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有一回牵牛回家牛不走,遂在牛嘴刚好够不到的缰绳上绑一把青草…我拉着缰绳走…一路上牛牛拿舌头卷啊卷啊…牛口水流的一个多啊…它走草也走…够不到…明天像是那把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