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非是娱乐,听一帮不会踢球的主在那瞎砍,还不如纯粹一点,请郭德纲来解说,您说呢?
  吁~~~~~~~~~
  郭德纲(上台):来了不少人啊
  刘健宏:是啊,不少人,球场都坐满了。
  郭德纲:我很欣慰啊,足球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全凭在座的老少爷们,今天到场的各位是全世界最懂球的观众。在这里,学生郭德纲~
  刘健宏:学生刘健宏~
  合:给各位衣食父母鞠躬……
  刘:我说等等,咱跟他们鞠得着吗?都是老外。
  吁~~~~
  郭:哎呀,真是了不得。这么大的球场都坐满了,是都坐满了吗?
  刘:是啊,三天前票都卖没了。
  郭:是呀?那我怎么看底下这么一大片都还空着呢?
  刘:废话,那是球场,是踢球的,不是看球的。
  郭:哦,踢球的不用买票?光看的掏钱买票?
  刘:多新鲜呐,踢球的还倒给钱呢。
  郭:哦,坐着的给钱,底下耍的拿钱,那跟天桥没啥区别,完了他们是不是得往下扔钢蹦呢?这拣起来可有点费劲。
  刘:你想什么呢,还扔钢蹦,票里都给完钱了。
  郭:跟我们一样,先买票后进场,耍不好可不退钱啊?
  刘:一样一样,耍再烂也不退,认倒霉。
  郭:诶,这倒是好事啊,改天我跟于谦说说甭在戏园子里说相声了,那也坐不了这么些人,到这耍那多壮观啊,不就是90分钟嘛,两段对口两段单口,实在不成李菁再来段快板,齐了。
  刘:整个一财迷。你回去慢慢琢磨。
  郭:世界杯,要是咱们也办个相声世界杯你说也能这么火吗?
  刘:相声世界杯?有这么多国家参加吗?
  郭:管他有没有,反正办了,咱还不把把拿冠军啊,足球咱不行,相声还不灭了他们?
  刘:您这思路可有点邪的。不过今天的比赛可要开始了,咱们还是来看比赛吧。
  郭:对对对,别忘了正事,那咱们开始?
  刘:开始,招呼吧。
  郭:天桥电视台,清华池里的各位老少爷们,晚上好。
  刘:赫,听这地方。
  郭:今天我们给您转播的是一场世界杯的一场比赛,对阵双方是巴西和英格兰。
  刘:没错。
  郭:哎呀,这个可厉害了,巴西知道不?美丽的地方啊,人民...
  刘健宏终于还是没挺住,黄健翔顶了上来。
  郭德纲:呦,敢情你们中央电视台的主持人都是健字辈的?谁的徒弟?
  黄健翔:嘿嘿,我们自成一派,我和健宏、白岩松号称央视红黄白三剑客。
  郭:听说过听说过,红黄白听说过,红酒黄酒白酒嘛。
  黄:哪跟哪啊,我们做的三味聊斋没看过?属于聊天类节目。
  郭:聊天?我看过带视频的那种,不过都是女的,说着说着就开始脱衣服扭起来了,那个好,我跟你说,有一次……
  黄:打住打住,咱这是面对全国观众,少说点不正经的,还是说比赛吧。
  郭:你看,你这个人就是黄,我说脱衣服你就想那方面去了,什么人呐。好吧,说比赛。
  黄:我们先给大家介绍一下双方的阵型和队员。
  郭:好。
  黄:巴西队穿的传统黄色上衣兰色短裤,从左向右攻,英格兰队是白色上衣黑色短裤,从右向左攻。
  郭:没错。
  黄:巴西队先开球,9号罗那尔多和7号阿德里亚诺站在中圈开球点上。
  郭:对。
  黄:今天的裁判是来自墨西哥的裁判,叫桑切斯,两个助理裁判来自哥斯达黎加和美国。
  郭:是啊。
  黄:您倒是也说几句啊,别老是哼哼哈哈的。
  郭:要我说啊?
  黄:新鲜,您不说来着干嘛?说吧,反正都是外国球队,放轻松说。
  郭:好,那我真说了。翔子刚才说的都很对,介绍的很清楚,一看翔子就是明白人。
  黄:您不能都说我啊,也不要重复我的话。再一点,别叫我翔子。
  郭:这么叫不透着亲切吗,不喜欢我改口,大黄、黄哥、小健、小*人……你喜欢哪个?
  黄:你们那都这么叫人的吗?
  郭:我们那都这么叫,越是听着像踩乎你的越是亲近,他们都叫我郭爷、德哥、纲叔。都一样叫。
  黄:这能是一样的吗?
  郭:那叫你什么好呢?喜欢听好听的,唉,那就叫黄教授、黄解说、黄评论?
  黄:……那您还是叫我翔子吧,这听着还算忠厚。得,这会功夫人家都踢了好几回合了,咱们赶紧回到比赛中去吧。您给介绍介绍双方的阵型怎么样?
  郭:阵型?什么阵型?
  黄:就像打仗时候的排兵布阵。
  郭:哦~我明白了,打仗我喜欢,从小就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