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人脏骚肛:好,我们有请下一位选手,张绍刚。
  
  选手张绍刚:大家好,各位评审好,我来自内蒙古包头,我张绍刚,今年40岁,毕业于北京广播学院摄影系,为人谦虚,待人和蔼,今天希望在这里找到份传媒方面的工作。
  
  观众鼓掌,哗~~~~
  
  主持人脏骚肛:小刚,你是北京广播学院什么系来着?没听过啊。
  
  选手张绍刚(微笑):摄影系。
  主持人脏骚肛:哦,是不是就是拍照的?
  
  选手张绍刚:。。。。。。
  
  瘟疫:北京广播学院?中国有名的传媒学校,我就知道一个中国传媒大学(选手心里:尼玛,北京广播学院就是中国传媒大学的前身)。你看,别人学校都叫大 学,你们学校怎么叫学院啊。估计是那个学校为了赚钱,开的分校,就跟现在社会上的什么**自考学院,老年进修学校差不多。
  
  主持人脏骚肛:“也别这么早就下定论。小刚,我问你,你高考多少分啊?”
  
  选手张绍刚:“我们学校主要看专业知识。。。”
  
  不等说完。
  
  主持人脏骚肛:你不用说了,我已经知道了。学校的事情我们就不深究了。你学了那么多年摄影,现在是什么程度?
  
  选手张绍刚:挺好的程度。
  
  主持人脏骚肛:来,瘟疫帮我们考一下。
  
  瘟疫:小刚,老公昨天晚上给我拍照时,发现照相机镜头一片漆黑,你觉得是什么原因?
  
  选手张绍刚:我是摄影的,对那个照相机维修技术方面的知识不太在行。。。
  
  瘟疫:你不是摄影专业的吗?连最基本的照相机操作都不知道?我老公只用了半小时就发现是没开机的原因。
  
  主持人脏骚肛:瘟疫你觉得他的专业水平怎么样?
  
  瘟疫:我觉得我自己的水平已经很一般了,但我觉得他的程度还不如我。呵呵。
  
  心理观察师:你跟我说几位摄影大师吧。
  
  选手张绍刚:不知道,当时复习考试的时候确实有背,现在真的想不起来了。
  
  心理观察师:陈老师你总该知道吧,提到摄影,你总该想起阿娇,柏芝吧。
  
  选手张绍刚:他拍过什么作品?
  
  心理观察师:哼。
  
  张绍刚顿时失去了想法,看着全场boss和脏骚肛冷漠鄙视轻蔑的眼神,顿时有了一种360度全新奢华体验,大脑缺氧,摇摇欲坠。
  
  脏骚肛扶都没扶张绍刚就把他扔到地上,问道“你是在装吗?”
  
  张绍刚:没有。
  
  张绍刚才意识到自己摔倒了,立马爬起来,顿了顿,说了一句“可能是物种的差异吧”,
  然后转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