较早时称,宿舍这帮狼人,整天叫棍,棍子,出自林大策划师之口,棍为何物?恐怕生人不为知之,今日品陈独秀之《乳赋》,穆然豪情大发。摘陈之《乳赋》如下:
  
  乳者,奶也,妇人胸前之物。
  其数为二,左右称之。
  发于豆蔻,成于二八。
  白昼伏蛰,夜展光华。
  曰咪咪,曰波波,曰双峰,曰花房。
  从来美人必争地,自古英雄温柔乡。
  
  其色若何?深冬冰雪。
  其质若何?初夏新棉。
  其味若何?三春桃李。
  其态若何?秋波滟滟。
  
  动时,如兢兢玉兔。
  静时,如慵慵白鸽。
  高颠颠,肉颤颤,粉嫩嫩,水灵灵。
  夺男人魂魄,发女子骚情。
  
  俯我憔悴首,探你双玉峰。
  一如船入港,又如老还乡。
  除却一身寒风冷雨,投入万丈温暖海洋。
  深含,浅荡,沉醉,飞翔

  乳赋

  品其诗如酌美酒,令人叫绝。品后亦情高万丈,工作间隙,改《乳赋》为《棍赋》如下:
  
  棍者,棒也,男人胯下之物。
  其数为一,伸缩自如。
  发于娘胎,死于花甲。
  白昼伏蛰,夜来站岗。
  曰棍棍,曰棒棒,曰单枪,曰金刚。
  从来美人必争地,自古英雄霄汉场。
  
  其色若何?红烧香肠。
  其质若何?火炼金刚。
  其味若何?茉莉花香。
  其态若何?百兽之王。
  
  动时, 如脱缰之马。
  静时, 如一卷棉花。
  高颠颠,强硬硬,雄姿姿,火烫烫。
  夺妇人骚情,发男人气魄。
  
  扬我独傲首,探汝一只螃。
  单枪一匹马,妇人换绵羊。
  除却一身寒风冷雨,投入万丈火爆海洋。
  深探,浅徊,沉醉,梦乡

  以下为跟帖

  作者:云之南大有可观
  
  菊者,肛也,人跨下之物。
  其数为一,收扩自如。
  发于娘胎,止于百年。
  平素含羞,出恭则花开。
  曰菊花,曰后庭,曰肛门,曰桃花。
  从来排泄必经地,自古男女皆尽然。
  
  其色若何?红若脂粉。
  其质若何?张弛有道。
  其味若何?鲍鱼之肆。
  其态若何?蚌壳歙张。
  
  动时,如玉茎喷薄。
  静时,如娇花含怯。
  湿润润,软绵绵,开且阔,金枪前。
  夺男人精华,涨男性雄姿。
  
  扶我玉箍棒,探尔一黄龙。
  孤身鞭单骑,男女变狗熊。
  消却一身寒雨潇湘,置身万丈别样海洋。
  深探,浅还,沉醉,梦乡。

  作者:lacovoski
  
  穴者,B也,妇人腿间之物。
  其数为一,吞吐自如。
  发于黄髫,成于豆蔻。
  平素不语,夜展光华。
  曰水鸡,曰密洞,曰桃源,曰私处。
  从来英雄用武地,自古霸王练枪场。
  
  其色若何?初施粉黛。
  其质若何?初夏新棉。
  其味若何?醍醐灌顶。
  其态若何?蓬门初开。
  
  动时,如狮子开口。
  静时,如婉尔一笑。
  软咚咚,滑腻腻,粉嫩嫩,水灵灵。
  夺英雄精血,发霸王豪情。
  
  操我霸王枪,探你盘丝洞。
  九浅需一深,内射最欢畅。
  老夫聊发少年狂,能够多P更爽。
  跳蛋,电棒,滴蜡,捆绑.
  
  作者:iamplague

  睾者,丸也,男人棍下之物。
  其数为二,左右称之。
  发于孩童,成于而立。
  平时正常,病而增大。
  有精索,有附睾,有鞘膜,能发炎。
  从来美人必争地,自古男性温柔乡。
  
  其色若何?火中之炭。
  其质若何?宛如鸡蛋。
  其味若何?羊肉烤串。
  其态若何?巍巍颤颤。
  
  热时,如叶下垂露。
  冷时,如铁石凝固。
  圆蛋蛋,肉颤颤,黑乎乎,骚贱贱。
  夺男人精神,让女子混乱。
  
  奋起千钧棒,澄清万里埃。
  他在洞内闯,我在门口望。
  辛辛苦苦产精子,为他人做嫁衣裳。
  失落,郁闷,心碎,惆怅

  作者:温柔的神经刀
  
  精者,虫也,汉子射出之物。
  其数有亿,游动自如。
  发于孩童,绝于花甲。
  昼夜生产,厚积薄发。
  曰精子,曰阳血,曰蛋白,曰小虫。
  从来美人必食物,自古英雄消魂汤。
  
  其色若何?白之若乳。
  其质若何?云吞之物。
  其味若何?豆榨之桨。
  其态若何?流动荡漾。
  
  藏时,如暗涌汐潮。
  射时,如出海水龙。
  白晶晶,亮闪闪,滑腻腻,粘糊糊。
  灌妇人三穴,发汉子雄风。
  
  举我金刚管,注汝水晶宫。
  一如弹出膛,又如子寻娘。
  舍弃方寸弹丸之地,投入万丈温暖海洋。
  强喷,点击,虚脱,离场

  作者:武则天的例假
  
  口者,嘴也,人人面前之物。
  其数为一,面中而立。
  发于未形,消于火葬。
  日则事二,夜有另用。
  曰帽丝,曰嘴嘴,曰嘟嘟,曰深喉。
  从来二奶必练功,自古AV有情节。
  
  其色若何?雅丝兰黛。
  其质若何?卫生棉条。
  其味若何?参考夜宵。
  其态若何?略比穴大。
  
  闭时,如樱唇微启。
  开时,如血盆大口。
  热呼呼,肉嫩嫩,滑溜溜,水汪汪。
  令男人癫狂,使女子发呕。
  
  俯我憔悴首,吸你大肉棒。
  一如抽雪茄,又如吃冰糕。

  作者:龙鹤羽
  
  毛者,发也,阴部周围之物。
  其数上万,环而列之。
  发于豆蔻,落于六八。
  茎周伏蛰,露股展华。
  曰阴毛,曰毛毛,曰花从,曰密林。
  从来美人必争地,自古英雄温柔乡。
  
  其色若何?初磨浓墨。
  其质若何?新纺春丝。
  其味若何?无嗅无味。
  其态若何?绒绒团棉。
  
  直时,如绻身刺猬。
  弯时,如黑人卷发。
  黑乎乎,毛茸茸,轻蔓蔓,亮丝丝。
  夺男人魂魄,发女子骚情。
  
  引我憔悴手,探你黑森林。
  一如兽穿林,又如鸟著巢。
  除却一身寒风冷雨,投入万丈温暖海洋。
  轻抚,浅荡,拨弄,舒畅

  作者:三年不睡觉

  便者,屎也,肛门排泄之物。
  其状多变,温热有度。
  拉出为便,沃野为肥。
  美女教授,均有存货。
  曰大粪,曰粑粑,曰臭臭,曰SHIT。
  从来苍蝇必争地,自古蛆虫温柔乡。
  
  其色若何?秋日浅黄。
  其质若何?温软粘手。
  其味若何?劝君品尝。
  其态若何?西洋皮萨。
  
  热时,如出锅腊肠。
  凉时,如腐烂香蕉。
  颤突突,热乎乎,黄灿灿,软绵绵。
  让男人极爽,令女子舒张。
  
  以我菊花洞,泄出便万丈。
  一如暴风雨,又如夜来香。
  抛却满腹委屈牢骚,投入马桶自由徜徉。
  运气,舒肛,排泄,酣畅
  惊呼未带纸一张!

  作者:eye_of_god
  
  兰者,舌也,男女口中之物。
  其数为一,伸缩自如。
  发于胚胎,成于幼齿。
  白昼语言,夜展本色。
  曰:口条,曰灵根,曰心窍,曰三寸。
  从来美人杀手锏,自古好汉看家宝。
  
  其色若何?浅红珠粉。
  其质若何?入口滑腻。
  其味若何?余味难尽。
  其态若何?绞缠扭动。
  
  舔时,令男人销魂。
  削时,令女人呻吟。
  软突突,肉乎乎,香酥酥,水淋淋。
  要男人老命,使女人疯狂。
  
  伸我软香舌,舔你致命处。
  一如生而死,又如飞而升。
  除却生前身后事,只留回味在无穷。
  轻探,急捣,唾液,嚣张。

  作者:南-觅
  
  经者,血也,女人烦心之物
  其量不一,循月排之
  发于豆蔻,止于半百
  淅淅沥沥,点点滴滴
  曰葵水,曰月事,曰例假,曰姨妈
  从来视为腌臜物,自古无女能免俗。

  其色若何?残秋霜叶。
  其质若何?地火突突。
  其味若何?若甜若苦。
  其态若何?温泉汩汩。
  
  来时,如洪波浩荡 ,去时,如玫瑰滴露。
  热乎乎,暖烘烘,滑腻腻,湿漉漉。
  奔突尚可制,最恨侧漏苦。
  
  科学大发展,姐妹得救星。
  浑名棉话糖,大号卫生巾。
  八度空间天使下凡,管教天下女子欢颜。
  
  苏菲,娇爽,洁婷,益母。

  作者:薇在旦夕
  
  掌者,手也,男女臂端之物。
  其数为双,一只五根。
  发于双臂,成于弱年。
  日来进食,夜来自慰。
  曰:手,曰玉葱,曰兰花,曰壁笋。
  从来擦拭排泄物,自古好汉寂寞宝。
  
  其色若何?正黄反白。
  其质若何?可柔可硬。
  其味若何?随心所欲。
  其态若何?万千变化。
  
  套时,令男子销魂。
  进时,令女子呻吟。
  轻飘飘,直溜溜,弯曲曲,神秘秘。
  夺人处子身,不造半个人。
  
  用吾兰花指,泄你淫贼欲。
  一下乱人神,紧握乱人魂。
  只怕莽撞色急流氓,下手稍狠莫要慌张。
  暗笑,用力,捏断,遁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