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也不曾预料的,那将会是如此令人心碎的一天。
  我犹然记得那一天清晨,被叮叮作响的电话扰了一夜春梦。抬头看钟,顺便接起电话,那头响起女友美沙朝气的声音,
  “早安,阿基!”
  “大小姐,你知道在清晨六点打电话骚扰男友的睡眠是多么恶劣的行为吗?”我边打哈欠边说着。
  “我不管啦!”那头的美沙倒也真耍起了小姐脾气,“我突然想要去游乐场玩,今天是星期天,没有问题吧!”
  “……等,等等,那么突然?”
  “我不管,我不管!”美沙哇哇地吼了几句,“上午十点,准时在游乐场门口见啊!”说罢,挂上了电话。
  还真是拿她没办法呢!我无奈地搔搔头,老老实实地起床梳洗。出门前照了下镜子,眼角无意间扫到日历,看着日历上的数字,猛地恍然大悟。随即心头一甜,
  “那家伙,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上午十点二十分,我已经象座雕像似的在游乐场门前矗立了约半小时了。连散发气球的小丑都看出了我的焦躁和孤独,嘻笑着递给我一只粉红色的气球,
  “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要记得玩我们游乐场特色的云霄飞车哟。”
  我尴尬地向他笑笑,谢绝了他的气球。
  好在美沙终于在十点二十三分的时候出现在路口的地平线上,一露面就笑出两只大酒窝地向我讨饶,
  “不好意思啊,堵车!”
  “知道会堵车就该早点出门啊,”我无奈地,又败在她的笑容下。
  “所以人家已经道歉了吗!”美沙耍着小无赖,她瞧了瞧我的装扮,又忽然皱眉,“难得的约会哟,阿基你就不能穿得时髦一点吗?”
  “迟到的人有资格批评别人的衣服吗?”
  “我只是觉得你戴个项链会更帅气的啦……不说了,我们快入场吧!”美沙于是兴奋地一把勾住我的手臂。
  “等等,你要说的就是这些吗?”我有些惊讶,难道自己猜测失误?
  “什么?”美沙不解地回头。
  “不……走吧……”唉,那野丫头,八成是自己突然想玩了,枉我还偷偷高兴了一把。
  罢了,只要美沙开心就好。我深深地呼吸,和美沙一起迎接游乐场糖果色的空气。
  “啊,好多项目啊!先玩什么呢?”
  “随便啦,你喜欢就好。不过不要太刺激的,我对那种有点受不了……”一进门就看见了环绕整个游乐场的云霄飞车,最高处足足有十多层楼高。光是看着已经冒冷汗了。
  “胡说什么呀,”美沙顺着我目光的方向看去,“那个云霄飞车可是亚洲第一的设计!好吧,既然阿基那么胆小,把它排在最后吧!”
  美沙于是不由分说地,拽着我的胳膊往鬼屋的方向走去。
  真拿她没办法呀,我身不由己地被拖曳着,感觉自己象只楚楚可怜的待宰羔羊。
  所幸鬼屋的程度还不足以灭我男子汉的威风,就连美沙都不怎么害怕,倒是比较象是兴奋地哇哇乱叫着。接下来的射击项目倒是正中我的下怀,三下五下就解决了所有靶子,看着美沙的小嘴惊讶成了o形,我的男性自尊得到了大大的提升。
  然后又玩了不少的项目,吃了开心乐园餐和招牌冰激凌。我看美沙也玩得够尽兴了,于是提议,“差不多了吧,快四点了哟。”
  美沙听了,于是贼贼地一笑,“说什么呢!阿基是在逃避吧,我可是一点都没有忘记哟!”
  我稍稍脸红了。美沙看准时机,一把揪住我的衣袖,让我失去了最后逃跑的机会。
  “怕什么,又死不了!这可是亚洲第一的云霄飞车啊,不坐太可惜了!”
  “拜托,放过我吧……”我已经开始觉得头晕了。
  而美沙更是趁机夺下我的包交给了工作人员,不知不觉中,我已经身在这该死的飞车里了。
  “只能坐倒数第二排了吗?我觉得前面更刺激呢!”
  “别开玩笑了……”我已经开始默念圣经了。
  仔细看,这云霄飞车的设计是有够刺激的。它的座椅是挂在轨道的下方,也就是说飞车在运行时双脚是腾空的。一人面前有一跟安全拴。我不由地紧紧抓住了它,圣经背到背不下去的地方,又不由自主地默背起佛经了。
  这时一对父女坐到了我们身后的位子里。听着父亲无奈的一句,“我对于这个很没辙啊……”我不禁深表同感。
  父女坐稳后,飞车便发动了。一开始是缓缓地升上了最高,我已经吓得紧闭了眼睛。然后是猛然地一个俯冲
  “啊…………………………呀………………………………”
  “救命…………………………”
  “好耶…………刺激……………………”
  “妈妈呀…………………………………………”
  请原谅我只记得那些含糊的尖叫声了,而那声没心没肺的‘刺激’,我想八成是我身边的小恶魔喊的吧。而飞车在停稳了以后,喘着粗气的美沙还笑话了我,
  “阿基,你知道你刚刚喊了些什么吗?………………你在喊真主保佑哟…………”
  我也只得郁郁地陪着笑脸。
  罢了,只要美沙喜欢就好。
  一车人正等待着工作人员为他们解开安全拴。这时我才发现,原先笑容盈盈的工作人员们都已经不知所踪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群黑色西装的男人,还戴墨镜,真有点黑帮电影的味道呢!
  是这群家伙儿来帮我们解安全拴吗?我想想就觉得好笑,但笑容还未来得及挂在脸上,这该死的云霄飞车竟然又发动了。
  “怎么了?”我不安了,其他人也开始嘀咕了起来。而一旁的美沙,与其说是紧张,倒不如说是兴奋,她哇哇地叫喊着,
  “怎么,机器出问题了吗?……哇塞,要再来一圈吗?”
  随着车子渐渐地升向最高点,焦躁的谈论声也愈演愈烈。
  “爸爸,不会有事情吧……”我听见身后年幼的女儿对父亲说。
  “不会的……有爸爸在……”但男人的声音显然夹杂了些许颤音。
  “不会吧……究竟是怎么了。”
  “可……可别在最高的地方掉下去啊……”
  “你快闭嘴吧……”
  众人的情绪焦灼到了最高点。而此刻的飞车也行驶在了最高处,忽然,停止了。
  游乐场的广播于是播出了这么一段录音,
  “诚挚地感谢各位乘坐此次的云霄飞车,并参加安全拴持久赛!规则十分简单,五分钟后我们会卸下座椅部分,请各位抓住面前的安全拴部分,然后尽可能久地坚持下去!不过爬上安全拴或者上面的轨道都是犯规的哟!如果有人这么做了,我们的阻击手就会射杀他,比赛会持续到只有最后一人……各位,为了活下去,努力啊!”
  “什么?”这一番发言,宛如在众人间投下了原子弹,“开什么玩笑!”
  “安全拴持久赛?这是什么呀……”
  “好可怕啊,恶作剧的话请赶快停止吧……”
  众人恐惧的情绪化成了叫喊声,向着距离十多层楼高度的地面。
  也正是此时,我惊讶地发现,整个游乐场安静得太不可思议了。
  “……阿基,总觉得……游客都到哪里去了?”美沙惊疑地问我。
  “……没事的。”我只得牛头不对马嘴地安慰她。
  恶作剧吗?但这未免也太过分了。电台的恶趣味节目吗?如果是的话,结束后我要好好地去告那家电视台……我的大脑火烫地思考着,却在此刻,广播声再一次响起,
  “五分钟过去了,大家都准备好了吗?那,接下来我们要卸下座椅咯……请大家加油啊!因为,只有一个人可以得胜…………”
  “美沙?”我的神经瞬间跟跟绷紧了。
  “是?”
  “不管如何,先抓紧安全拴!”我一边叮嘱着,一边牢牢地抓住。
  “可是……?”
  “别说废话了,快照他说的做!”
  我从来没有对美沙如此大声过,但事实证明我的举动是对的。在美沙惊恐地抓紧了面前的安全拴后,一声巨响,飞车上所有的座椅纷纷脱落,砸落在地面上。
  “啊……………………”一声又一声的,是比飞车运行时更凄厉的惨叫声。所有乘客在失去了座椅的瞬间,都宛如鲤鱼旗般在空中剧烈摇晃了几下。只靠着双手紧紧地抓着面前的安全拴。
  “美沙……你没事吧!”我好不容易稳住了自己的身体。
  “……还……还好……”惊吓过度的美沙连声音都开始哽咽。
  “坚持住……坚持下去。”
  “小优,小优,你还好吧!”身后是焦急的父亲在询问女儿。
  “爸爸……爸爸……”小女孩儿的哭声断断续续,“手好疼啊……”
  “不能放开啊,小优。别担心,爸爸就在你身边!”
  “我不行的……”
  “过来,孩子,牢牢地楼住爸爸!”
  女孩儿在父亲的示意下,颤颤地伸出手,依附在父亲的身上。父亲在承受女儿重力的一瞬间轻轻地哼哼了一声。应该很辛苦吧,我不禁悲哀地感叹着。
  此起彼伏的,是纠结在风中的喃喃之语。
  “千万要抓紧了……”
  “我不行了啊。”
  “说什么蠢话……你……”
  “妈妈,对不起了……”
  不知多少分钟后,听见第一声坠落的重响。那个失去了女儿的母亲哭得声嘶力竭,而少女敲击在地面上的尸体,渐渐开出一朵猩红的血花。不多久,一队白衣人便赶了过来,用担架抬走了少女的尸体。
  地面的血迹犹然未干,我不寒而栗。连收尸的准备工作都如此地完备。而周围,的确再也看不到一个游客的身影了。
  “连刚才掉落的座椅都已经收拾干净了……”美沙气若游丝地说。
  “那些人,看上去经验丰富呢。”我叹息着回答。
  听见前排那位母亲哀哀地最后一句,
  “这就来陪你了……乖女儿……”
  第二声坠落,听上去已经没那么刺耳了。
  仿佛世界已经崩塌了。只有手臂上撕裂的疼痛在告诉我,自己还活着。
  被冷风麻木了的脸,即使有眼泪也不知道飘散到哪里去了。
  “美沙……抓紧了……”我始终只能艰难地重复这句话。
  “阿基,你也是…………可是,我们究竟该怎么办呢…………”
  “总之,坚持下去……”除了这句,我已然无话可说。
  又不知时针在钟表上走过了多少格。绝望的众人飘荡在半空中,宛如竹竿上挂着的一串死鱼。
  前方有传来窃窃的对话,
  “怎么会这样呢……”说话的女子显然泣不成声,“这可是我们第一次的约会啊……”
  “……”
  “我,不想一个人去死……太孤独了……”
  “我也是,再也撑不下去了……”
  “我们一起跳下去吧!”
  男子犹豫了下,淡淡地回答,“好,知道了。”
  那一对情侣,各自松开一只手,彼此紧紧地相握着,然后同时放开了另一只手。他们纠缠的身体象一只蝴蝶,在地面上吸取鲜红的花蜜。
  又是一声巨响。尸体在不久后被清理干净。
  “我们也会那样吗……”美沙的声音已经很虚弱了。
  “美沙……你一定会活下去的……”我艰难地,说着谎话。
  “阿基,如果你掉下去的话,我也……”
  “美沙!”我不愿意听她的后话,“坚持,坚持下去……”
  “是……”
  不知又是多久,一对朋友飘然落地。
  已经没有人期望有警察或者救难队了。
  “小优,可以稍微自己坚持一下吗?”身后的父亲这么说着。
  然后听见小女孩颤颤巍巍地和父亲抓在了同一跟安全拴上。
  “你们还好吗?”我努力大声地问候。
  “勉强还可以,可惜只是时间的问题了……”父亲的声音穿过我的耳膜,“……上天真是残忍,我的女儿还那么小……如果我撑不下去了,那孩子很快也就不行了吧……”
  “别这么说……”
  “我们能在这种情况下相遇,也,算缘分吧。可以拜托你一件事吗?”
  “什,什么?”
  “我唯一庆幸的,是妻子没有坐上这次的飞车。她如果看见我们现在的样子,一定吓呆了……如果你可以活着离开的话,请帮我转达,没有能救我们的女儿真的很抱歉……还有……我很爱她……”
  父亲似乎轻轻地哭泣了。
  我不知该说什么好,只得坚强地答应一句,“我会努力活下去的。”
  “阿龙,阿龙,……”前方又传来低低的呼喊。我不由地闭紧了眼睛,听见女子切切的告白,
  “虽然我们只交往了一个月,但是谢谢你给了我如此幸福的时光……抱歉了……”
  又是一声巨响。我已经听得腻烦了。
  美沙,美沙。我侧过头,看见明显筋疲力尽的美沙,以女子的体力来说,也许真的快要极限了吧!
  正想要鼓励她几句,却忽然听见前方又一个女子在声嘶力竭地喊叫着,
  “各位!听我说,我快不行了,可是,我的女儿她是特别的!请一定要让她活下去,拜托了……”
  “什么?”立刻有精壮的男人开了口,“你的意思让我们都跳下去?”
  “你知道本小姐是谁吗?”女子的女儿恹恹地开口,却也丝毫不掩傲慢的本性,“我可是XX财团的继承人,多少人是靠着我

下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