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快到中秋佳节,又收到不少短信,每每逢年过节,祝福总是如期而至。有友情的共鸣,有亲情的温馨,也有爱情的牵挂,其中还有一些荤段子,让人忍俊不禁,印象深刻。下面这个段子,几乎每次过节都会收到:中秋节放假,男女同事开车出去旅游,把车停在公路边接吻,突然交警过来问,“车是你的吗?”“不是的,单位的。”“这女人是你的吗?”“也不是,单位的。”“狗日的,啥个单位待遇哪么好?我们单位只发两个月饼。”内容基本如此,如果是元宵节、端午节等,就把月饼改成了元宵或者粽子。

  会不会真有这样的“好事”,我们不得而知,权当“开心一刻”一笑而过,但不得不佩服这短信原创者的水平。文学艺术来源于生活,类似的事情在我们周围应该有模板。同时,从这个荤段子我们也看到了职场中的一些“潜规则”:

  其一,从“车是单位的”,看到了公车私用严重。时下“三公消费”是一个议论热点,也是一个突出问题。所指的是政府部门人员在因公出国(境)经费、公务车购置及运行费、公务招待费产生的消费。“三公消费”早已成为一种普遍的现象,并引起社会广泛关注。这一现象的持续存在无论是对干部,还是对社会、对人民都会造成持续的不良影响,亟待引起重视并加以解决。在“三公消费”公务车这一块,公车私用现象尤为严重。现在公务车太多了,太滥了!过去副省长以上才有专车,现在一个股长都配专车,有的退休后还在用。如果真正是工作需要,大家都可以理解和支持。其实群众不是反对公务用车,而是对公车私用意见较大。调查显示:公车私用问题突出,有的公车1/3时间是用在公务上,1/3时间用在了私人事务上,1/3时间是给司机自己用。

  其二,从“女人是单位的”,看到了男女偷情普遍。有人戏言,在职场的男人最大的愿望是:“家里有个做饭的,单位有个好看的,身边有个作贱的,远方有个思念的”。且不说“家里的”,那是自己的私有品,到了结婚年纪,谁都可以有;也不说“远方的”,那个比较遥远,只是自我折磨、一厢情愿,属于精神出轨;而“单位的”、“身边的”却比较现实,也是职场中很普遍的一种偷情现象。偷情,被世人所唾弃,指责,蔑视,千夫所指。可是偷情的现状却在越演越烈,“男人出轨,女人出墙”、“男人偷性,女人偷心”,好像成为了一种时尚。“饱暖思淫欲”,办公室暧昧故事的精彩,既有上级“兔子专吃窝边草”的权威,也有女下属主动投怀送抱的“日”后提拔。当然也不排除“男人找红颜,女人找蓝颜”的两情相悦。可是诸如某个副校长“把人生十分之一的心思用在工作上,而把毕生百分百的精力放在搞女老师上”,与该校多位女教师保持暧昧关系,让人情何以堪?

  其三,从“只发两个月饼”,看到了收入差距扩大。收入分配差距有两种定义,一种是显性的短期的收入分配差距,如货币收入表现出来的差距;一种是包括显性收入和隐性收入的差距、短期收入和长期收入的差距。逢年过节不少单位都会发些礼品等福利,这是隐形收入,也是一种人情味的体现。但是单位与单位之间、部门与部门之间、行业与行业之间,所得到的待遇完全不同,好的单位多则几千上万,差的单位恐怕连两个月饼也发不出。最突出的是一些部门、行业甚至是一些个别的社会成员,能够通过垄断经营获得垄断利益或高额利润,而其他的社会群体和社会成员却不能,因此最终形成了非常不合理的收入差距。比如一些借助国家特许经营的垄断行业就获得了“暴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