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0整。

  这是从总站发出这条线路上今天的最后一班车了,车上只有几个人。

  在这个小城市,这个时候街上已经没有什么人了,这班公交车在空旷的街道上开得飞快,大概是司机也急着要下班了吧。

  小城被一条河分成了两半,这是河上可走汽车的两座桥中的一座,是这一路公交车的必经的线路。

  半个小时之前,这座桥出了一点事,一辆大的载重汽车把桥栏撞断了。交通事故处理完,来了几个工人,在桥栏被撞断的地方放了几个路障,挂了一盏红色的小灯,以便来往的汽车注意到撞断了桥栏。处理好这一切,几个工人收工了。

  可是,就在他们走后没多久,那盏红色的小灯开始闪烁起来,在风中明明灭灭的小灯摇来晃去,忽然很快闪了几闪,就彻底地熄灭了。

  而桥上原来有的几盏昏暗的灯,也不知什么原因都灭了,只有桥的另一头还有一盏在昏昏黄黄地亮着。

  11:04分。

  公交汽车已驶到桥前,司机并没有减慢车速,这一路过来的两个站,既没有人上车,也没有人下车,汽车就这样一路极快地驶上了桥。

  驶上桥的那一刻,突然间,汽车司机看见了桥上有两个人,正在桥中间横穿过去。司机踩下刹车,但是由于车的速度极快,汽车的车轮在桥面上擦得“吱吱”地响着,仍向那两个横穿过桥面的人撞去。而那两个人正站在桥中间,看着以极快速度冲过来的公交车,却一动也不动,好象吓傻了似的。

  公交车上的几个乘客开始叫起来,仿佛马上被撞的是他们。吓得呆了的司机下意识地把方向盘向左打去,公交车一个猛转,向着桥边上冲去。

  汽车“咚”地撞在了两个路障上,但却没有阻住一点向桥边冲的势。借着公交车的车头灯,汽车司机看见桥边已被撞断的栏杆……

  公交车上的乘客还没有明白过来,整个公交车已经冲出了桥面,车头斜着向下冲进了水里。

  两个横穿过桥的人看着公交车冲进了水里,两个人冲到桥栏边上向下看了一下,整个汽车已经淹没在了水里,只看见车尾的一小部分还在水面上,似乎有人正浮在还没完全沉下的车里。

  两个人互相看了一下,又看看四周,桥上及四周可以看见的地方,没有一个人。两个人站了一下,忽然拔起腿来奋力向桥下跑去。

  朱静今天下班晚了,平时在一个小时以前就下班了,现在应该早已到家了。可是今天晚上,因为有几个不能得罪的客人,在这里吃饭吃得晚了,朱静不得不陪着他们,等所有的东西收好了才下班。

  11:06分,朱静看了一下手表,希望这条线的最后一班车还没有走掉。这班车从总站发出时是11点整,这儿离总站是三站路,估计来到这里是11:06分左右。但是,万一这班车在前两站没人上下车,可能会开得快一点,也说不定刚从这一站走过了。如果乘不上这班车,朱静心里想,那要打的回去了,从这儿打的到家的话,至少要20多块钱,朱静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11:07分,朱静不停焦急地向车来的方向看看,但在街灯的照耀下,她实在看不出多远去。

  就在这时,一辆公交车正摇摇摆摆地向这边开过来,车头开着的灯看起来有点昏暗。朱静心里松了一口气,因为这一站路只有这一路公交车。

  车开到站台前停了下来,朱静觉得自己确实幸运,她轻松地上了车。

  车上有很少的几个人,车里很黑,朱静上车时,车里应该开车灯的,但却没有开。司机太懒了,朱静心想,不过还算好,她早就准备好了零钱,把钱投进门口的那只只进不出的无人售票箱,在前面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车子又缓缓地开动了。

  朱静一坐下来,刚才紧张的心情放松了很多,感到有些累。今天来吃饭的这批客人,把人指使来指使去的,站得脚都疼了。反正这里离到家还远呢,不如休息一会儿,朱静慢慢闭上眼睛,即使坐过了,到那边底站也不怕,朱静家就在底站前的一站。随着车的摇晃,朱静觉得象小时候的摇篮,她开始慢慢睡着了。

  朱静不知道睡了多久,她迷迷糊糊地听见有人说:“到终点站了。”一个激泠,醒了过来。睁开眼,朱静看见车上的几个人正挨个儿走下车去,车子不知是什么时候停的。车子里依旧没开灯,就着车外暗淡的街灯,朱静向外看看,没看出到了哪里。

  “是到了终点站了吗?”朱静向正在下车的人问了一声。走在最后的那个人听见朱静的问话,回过头来,朱静在暗淡的灯光下看见那个人脸色惨白,挂在脸上的笑容僵僵的,朱静心里一抖,不由打了个寒颤,她听见一个阴沉沉的声音说:“是,终点站到了。”那个声音让朱静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她觉得周身发冷,一动也不能动似的。那个人说完了话,顾自下车走了。

  过了好一会儿,朱静才从刚才的惊恐中醒过来,她慌忙拿上自己的手袋,也下了车去。

  下了车,朱静向四周看看,她奇怪地发现她不认识这个地方,这不是她该坐的那班车的终点。可是,在她上车的站点停靠的只有那一路车呀?朱静看见那班公交车还没有开走,她为了确实她自己没有上错车,她又绕到了公交车头,看一看这是不是21路公交车。

  街道上的灯光虽然很暗淡,但是朱静还是看见公交车头上方的玻璃上写着大大的“21”的数字。朱静看见车里还坐着公交车的司机,她又绕到公交司机座位的那一侧,想问一下司机这是到了哪里。可是,她一抬头,却看见司机正对着她的脸上,发出一种青白的颜色,仿佛是没有血色似的。司机冲着朱静笑了一笑,朱静只觉得浑身发冷,想问的话也没问出来,好象是想问的话被这一身的寒意又吸回了肚子里。

  公交车缓缓启动,从朱静的身边开过,向前慢慢开去。

  朱静慌忙向着公交车开的相反方向走去。

  走了一会儿,朱静发现所看见的街道是完全陌生的。21路公交总站她也常常过来,对这附近的街道是很熟悉的,但是现在她所看到的建筑物没有一点眼熟的感觉。街道上灯光昏暗,没有行人,黑夜的静寂中好象有无数的生命在飘荡。这种感觉让朱静恐惧,她不停地向前走,又不停地回头看身后。如果这里是21路公交总站,她应该是很快就可以走到家的,可是现在她觉得已经走了两个站这么远了,可还是没有走到,而街道两边的景物仍是没有丝毫熟悉的感觉。一路走来,街道上一个人也没有,甚至连一辆车也没有,如果这时有一辆的士经过,朱静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把它拦下来,打的回去,虽然可能会要不少钱。

  朱静的眼泪快流下来了,她害怕极了。

  前面到了一个路口,这个路口是一样的陌生,朱静站在路口呆住了,她该往什么方向去呢?朱静在路口焦急地走来走去,她一条一条路地看,没有一条路是她所熟悉的。她找来找去,不知道找了多久,终于也不能知道这是哪里,她该怎么回家。一种绝望的感觉涌上心头,朱静在路口的人行道上慢慢地蹲下来,轻声抽泣着,随着抽泣,心中的害怕和绝望更加占满了心头,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

  “你哭什么呀?”朱静不知哭了多久,一个苍老的声音打断了她的哭泣。

  猛一听到人的声音,朱静惊了一下,但随即觉得心里有了一些希望。她停住哭声,抬起头来,面前站着一个老太太,正慈祥地看着她。

  朱静轻轻站起来,她一边擦着眼泪,一边低声说:“我迷路了。”

  “哦?”

  老太婆上下打量着她,朱静被打量得有点不自然起来,她又低声问老太婆:“大妈,这儿是什么地方呀?”

  老太婆轻声叹了一口气,“那边的路牌上不是写着吗!”

  “路牌?”朱静楞了一下,刚才她在路口来来回回走了好几遍,没有看见有什么路牌呀?朱静疑惑地看看老太婆,又向着她看的方向看了一眼,天哪,十字路南边的路口边正是有一块路牌!朱静顾不上和老太婆说话,忙向着路牌走过去。在昏暗的路灯下,朱静凑近路牌,她看见路牌上白色的几个字写着“青松园路”。“青松园路?”朱静觉得这个名字有点熟悉,可是她怎么也想不起来这是城市中的什么地方,她想回过头去再问问那个老太婆,可是,她却发现老太婆不见了。老太婆不见了,不在刚才的地方,可能是走了,应该不会走远,朱静忙走到十字路中间,看看老太婆去了哪儿。可是,空荡荡的路上一个人也没有。朱静觉得身上冒了一身的冷汗。

  朱静呆呆地站在路口。

  四周有雾慢慢地弥漫起来。

  朱静在路口不知道站了多久,她的心里又害怕又惊疑,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如果等到天亮是不是有人可以告诉她这是哪儿呢?

  朱静不知所措地转了个身,却突然发现她的身后停着一辆的士。

  四周的迷雾更浓了,的士的车头灯有些暗黄色,不太明亮,但这对于朱静来说,好象是一个溺水的人看见手边漂着的一块木板。

  朱静忙走到车边问的士司机:“你可以送我去飞虹小区吗?”

  车上的司机没有看朱静一眼,他的脸正转向另一侧,但是朱静已经不介意这些了,她听到司机冰冷地说:“当然可以。”她已迫不及待地打开车门坐了上去。

  的士无声无息地开动了。

  车渐渐驶离了刚才的街道,却向着黑暗中驶去。坐在车中的朱静有点害怕,她问的士司机:“怎么好象到了郊外?”

  司机依旧冰冷地说:“这条路近一点,但是有点偏。”

  朱静还想问问司机青松园路是什么地方,但看看司机一付不想说话的冷淡相,还是忍住了。果然,几分钟后,朱静看见了城市那熟悉的灯火,街道也是她所熟悉的那样子了。忍住那种绝望后出现希望的,如死里逃生般的兴奋,朱静觉得这原本平淡的城市是多么令人充满了希翼。

  车停在了朱静所住的小区,飞虹小区的大门口,这里没有一点的雾气,街道和小区门房的灯光多么的明亮。

  朱静付了的士费,下了车,不由地有点感激的士司机,于是她回过头去,想说声“谢谢”。可是,她却看见那也正望着她的的士司机是怎样的一张脸!那是一张满是血的脸!脸上的五官已经不成形了,都是扁扁的,而眼珠却突出着,象是被什么挤了出来一样!他仿佛正咧开着嘴在笑,血红色的大嘴里,一排白的耀眼的牙却露在外面!

  “啊!”经过那么半夜离奇事的朱静再也受不了这种恐怖的感觉了,她大叫了一声,软软地倒了下去……

  朱静被喊醒过来,站在面前的是小区的警卫,她正躺在小区的门口。朱静想起那个的士司机,她一咕噜从地上爬起来,向四周看看,的士已经不在了。

  “你看见那辆红色的的士了吗?”朱静问那个警卫。

  “没有,我听见一声尖叫,出来就看见你躺在地上。”警卫疑惑地看着她,有点犹豫地问她,“是不是出了什么事?要不要报案?”

  “啊,不要了。”朱静说完,向着小区里走去,警卫也跟在后面向小区的门房走去。朱静走到大门口,停了一下,又向马路上看了一眼,才走进小区去。小区的警卫在她身后疑惑地看着她。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同事都在议论着昨晚的公交车事故。朱静听了一下,才明白原来昨晚21路最后一班公交车开过泗河桥时,整个车从桥上冲到了河里,里面几个乘客和司机都死了。

  朱静心里不由地“咯噔”一下,那她昨晚乘坐的21路公交车是哪里来的呢?

  “朱静,你昨晚打的回去的吧?”同事小刘问她。

  “啊,是呀。”朱静漫不经心地回答着。

  “一看到这报纸上写着21路最后一班公交车出事,就知道你昨晚要掏钱打的了。给你看看吧。”小刘顺手把正在看着的报纸递给了朱静。

  朱静看见本市的日报上头版头条就是关于公交车冲下桥的报导,上面还有公交车、公交车冲下桥的地方等照片,朱静看着报导,越看越觉得冷,她又看看那些照片,有一张是出事的公交司机的照片,朱静看着那张照片,不由的脸色变得苍白苍白的,那个司机怎么那么象昨晚她坐的那班公交车的司机呢?

  几天以后,正是朱静的婆婆的周年死辰的忌日,朱静和丈夫小杨一起去公墓给婆婆扫墓。

  朱静和小杨坐车到公墓的路口,顺着水泥的路向里走。

  朱静和小杨结婚时,小杨的母亲已死了两年了,以前,小杨把母亲的骨灰放在火葬场里存放,今年才在公墓里买了一块地。自从婆婆葬在公墓,朱静还是第一次来,其实她打心眼里不想来,但又不想让小杨不高兴,所以勉强陪着小杨来了。

  走到公墓门口,朱静不由地抬头看了看公墓的大门,那一霎那,她的脸变的灰白灰白的。朱静不顾小杨诧异的目光,快步向里走去。在前面十字路口,靠南的路边,一棵青翠的松树上挂着

下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