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朋友曾经给我讲过一个故事故事的主人公A君,山东大汉,现在早已毕业,奔赴媒体岗位,成为一名优秀的无产阶级宣传员。故事发生在他大学二年级的时候,正直北京酷暑时节,宿舍的哥们纷纷洗澡归来,吹着小电扇打游戏,唯有A君把电脑搬到了上铺,拉上帘子,一个人做沉思状。
  
  因为天热,又没有空调,所以晚上大家就把日光灯关掉了,只留着每个人的小台灯,A君在床上支起小桌子,摆上笔记本,点上晕黄的灯光。就是这个时候,大家突然发现床在A君的床微微晃动起来,声音并不大,但炽热的夏天,这微弱的声音无疑带来的心灵上的一丝凉意。另外三个哥们一起抬头望去,只见黑漆漆的房间中,借着床帘背后晕黄的灯光,一个黑影在做摇杆运动。
  
  再后来,所有人都在背后称A君是手枪表演艺术家,说他改写了皮影戏艺术的发展史。
  
  1
  
  A君后来对此也有所耳闻,除了付与尴尬的一笑,也实在没有什么可说的。其实这没什么,我也并不觉得看着毛片打飞机有什么好笑的,我想,二十多岁的小伙子,应该基本都认识几个日本表演艺术家。
  
  我第一次看毛片是在高考一摸的时候,如果我没记错,上午考完了语文,下午考数学。中午的时候,我们端着麻辣烫去了一个哥们的家里,我们一边吸溜着宽粉一边看电脑里的男女赤身裸体。那时候我记得自己的脸蛋通红,心跳砰砰的,但是觉得有点恶心,这个东西的确不适合在吃饭的时候看。我已经忘记了片中的女主角是谁,只记得我那个哥们的电脑因为装毛片,最后只剩下了十几兆的空间。我还记得,下午的模拟考试,我考了全班最高分。
  
  在大学的时候很流行一个软件,叫做Maze,好像是北大开发的。这个软件本来是要在教育网的用户中分享资源,但最后几乎变成了两种影片的集散地:要么是毛片,要么是禁片。有趣的是,有一次我发现了一个人的共享资源中有巨大数量的毛片,其中还有Gay片,下载的速度达到了五六兆。再后来,机缘巧合,一个隔壁的同学看到我电脑上的毛片,大呼我们志趣相投,我电脑里有的他也都有。于是我拍拍他的肩膀,告诉了他我在maze上面的网名,事实上,我们已经成为“好友”很久了。
  
  我在上面下载了自己拥有的第一部毛片,也是我最喜欢的一位女演员,叫做天宫真奈美。真正喜欢上她却并不是因为毛片,而是一部叫做《AV》的电影,导演是彭浩翔,故事讲得是一群男青年想借助拍A片的机会和女优做爱的故事。在故事中,一位少年发现自己竟然爱上天宫真奈美,而这位来自日本的女优,送给了他自己的亲人留下的信物,只待日后相见,约定终生。
  
  在故事的结尾,这位青年发现,他的朋友中每一个人都有这样一件一摸一样的信物。他们相视而笑。然后导演不怀好意地说:每当你觉得自己对于这个世界重要的时候,它才开始准备原谅你的幼稚。
  
  2
  
  我一直很喜欢这部影片,看了好几遍,后来在网上看到了彭浩翔写的一封信,写给天宫真奈美,那封信情深意长,我深为感动。信中彭浩翔说:后来收到妳寄来签了名的DVD,但说真的,我开始很少看你的电影,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因为跟你认识后,觉得不太再想看你演出的AV。不知为何,心里感觉这总像在欺负朋友一样。
  
  那个电影中被戏弄的少年,也许不过是彭浩翔的自嘲。看完这部电影后,我也没有再看过天宫真奈美的毛片,因为看的时候觉得很悲伤,我很长时间都把一张她穿着严实的照片当成自己的桌面,朋友问我是谁的时候,我就说,她是一名色情录影带的演员,我喜欢她演的一部电影,对,是一部电影,不是毛片。
  
  后来我听一个学电影的朋友说,他的老师在课堂上布置了需要看的影片,其中包括一部毛片,他的老师说,看毛片除了肾上腺素飙升之外,还可以被感动。这个故事我曾转述给我的几位朋友,他们都笑着说我在扯淡。
  
  3
  
  有一次在微博上,我看到一个并不出名的主持人写到“棒球痴女”,他想表达“喜欢棒球的女孩”,我看着有点别扭,痴女的意思貌似是女流氓,用在这里非常别扭,新华字典中也没有这样一个源自本土的解释,于是我就留言给他,说这样用即使是为了和之前的句子排比,也有点搞笑。他的一位朋友看不过去,就骂我自己回家看毛片去,为什么来这里污染空气。
  
  后来我逐渐发现,原来很多人觉得毛片这件事情是挺可耻的。以至于苍井空的每条微博,你只要点开下面的评论,就会有大片的污染秽语。后来苍井空来到中国,参加了很多活动,和京剧艺术家合影,还作为公众人物参与了很多颁奖礼。于是有人惊讶的呼吁:一个日本的毛片女演员竟然在中国受到如此欢迎,国将不国。
  
  生活在一个领导天天亲力亲为当AV男优,天天上演办公室系列的时代里,我们似乎没什么理由举着网络下载的盗版毛片骂别人是婊子。苍井空有一句在网络广泛传播的名言,或许这句话不是她说的,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的努力和坚韧,其实可以感动很多人。她说: 我脱光衣服躺倒镜头前是为了生存,而你衣冠楚楚的站在镜头前,却是为了欺骗与私欲。
  
  于是我惊喜的发现,这些毛片的女演员不仅仅在中国人的性启蒙的过程中扮演了举足轻重的角色,偶尔她们还能为我们讲述这个世界的真实面目,讲述真实与虚伪,高尚和卑微。
  
  于是这样看来,苍井空老师,或者说那些无数未成名的井空和奈美们,她们在我们的硬盘中过客般匆匆来了又走,然后回到生活中,我们和她们,各自面临着自己的无奈与仓惶,还有那些作为我们替身的男演员们,我们都作为无产阶级的一份子,猛然感受到奋斗的意义:生活的本来,原来不是陆涛和米莱,而是加藤鹰和饭岛爱。
  
  于是觉得有点感慨,于是在想,有没有一部纪录片,来讲述来了又去的她们,站在原地的我们。讲述飞也飞不了的她们,挺也挺不高的我们。记录穿着衣服的她们,赤裸相见的我们。
  
  而那位我第一次还毛片时出现在我面前的姑娘,虽然我已经忘记了你长什么模样,对了,还有你身边来来往往的小伙子们,虽然我根本没在意过你们长什么模样。我突然想起你们,不知道你们现在生活还好么,是不是穿上衣服走出镜头的时候,能在生活中,不用声嘶力竭地叫喊,也能呼唤到爱。
  
  祝你们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