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
  时间是真正的后妈,再美的脸蛋也经不起时间的折腾,容嬷嬷你还记得大明湖畔的夏雨荷吗?坑爹啊,容嬷嬷才是真正的夏雨荷!
  【正文】
  紫薇:(声嘶力竭)皇上,还记得大明湖畔的夏-雨-荷吗。
  乾隆:朕(作疑惑状)……不记得……
  紫薇:(继续声嘶力竭)皇上,你怎么可能不记得,你不可能不记得,你当然应该记得,记忆不会说谎,你还记得大明湖畔的夏-雨-荷吗。
  乾隆:朕……雨荷……这个名字似曾耳闻……
  紫薇:雨荷……夏雨荷……夏雨荷的夏,夏雨荷的雨,夏雨荷的荷,大明湖畔,那年夏天,宁静的湖,你转身离开,分手说不出来,蔚蓝的大明湖,错过瞬间苍白……
  乾隆:啊,雨荷!那个酷爱爱马仕和古驰包包的江南女子哇。
  紫薇:(全身颤抖)没错,夏雨荷正是家母,我叫紫薇……紫薇的紫,紫薇的薇,紫薇正是皇上和家母爱情的结晶,海誓山盟的见证啊…….
  乾隆:(三条黑线)这…….这绝无可能,我和雨荷虽有露水之情,但绝无云雨之果。
  紫薇:有果实,我就是你们的果实,绝对是你,是你是你就是你,你看我的鼻子眼睛嘴巴,都像你,像你像你像你。
  乾隆:大胆女子,朕看你一介弱质女流,故不想对你动刑,我做事向来磊落,当年我和雨荷虽缱绻数日,但朕随身携带***装,唯有一次冲动之际,事后亦马上赠之丹媚肠溶片,如何有爱的结晶。
  紫薇:(狡黠的一笑,从怀里掏出一盒子)皇上,你看这是甚?
  乾隆:(接过一看,全身黑线)这……这…….这不正是朕当年送给雨荷的丹媚紧急避孕药吗…..这上面还有朕的笔迹,这……这……雨荷当年竟然没有服药……雨荷……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紫薇:难道家母会知道皇上的身份才留下紫薇这条贱命吗,当然不是,绝对不是,家母这些年来独自一人抚养紫薇长大,从来没提过皇上一字一句,只是前些日子家母病逝时,才告诉我:你爹是皇上,当富二代去吧…..
  乾隆:富二代…….
  紫薇:爹…….
  乾隆:这真是真正的坑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