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宗】
  上超市买一包“兰州拉面”,仔细一看产品说明,那厂址竟然南辕北辙远去了福建晋江。只要是个火锅店,那绝对都是“正宗成都”要不就“正宗重庆”的,跟里头外头的叨上几句,一听那口音,原来那老板连带服务员全都是fú lán的。那鲜美得叫人飘飘欲仙的水煮鱼(味精很便宜嘛),没准儿就是那吃避孕药两个月圈养催大的。要的就是它长得快长得肥,哪管它断子绝孙。你倾心爱慕以至夜不成眠的那纯情少女,说不定早已暗自打定了南下坐台的妙主意。就凭你那两袖清风光秃秃一单薄身子,没个大别墅没匹小宝马的,哪拦得住?可别要死要活大惊小怪的。假冒伪劣大行其道,摆弄“正宗”必然风靡。龚自珍当年哀叹“商无才商,盗无才盗”,现在可不了,大伙儿的聪明才智全往那最来钱的歪门邪道上去了,要有那不识相的也仰天长叹一声……算了吧。反正这年头,是铁了心不讲究真材实料,那就一锅骗,一起蒙吧。你是我是他也是,大家伙儿全都是正宗的。再正宗不过的。最正宗的。
  
  
  【无语】
  一听这“无语”,眼前就浮现出一副百感交集千言万语无从说起的沉痛模样儿,宛如秋后那霜打的老茄子,其实呢,没准儿压根就没啥说的,要不就是言辞贫乏又想引人注目。一般用于警示众人事态严重而自己虽心急如焚也无力回天了。真是天晓得。
  
  
  【非常】
  说自个儿出类拔萃很不一般呢,近了一看,哦,那果真叫一个非一般的稀松平常。庸人俗物嘛,搜肠刮肚翻箱倒柜也确实亮不出真家伙,只得随手扯出一块“非常”牌头巾,临时抱佛脚包装一番以充门面,就这么出来混了。还能怎么着。再说了,怎么混还不都是混个热热闹闹体体面面嘛,嗨,也情有可原的。可事到如今,这“非常”因为长期被过度使用,也快成没人待见的黄花儿菜了,谁要还敢扣自个儿脑袋上,没准儿要被那“新新新人类”当成现世活宝耍弄一通,丢死人的。也活该。那哪儿都是的“非常男女”究竟怎么个意思呢?莫非那些男的胸膛上一个个猪毛丰茂,阳刚逼人?那些女的一个个浑身上下全是乳房瞎晃荡着?于是乎男的“非常男”,女的“非常女”,合起来天造地设就“非常男女”了?至于那疑似从“非常”中派生出来的那什么“非主流”,都流行十几年了吧,无非想说虽然至今我还没有红起来,可咱有志气有才华有干劲儿,总有一天必将非常非常主流的,不信你们瞪大眼珠子瞧瞧,咱看起来是不是帅呆了酷毙啦?
  
  
  【惊现】
  井底之蛙眼见一萤火虫凌空飞过,大呼一声“惊现”也未尝不可的。更常见的,是那卖瓜女神黄婆婆的子孙们张口就来的一招徕语——可谓深得真传了。因为听得太多,人们也不怎么当回事儿,麻木了,而那黄孙子还在那一个劲儿“惊现”“惊现”着。跟自个儿玩儿呢。
  
  
  【呵护】
  多指长辈对孩子的一片舐犊情深;呵着热气儿哺育你爱护你,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当个宝儿似的,多形象多感人的一词儿。绝大多数有爹有娘的就是这么给养大的吧。都说人心都是肉长的,不必提醒更无须强调的。商人们既然也都是人,当然大多也该是这么给呵护大的。可生意经常不好做,那堆积如山的宝贝产品老卖不出去,钱老挣不进来,心情那个恶劣那个急啊,想起小时候爹妈的好了,忽然灵光一现记起这“呵护”了,顿开茅塞,有了——有说的啦。就这么着,市面上哪儿都是“呵护”声声了。您听听,那卖枕头被子的吆喝着,“每天呵护您8小时”,听着让人躁得慌——你谁呀,我用得着你他妈来“呵护”吗!有人说一听这“呵护”鸡皮疙瘩准掉一地,嗨,忍着点儿吧,俗话说冷暖自知,管他唱的哪出,自己留个神儿,别上他那套儿就行了。还能怎么着。
  
  
  【资深】
  年久月深混迹某高雅行当,虽毫无建树,但毕竟没有白混,总算摸清了圈子里一些鸡零狗碎门门道道,无形中也熏染出一副行家派头了。一碰见那好奇心旺盛的外行,也能当仁不让头头是道瞎白话一阵子。俨然一权威级别的包打听。
  
  
  【经典】
  现如今,如果有那么一个不安分的时髦分子,磕磕巴巴弄了个什么了不得的破玩意儿,拿出来一显摆,恰好正中一大帮时髦分子的下怀,那就免不了要来一场群情激奋高呼“经典”的。没多一会儿,几个头角峥嵘的时髦权威一听那动静,觉得挺刺激,当即嗅出了市场也闻出了钱味儿——好事儿来啦,从而油然而生一股饱满的“伯乐情怀”,于是一番专家鉴定,郑重首肯,一锤定音,“经典”这双引号立马即可卸下丢之弃之了。就这么轻而易举方便之极。且不说那百年之后还能感人肺腑,就眼前这处境可有过点滴精当描述?一个完全丧失了时间感的年代,要的就是这些朝生暮死的时鲜玩意儿,还一个个被“经典”着。你看看那些个“文学专家”们,一年一度从不耽误,像模像样胡编着《200X年度经典小说选》、《200X年度经典散文选》,什么的,明眼人要问了:您这里边儿可有一行汉语言?名就名吧,利就利吧,卖就卖吧,别嚷嚷什么“经典”啦。别把那五块钱的快餐吆唤成珍馐佳肴了,行不?吃了肚子不舒服回头找他,这三孙子溜得比贼还快,早没踪影了。没了。
  
  
  
  【吊诡】
  时髦知识分子的口头禅。大多用于他根本就说不明白又死要面子的时候。还能显示出早已看透了本质,啥事儿都瞒不过他似的。大伙儿正等着这专家传道解惑呢,“这要说起来也很吊诡的……”就这么唬弄一句,甭提多高深莫测了。
  
  
  【草根】
  刚开始还以为就是一台湾土特产,后来一查才知并不确切,原来还有个美国外婆呢,grass roots,忠厚老实、别无分店的直译,才生了这“草根”。也太中国了,一看就血统纯正,哪像个杂交品种。想不在我们这边儿流行都绝无可能的。也不知海峡那边的底层人民,是否已认同“草根” 这新称呼。祖国大陆这头的黎民百姓,是并不知自己给加封了这新名号的。人民就像那随时可以“把事儿办了”的童养媳,您大可随您美意给她打扮打扮,想怎么来就怎么来。反正她孤陋寡闻没见识,也叫不出您给她身上穿的那究竟啥款式;又一向不大言声,都忘了她还有脑子还有啥想法有啥要求了。“能给你个名份就不错了”,权欲熏心的歹徒撇了撇嘴,暗自窃笑着。
  
  
  【艺术】
  高雅的代名词,色欲的遮羞布,骗钱的绝妙借口,功名的华丽行头。都看明白了,学精了。连街边那几个小混混儿改邪归正合伙开的“哥俩好蛋糕店”,也不知从哪儿开的窍,忽然明白了,隔天儿就改弦更张弄出了一屋子的奇形怪状,那叫一个五彩缤纷,好嘛,美其名曰“艺术蛋糕”,卖价嘛,当然立马成倍翻。一会儿干脆连招牌都换了。
  
  
  【搞笑
  粤语中的一个土词儿,本来本本分分留在粤港澳本土地区,尽情搞尽管笑吧,甭提多地道了;广东人得风气之先先富起来,那就让人家先乐呵个够,也顺理成章。没想到,一不留神就出轨了,铺天盖地一下全串味儿了。全中国人忽然间争先恐后开始大“搞”大“笑”了。笑得合不拢嘴呢。搞不懂这究竟哪门子的邪气。因为那不是那有人味儿的笑,听着倒像孤魂野鬼幸灾乐祸似的干笑。我没法儿跟着起哄。作为一个试图以笑为生的主儿,我那个尴尬您可想而知了。凑合着以火锅作比。幽默精神可说是自由表达的底料吧,而“搞笑”是什么?是面儿上那层猴年马月的浮油?这都高估它了。这么说吧,搞笑幽默有多远,骆驼离大海就有多远(请注意,此话语境搁在非粤语地区)。照着目前这势头,如果不出什么差池,中国人必将越来越擅长“搞笑”了,那应声而来的奇异景象也必将一波波层出不穷,时不时还能蔚为大观呢。等着瞧吧,有你好看的。
  
  
  【炮轰】
  某时鲜人物为彰显自己那无可替代的存在,就当前某一现象或某一比他更出名的时鲜人物,提高嗓门放大分贝胡诌一通,这时候,正愁着没米下锅的小记者们,一看猛料来了,不禁大喜,赶紧称之为“炮轰”。时不时就这么轰来轰去的,听起来似乎谁都在为真理为正义而战,仔细一瞧,怎么就那么像几个*商在那抢生意呢。活生生应了那时髦词儿,“注意力经济”。
  
  
  【厚道】
  “做人要厚道”,老听得有那超然局外的公正人士,一脸敦厚一番教导,让你顿时惘然自顾,已然十足一小人矣。我不知道在别的任何一门外语中,能否找到与中国这“厚道”相应的词。够呛的。是非不辨的民族,才需要时常端出这“厚道”来胡搅和。多少年都这么过来的。不稀罕。只不过这些年更其不堪,因而更需要时不时拿出来大派用场。似乎还挺管用的。不求真,不懂得自由,又无宽容的心胸,一说到要紧的,一到关键时刻,要不权势压人要不大搞下作,明摆着理亏撑不住了,则“厚道”以蔽之。也不过嘴上说说罢了;真讲究的是肚子里那讳莫如深害人利己的宏韬大略。这才是看家本领。祖传的。最拿手了。要说那“道”呢,倘若果真有,也该是极稀薄的,犹如大洋深海里的氧气吧。不知哪来的“厚道”。
  
  
  【郁闷】
  在上一辑的篇尾,有板有眼附了个征求烂词的广告,引得不少人慷慨推举。见得多的就有这“郁闷”,可见其泛滥得也颇具规模,相当惹人生厌了。这词儿,我当然也有所耳闻,为满足诸位,不妨也说道说道。那好像多半是小姑娘家家的口头禅吧。其实呢,你们听着烦,我倒没觉得什么的。没准儿那还是很喜人的一个信号呢。女孩子嘛,心眼儿细,鬼怪多,总巴不得自个儿今生今世精彩纷呈——这没什么不好,总比那没理想没盼头的强多了吧;而一旦觉着生活无聊,意思不大,由衷发出几声“郁闷”以抒心怀,就算听起来近乎发嗲,也再正常不过的。我有时也琢磨:一个正常女孩的无理取闹,没准儿恰巧是世态人心的发展所向呢。你也知道,从前每来一回地震,都是老鼠啊小蛇啊猫头鹰之类的小动物,预先感知,进而有所异动而为人所知的。那一声声“郁闷”也该有如此功效吧。
  
  
  【低调】
  又该是从戏子行业兴起的一烂词儿吧。谁不知道那里头是明争暗斗一片血光,一个个还跟镜头前使劲儿优哉优哉扮着“低调”,也不觉着累。没过多大功夫,随着咱们这时代娱乐化程度一步一个脚印日益加深,社会上那些有头有脸的人五人六们,也无师自通学到了星星儿们的范儿,玩儿起“低调”来了。顺顺当当的。一说起来都可正经啦,跟真的似的。唬弄鬼呢。那向来被人当傻子的无权无势者,脑子里没有,嘴里当然也吐不出这莫明其妙的鸟“低调”。什么戏都是人家演的,什么话儿都是人家说的。变着花样儿“忽悠”你,玩儿的是一个面子上的活儿。不好看的见不得人的全得盖着捂着,只要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娄子今儿个早上还没捅出来,咱照样儿还继续风光体面,继续有模有样儿一会儿高调一会儿“低调”着。多好玩儿。
  
  【休闲】
  刚开始还没觉得什么,再说这“休闲”听着也不烦人,挺温和的一词儿。直到有一天,感到不大对劲儿了,什么鸟玩意儿都一窝蜂地休闲上了。八辈子勤劳勇敢受苦受累的中国人,似乎一下子舒坦得不得了了。如果真是的话,那当然好。只怕又是猪鼻子插葱——装象。那也过于无聊些了吧。前一阵儿,瞧见一装扮得古色古香的专卖鸭脖子的小货亭,那招牌上赫然刷着一行字儿,“创意休闲佳品”,哦,吃个鸭脖子也算上“休闲”了,还“创意”呢,由不得不让人琢磨那里头该是下了什么猛料吧,下毒药你是不敢,可保不齐你搁罂粟,让人一吃上瘾了,从此满大街人人嘴上叼着一根弯弯的鸭脖子,那倒也称得上一道贼他妈靓丽的时代风景呢。
  
  【情色】
  也不过就10来年前吧,中国人口袋里忽然有俩钱了,吃饱喝足一看还有富余,身子骨儿唰的一下不安分了,蠢蠢欲动开始寻找所谓“性福”了(又一个滥词),但又不好意思直说,何况那“色情”明摆着不合法呢,于是灵机一动想了个辙儿,掉个个儿,“情色”,不就得了吗。顿时名正言顺了。这回你们没得说了吧,我可是有“情”在先,然后再“色”哦。陡然间理直气壮,合法性自然一抓到手。中国人多聪明多有办法。只要想得到,没有做不到,没有不能说的。也不管说得通说不通。都知道色是本能,情是后来的,何来“情色”?如果这样也行的话,赶明儿把脸盆说成“盆脸”,把茄子说成“子茄”,把你奶奶说成“奶你奶”,把你的屁股说成“屁的你股”,您意下如何?
  
  【阳光】
  名词活用作形容词,好嘛,有朝气的,有活力的,积极向上的,跟个太阳似的,多好。谁知没多久,就这么个再朴实不

下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