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女缠足 古发髻 龟甲缚 妓鞋令……
  一场在女人生命为赌注的死亡智力游戏,游戏的规则却是古老东方对女人的……
  
  古老、摧残人性的缠足被现代社会中变态凶手所使用,这是文化的倒流也是丑恶文化的残留。
  到底是文化的某些弊病造就了变态的心理还是人的邪恶内心控制了美丽的文化?
  恐惧、挣扎、窒息、神志迷乱、幻觉……
  
  小说以某海滨城市的高级住宅小区发生一起凶杀案件开始。
  
  与众不同的是,凶手在受害的女性尸体上故意留下很多线索——捆绑的身体、双脚被缠足、后背上留有诗句,脚上也写着奇怪的字。
  
  这些意味着什么?——是凶手故意向警方挑战,还是有什么企图?
  
  公安机关重案组的简洁(女性)负责调查此案。
  为了解开尸体上的谜团,她求助于好友米兰的丈夫余笑予(一位女性学专家,精通古代女性缠足)。
  余笑予研究后得出结论——女尸被缠足,而且是按照缠足的不同阶段缠的。
  这预示着凶手还要再杀人!……
  
  本书是一部典型的“东方”悬疑推理小说,
  在这里,串起一系列凶杀案的线索,
  涉及到中国古代的女人裹足、女人发髻,古代文人把玩女人小脚的诗歌,
  还有起源于日本战国时期的绳缚等等。
  
  作者在文中翔实地介绍了裹足的不同阶段,古代男人用妓鞋行酒令的诗句,还有SM双方的心理特征,绳缚调教中绳子的处理,
  诸如龟甲缚、菱绳缚、狸缚、吊缚等不同等级的绑法,此般种种,让平日略闻这些名词实则又知之甚少的读者大开眼界。
  
  更为难得的是作者在把这些令人瞠目结舌的背景知识带入对凶杀案件的推理之中。
  
  文中那些关于虐恋的背景知识大多是从那个姓莫的女教授口中述中,
  只是不知道这些知识最终会站在哪一方的身后,侦探还是凶手?
  
  还有侦破者那美丽的妻子,她背着丈夫忍受屈辱的隐情究竟是什么?
  在一些不断出现的支线环节陆续并入主线之后,那种带给读者的压抑之下的兴奋和刺激格外强烈起来。
  
  
  
  -------------------------------------------------
  
  
  一场以女人生命为赌注的死亡智力游戏:断骨金莲
  
  
  
  
  断骨金莲 楔 子
  
  一阵阵冰冷的感觉将女人从昏迷中激醒。
  
  她迷惘地看着四周——这是哪里?
  
  扫了几眼以后,她看出来了,这是自己的家的浴室
  
  但马上,她的眼睛里就出现了恐怖的神色——她被浸泡在浴缸里,冰冷的水正顺着水管溢上她赤裸的身体!
  
  她下意识地想站起来,可是任凭她怎么扭动身体,却始终无法站起来。
  
  她发现自己被绳子捆绑得结结实实。
  
  恐惧感让这个女人发疯似地大叫。
  
  但那只能成为心底的呼喊。因为一张密封条紧紧地封在她的嘴上。
  
  由于刚才的拼力挣扎使得女人的胸脯剧烈地起伏着。两只乳房也在水中摆动着。
  
  而她的呼吸也随着刚才那些无劳的动作而变得急促起来。更可怕的是,慢慢溢过乳房的水也越来越沉重地压在她的胸上,使得她呼吸起来更加困难。
  
  突然,一个声音轻飘飘地传来:杜梅,别挣扎了,没用的。
  
  这个被叫做杜梅的女人惊恐地看着随着声音出现在她面前的这个人。在她的眼里,这简直是看到了死神或者说是恶魔。
  
  那人站在她面前,身体摆出一种悠闲的姿势,而且在用着充满着邪意的目光看着她。
  
  也或许那个恶魔并不是看她,而是在看浴缸里的水。
  
  ——浴缸里的水已经漫到女人的脖颈。而在水下,女人洁白的身体在无助地扭动着。
  
  女人的鼻息声越来越重了。
  
  由于嘴上被密封条封着,她只有用鼻子竭力地吸取空气。
  
  她绝望地看着近在咫尺的水,又抬起头用乞怜的眼神看着对面的人。
  
  对面的人看着杜梅可怜兮兮的神情,便低下身子,将嘴唇凑向杜梅的耳朵。
  
  “深吸一口气!”那人命令道。
  
  杜梅听话地鼓起鼻翼,深深地吸着气。——我只有服从才能活命。
  
  “真听话!好好享用吧,因为这是你吸到的最后一口空气了!”同样是轻飘飘的话传进杜梅的耳朵,但她却如同听到死神的脚步声一般。
  
  女人在听到这句话的同时,绝望地抖动了一下身体。随即,湿热的液体从眼睛中流出,但还来不及流淌下来,就马上就被冰冷的流水所淹没。
  
  ——水已经漫过嘴唇,漫过鼻翼,一点一点涌入她的眼睛。
  
  她痛苦地闭上眼睛,试图阻挡水的进入。但却阻挡不了胸腔里的空气在一点一点减少。
  
  她觉得胸腔象被什么用力吸着,在一点一点的回缩,并且那速度越来越快,甚至能感觉到肋骨在切割她的肺。
  
  一阵压榨的疼痛之后又是一阵撕裂般的折磨,那疼痛象是一条毒蛇从她的腹部钻到她的鼻腔,她禁不住翕动着鼻翼,深深地吸入。
  
  但她吸入的再也不是空气,而是冰凉的水!
  
  而且吸入的水立刻就肆虐地蔓延到她的体内。
  
  她似乎听到水进入肺里的声音,啾啾的声音。然后又从体内传来噼啪的声音,每一声都象在大脑里燃响一粒鞭炮,将她的神志炸得烟消云散。
  
  她觉得陷入了黑暗的深渊之中,她的内脏七零八落地都在下坠着,不再有疼痛,不再有寒冷。然后有冰凉的怪兽肆无忌惮地涌入她的大脑,撞击着她的眼睛。
  
  杜梅最后的记忆是似乎张开了眼睛,还看见了光亮,在一个圆圆的黑洞里。那里面似乎还有她的脸,她用尽全部力气去看,却止不住身体在急速地下坠。那光亮却越来越远,越来越黯淡,直到融进暗黑之中。。。。。。
  
  看着浸泡在水中的女尸,“恶魔”发出了惬意的微笑,但这微笑却又是那么的残忍。
  
  “恶魔”并不着急离开现场。因为这之后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断骨金莲 第一章(1)
  
  “星海人家”这个豪华小区坐落在这座城市最好的地段。
  
  ——离市中心不远不近,道路四通八达,周围文化教育场所林立。最主要的,小区之外五百米就是美丽的海滨。而且,这片海滨不是对外的海滨浴场。用市民的话来说,它就象星海人家的私家海滨公园。
  
  “晚饭后出去散散步。”是平常人家的事情。而在这里居住的人,吃饭后挂在嘴边的是:出门看看海。
  
  平均一平方米二万元人民币的房价使得在这里入住的都是各界的精英人物。政府要员、金融大亨、演艺界名流。。。。。。等等。
  
  总之,住在这里的人最起码都是身价数百万资产以上的人物。当然,房地产商是不管这些人的钱来路如何的。
  
  不过,这个小区唯一的缺点就是停车位太少。每天私家车出出进进的时候都为一个停车位费尽周折。
  
  这是房产开发商预先判断的错误。因为设计的时候只是按照每户一辆私家车的标准设计的车库和停车位。而实际上,大约有一半的住户拥有两辆以上的车。
  
  而在今天,二零零六年六月二十七日上午,“星海人家”这个豪华小区里的车更是显得拥挤。
  
  因为猛然间多了数辆警车。
  
  ——小区里的一个业主死了。
  
  A座1201室。
  
  这是小区里一幢六层高档住宅楼的一层。
  
  四室二厅,一百五十平方米的使用面积,考究的意大利风格装修,高档时尚的家电家具,无一不显示出房子的主人曾经过的是人间天堂一样的生活。
  
  不过,现在这所温馨华美的房子却变成了命案的案发现场。房子里一切的陈设都变得冷酷无情,没有了一丝生机。
  
  简洁和重案三组队长刘世明站在房间里靠窗的一角,静静地看着警员们在紧张忙碌地处理着犯罪现场。
  
  窗外明媚的的阳光透过宽大的落地窗尽情地洒进房间里,床上的那具毫无生气的女尸在充满活力的阳光照射之下更显得诡异。
  
  简洁紧紧地蹙着眉头,看着卧室床上的这具女尸。——太奇怪的女尸了。
  
  在卧室的宽大的床上,仰面躺着一具女尸。
  
  女尸的眼睛微微张开着,但瞳孔里没有一丝的光芒。在她的嘴上贴着一层密封胶条,将密封胶条揭开以后,就可以看到她原本小巧可爱的嘴唇已经被牙齿咬得血肉模糊,不难想象在临死之前,她经历过怎样痛苦的挣扎过程。
  
  她的头发像是被洗过以后没有整理的样子,乱蓬蓬地披散在头的两侧。简洁刚才曾走过去曾试图将女尸的眼睛合上,因为女尸的眼睛最初的样子是拼命睁开着的,在这披散的头发映衬下,如同白日里的女鬼。但简洁努力了半天也没有将女尸的眼睛完全合上。
  
  此刻,它微微张着的眼睛和蓬乱的头发搭配在一起,使得女尸的脸又给人一种怪异的感觉。
  
  虽然这面孔现在扭曲着,但简洁看着她的樱桃小口,看着她小巧可爱的鼻子,看着她弯弯的细眉,不难想出如果在生前,那肯定是一张美丽可人的俊俏面容。
  
  可是如今,所有的美貌都在这死气沉沉的气氛中消失了。
  
  简洁不忍心再看女尸的脸,转而将视线向下移动。
  
  负责现场笔录工作的刑警走到简洁身边,用嘴努了努女尸的位置,然后问她:“这女尸形态怎么写啊?是用‘赤裸’这两个字来描述还是怎么写?”
  
  简洁看着女尸,也不禁皱眉。
  
  ——女尸的躯干虽然是全身赤裸,但却又被绳子紧密地捆绑着。
  
  与女尸的头部带给她的恐怖感觉不同,看到女尸的身体,简洁的感觉却不是恐怖,而是奇怪、惊诧,此外还有些许的艳情感觉在里面。
  
  说起艳情的感觉,是因为被害人的身体十分洁白,而肌肉弹性又十分好,再加上匀称的身体比例,凸凹有致的形体,这样的裸体无不让人觉得有性的成分在里面。
  
  而且更主要的是,这样美丽的躯体在绳子捆绑的作用下,更是显得性感无比:乳房和臀部被绳子勒的突出来,而下体也被绳子刻意地分开,下体的形态不但看起来特别明显清晰,而且妖艳怪异。
  
  断骨金莲 第一章(2)
  
  至于说到奇怪和惊诧的感觉,那是因为简洁没有看过哪一个被害人是如此被捆绑的。
  
  在以往的案子中,简洁也曾见过被害人被捆绑殴打,甚至致死。但那都是她能够想象到的捆绑方式。无非是用绳子将手脚、肢体甚至颈部捆住,失去自由。也或许是将被害人捆的很紧,甚至达到勒死被害人的目的。
  
  但这个被害人身上的捆绑方式却和简洁以前所看过的完全不同。被害人的手和脚倒是用的普通的手法来捆的,但是躯干部分却大不一样。
  
  从女尸的颈前开始,依次经过乳房、腹部、下身,然后绕到臀部、后背,被绳子近乎规律的分段捆绑着,而且身体两侧的形状基本对称。
  
  简洁用带着手套的手拽了拽绳子,捆的比较紧,但还不是那种至人死地的紧法。而且简洁细心地察看过,这些捆在身体上的绳子所捆绑的部位都没有接触到人的身体危险的部位。例如颈动脉、腹股沟动脉。在这些地方,绳子或是捆得比较松,或是完全绕开了。
  
  简洁知道,而且以前认识的一位医生朋友也曾经告诉过她:人体的一些大动脉如果在受到外力压迫的情况下,出现血流阻碍,那么快的话,在三分钟之内就会使得大脑缺血引起生命危险。
  
  简洁对这点是记忆颇深的。
  
  ——在一次抓捕一个重要嫌疑犯的行动中,在搏斗之中,一名刑警的脸部被嫌犯的匕首刺穿,顿时血流如注,众人纷纷上去救护,可即便将好几条毛巾压在受伤的部位也止不住鲜红的血液涌出。
  
  简洁立时就明白了:这名刑警即便受伤的部位没有损伤大动脉,那也是中小动脉的血管被刺穿了。否则不会血流如注的。
  
  如果在其他的部位,像是胳膊或者大腿,还可以用东西紧紧缠住,不至于失血过多,可是在面部,总不至于将脖子勒住吧。那样的话,血非但止不住,呼吸倒也停止了。
  
  简洁每次回想起当时自己的表现,就禁不住得意洋洋,事实也确实如此,此后刑

下页(1/40)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