我的注意力集中在这间并不怎么大但却很不妥当的房间,因为我从门上看见了“停尸间”的这三个大字,晃了晃头,然后摸了摸床,发现我竟然是被医院里的白色床单给盖着的,起身后我环顾四周,发现什么也没有,暗淡的灯光下映照着我那呆呆的眼神,我记不起自己是谁了,也记不起我叫什么和为什么会在这里,我唯一清楚的就是,我明白自己已经死过一次了.

  我赤身裸体的下了床,而床下好象有什么东西,凝神一看,原来是一具冻尸,浑身上下散发着死人的白,脑袋朝下,右手好象在试图上床,我被吓的退了好几步,脑子里是空荡荡的,唯一有的,就是只有恐惧了,我不想去翻起或调查这具死尸,因为我发现这里有一个冷藏柜是刚开开的,而“它”也许就是从那里爬出来的,一想到这里,我就又退后了几步,因为我的第六感告诉我,他随时都可能起身.

  当我冲出了停尸房,眼前的一切我都不在乎了,本能驱使我尽快的离开这个地方,唏哩糊涂的地跑到了一部电梯旁,一看,原来这是7楼,我快步地走进了电梯,按了一下1层的按钮,电梯开始动了,我感觉这电梯好象是在往下落,而且每过一层都会发出奇怪的声音,让人毛骨悚然。电梯门开了,我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我清楚地看见“第16层”.......

  我很快的关上了门,我想,一层就是16,那,16会不会是一呢?我就按了16层的钮,电梯就动了,过了一会,我就闻见有一股血腥味,而且有一层竟然有脚步声,这使我很害怕,以为是杀手,或是土匪,电梯停住了,但电梯门怎么就是不开,我很着急,但我却无能为力,一瞬间,一鼓巨大的冲力将门撞了个半死,我倒没什么,只是我不知道什么人在撞门,是杀手?不对,这不可能是人的力量,这可是钢的电梯门,人撞碎了门都不见得坏成这个样,这让我感受到了我有危险,好在我天生就有一种能力,一种能感到威胁和躲避的能力,我迅速的爬上了电梯上面,谁知,我刚上去,腿还没上完,那门连带着电梯就被这样撞了个粉碎,可想而知如果我当时没有爬上去的话......

  我就象是受了惊的老鼠,都没来得及看是谁要杀我,就顺着电梯绳索往上爬,因为我觉得那东西好象知道我在那里,这使我差一点就吓的滑了下去,只是抓住了一层的电梯门,我就上来了....

  一看,3层,那刚才一定是一层了?我只要下去就可以出去了,等等,下面有什么我自己都不清楚,不可以去送死,干脆,我从3楼跳下去好了,反正这条命已经死过一回了,不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找了半天,找不到一个窗户,我开始有绝望的心理了,因为我觉得是神在捉弄我,走着走着,走到一个男厕所门口,发现里面的光很亮,也许是这医院里灯很暗吧!我径直走进去,发现有手电筒和衣服,正当我穿好了衣服时,外面的灯一下子都灭了,而且一层有着难以承受的巨响,整个楼都跟着晃,好象地狱前那一段生命彼岸.....

  一会,有脚步声传来,好象是人,但当我看见那么多尸体之后,我就不相信是人,我躲到了一个角落里,不知什么时候喜欢了黑暗,我的本能告诉我,我以前决不是这样.....

  那东西进来了,因为亮的很,所以我这里他不容易看清,俗话说,任何事物都衬托和隐藏与它截然相反的黑暗.....

  他走路蹒跚着,象喝醉了一样,他转了过来,使我差点掉了进去,是那具冻尸,眼睛很大,但不会转动,面无表情,浑身的血管象密密麻麻的丝缠在他身上,我很奇怪他为什么还可以走,刚想着,他的头就爆了,躺了下来,也许永远的....

  我的注意力立刻移到它的后面,原来是一名警察,嘴里还说着:“报告2队,我解决掉1个”,我想立刻冲出来说:“带我走”但我没有,因为我的本能与直觉告诉我,这并不是真正的彼岸。也许我的动作太大,弄出了一点响声,那名警察开始注意我这个黑暗角落了,他一步一步逼近,我的汗也一滴滴的淌,不一会,也许他也是害怕,他开始请求支援,自那开始,就有接连不断的脚步声传来,我只好自己出来,刚要说话的我,惊奇的发现我竟不会说话了,他看见了我,立刻举起了枪,打中了我的脖子,我捂住伤口,试图逃跑,但他又开枪,击中了我的胳膊和心脏,我想我死定了,就摔在了那,哪知,刚才的那具僵尸竟起来了,抓住了警察,好象在救我,弄的我不知怎么回事,我赶快跑开了,刚从厕所出去,就看到那么多的警察在上来,好在还要一段时间,我赶快爬楼梯上到了第6层,这一层很静,正当我想休息时,我想起了自己中弹了,但我仔细一看,伤口早愈合了,而且一滴血也没有,就是感觉有点麻,我开始怀疑我自己,刚想着,发现那有面镜子,我过去本想看看自己那里还有伤,谁知,我一生中最不想看见的一幕出现了,我的模样竟和那具僵尸一模一样,浑身死白,面无血色,浑身的血管就象丝一样,我不敢在看了,我有一种另类的感觉,又有一种厌恶的感觉,我狠狠的抓了自己一下,发现自己的杀伤力很强,我明白了我为什么在停尸间,也明白了自己为什么说不出话来,但,更惊人的真相在某个黑暗背后等待着我,注视着我.............



 (二)无声呻吟

  轰-一阵剧烈的震动,使得我害怕地爬了起来,待在了那里,一动不动,好象一具尸体,可我本来就-正困惑着,走廊那边传来了很可怕的声音,那声音好象呻吟,好象叫嚷,又好象无意识地吃东西的声音,让我很害怕,有种孤独感。

  还没等我回过神来,走廊的那头好象被刚才的激烈震动所伤害,灯已经全部灭了,黑暗的前方有着什么我并不知道,我很清楚我现在的状况,所以我更不可以去冒险,我那时居然有想呕吐的奇怪感觉,正是这种感觉,使我没有意识到有一个人正悄悄在我背后,暗算了我.......

  当我在一次睁开疲惫的双眼,我全身已经痉挛,衣服被他们扒了去,而且他们在我身上注射着一些看上去很脏,很黄的东西,这使我非常难受,眼前站立着一个身穿白大褂的医生,好象是博士什么的,他在我身上看了好半天,说:“天哪,这究竟,死的细胞竟可控制皮下肌肉群,从而转发神经元给大脑,为什么呢?不合乎逻辑,这.....”我非常吃惊,因为我发现我已经被解刨了,身体的肌肉组织显露在外头,我都被自己的样子吓了一跳,那时的我,充满了仇恨,我想亲手杀了那个博士,想解剖了他,看看那时他的快乐表情,我心地暗笑,那博士也大意,竟然把我一个人丢在了这里,自己去找什么东西,我使劲挣脱,都没有用,这时我才注意到桌上的钳子,正当我拿钳子的同时,我忽然感觉刚才那种内脏露在外面的凉兮兮的感觉没了,原来我的身体早已复原,我顺利的打开了那把锁,这时,博士进来了,哈哈!真是可怜呀,我以高速冲向他,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我已经杀了他,但我感觉我现在浑身不对劲,那博士对我干了什么?不过我很高兴我杀了他...............

  不久,就有很多警察追我,我不是很怕,一溜小跑跑到了楼梯口,原来这就是一层,我想赶快找到出口,但无意中注意到这医院的布置,这医院没有病房,也没有手术室,但却有停尸房,而且这里到处都是好象牢房一样的铁窗房间,象是关押犯人一样,我很怀疑,我开始怀疑这个医院不是普通的医院,我又为什么会在这里重生,又为什么会死在这里,就算我现在出去,这一连串的问题答案我还是要去调查,再说,一个恐怖的冻尸走出去谁会收留我,谁会可怜我,不如在这里调查一番,等水落石出我再出去也不迟,于是我快速地上去了。

  到了3楼,我想起了那个救了我的尸体,想去找他,当然,我来到了男厕所,那时,他就在这里被击毙,他好象想对我说什么,但现在,除了那个警察的尸体,这里什么也没有,那个警察好惨哪!我正看着,突然,后面出现了一张血盆大口,咬住了我的肩膀,我用力挣脱,仔细一看,原来是它,他双目好象变白了,嘴里吐着白色液体,我的直觉告诉我它变性了,变的异常可怕,我赶快跑了出去,很快很快............

  到了走廊那头,我凝神停下来歇歇,往男厕所口一看,它正往我这边走来,速度不慢,象是一种恐怖的欲望,我很害怕,拼命地跑,拼命地跑,跑到4层,这里的灯很暗,每个房间都是黑漆漆的,没等我欣赏完,就听见上楼的不规则脚步声,显然是他“它”,我退了好几步,逃到了一间不知道干什么用的狭小房间,里面身手不见五指,我大口大口喘着气,不经意说了一句:“吓死我了”我惊奇的发现我可以说话了,难道..........

  我正困惑时,黑漆漆的后面正有个东西走来,我感觉到了,于是我赶快开了门,谁知那冻尸正在门口等我,我被它抓了一下就奋力的跑开了,奇怪的是它不追我了,却走进了那个房间,接下来就是一阵声嘶力竭的女生尖叫,我靠过去一看,原来刚才在黑暗中的是个女人,这时,她已经面目全非,那冻尸吃着,就回过头来看了看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着我的下场比这女人更惨,我赶快跑开了,急匆匆的,停在了那,整个楼层都是啃人的声,恶心不已,我抬起头,对面的一面镜子是我恍然大悟,我不再是尸体了,我有了血色,身体的皮肤虽然很粗糙,但很显然不是尸体那么硬的,为什么,我明白了那尸体为什么追我,又为什么非要杀我了。想着想着,那具冻尸在我后面滴答滴答的口水声已经响在我心堂............



  (三)精神病院

  我当然不可以在那里坐以待毙,心跳使我感觉到了我现在是个活生生得人,是个身处险境的灵魂,如果我死了,我将不会看到在前方等待我的非同一般的暗淡经历。

  于是我疯了似的跑,很难确定我那时的时速,转眼间,到了会计室,进去之后将门反锁了,换句话说我已经将自己反锁了,如果那时会计室有僵尸,我一定..........

  进去之后一个人都没有,有两张床,到处都乱糟糟的,丝毫没有生气,突然,后面又一个人用水桶向我头部砸了去,我没那么容易被打倒,回头一看,是一位漂亮的女人,她戴着眼镜,眼睛里充满了恐惧。

  “别怕,我是正常人,我.”我辩解着.


  “.......你,你怎么会来的?”那女人很怕.

  “我不知道”

  “你叫什么?”

  “我不知道”

  “什么?你不知道?说,你是谁?不说我杀了你!”那女人好象是怕疯了,一个劲的问,还拿出一把枪来,枪口对准我那刚跳不一会的心脏。

  “你冷静点,我们是朋友,朋友你懂吗?不是敌人。”

  “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院长的人?”那女人的眼神终于不怎么怕了

  “什么?院长,这里是什么地方?我想决不是普通的医院吧!” 

  “这里,这里是山歧市精神病院!”那女人好象很懊恼

  “............那,这里为什么有那么多的尸体?”我问

  “尸体?难道.......”还没说完,她身后的窗子飞进来一只巨大的僵尸,好象是谁有意扔进来的,就听见她的叫声如雷,不一会就躺下了,我抢了她手上的枪,朝那僵尸的头连击数枪,已经成了肉泥,我便怕出了窗外,虽然这里是3楼,但有许许多多的栏杆,和空调,我非常简单的到了地面,余光中好象看见一丝白光在靠近我,但我并不明白,真正的考验就像潮水一样,一发不可收拾,但很快就退了,因为我看见了一堆白骨,一束光照着,好象是手电筒。

   就在我走向那里时,我没有发现,楼的拐角处一个身穿黑色上衣带着帽子的人用异样的目光看着我。


   为什么会有白骨呢?我的脑子正在遐想,就听见楼里的警察都出来了,好象有炸弹什么的,我也退了好几步,躲到了树后。

   远远的,警察们好象非常胆炔,我不知道是什么使他们这么害怕,我只知道,我死也不会再走进那讨厌的精神病院了。

   “快,快走......”一名刚从楼里出来的警察奋力的呼救

   不一会,就象蚂蚁一样的僵尸大军从楼里一拥而上。警察都开警车跑了,有的车被拦住了,僵尸们将车埋了.........

 

下页(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