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晚因为赶稿子,不知不觉在办公室耗了很久,等到走出办公室,已是深夜十一点多了。

  夜,是属于深圳的,在别地的人们早已进入梦香的子夜深深,在深圳却是热闹非凡,白天喧闹繁华的都市里,在夜晚显得更加的喧腾,街道上仿佛一下子变成了喧嚣的银河;都说午夜是12点才是真正属于深圳人的生活的开始,此言绝非虚妄;熙熙攘攘的人群几乎塞满了所有空袭的角落,也难怪,深圳令人窒息的生活节奏,让人们像一根根的弹簧,如果没有夜晚释放后的轻松,真的会让生命失去了原味。

  连续几辆公交过去,竟然没有一点立足的地方,到终于有车停下,我便倏地钻了进去。

  车上早已成了人肉堆砌的空间,所以尽管空调揩的很低,但是各种各样的汗味还是充满了整个车厢人的鼻孔,薄薄的衣衫根本不能隔绝肌肤的挤压,特别是那些年轻的女孩子闷,平日里享受着办公室的空调,优雅而高贵,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而现在,杯拥挤的人群挤扁了乳房,挤扁了翘臀,连女孩的自尊都被挤扁了扔在地上,让人狠狠地践踏。

  我还知道,在这样的时候,是耀格外小心的,深圳多如牛毛的小偷,稍不留神失去包里的一切。

  突然,我的后背被人紧紧地贴着,虽然不能回头,但是隔着后背的还有一层硬硬的胸罩后面的两团柔软的触觉,还是顺着后背传到前心,让人一阵血气上冲。

  我不敢动也不敢回头。

  随着车辆的颠簸,后背的那两团柔软更随着上下,就如一次次醉心的按摩。

  不一会,竟然有一只手扶上了我的肩,另一只手揽住了我的腰。

  我惊悸地回首——

  一刹那间,我们的目光遽然相遇。

  那是一张因惊惧而生动的脸,脸上是因惊惧而生出的心头撞鹿的殷红,是因惊惶而无所依偎的胆怯。

  见我看着她,她的眼里浸起一丝羞涩,那是一张精致的脸,也许因为要回家,洗却了工作中的疲累,不施一抹粉黛,在车里顶灯的照耀下,显得柔和而别致,唇红齿白。她一定是那家公司的高级白领,我想。

  眼前有如此美女可以欣赏,而且还不住地向我使眼色,见我没反应,她索性附在我的耳朵一边用只有我能够听到的话说:“能不能让我站到你的面前去?”

  说完,不等我同意,她已经沿着我的身体挤到了我的面前,在车子颠簸的那一刻,双手环住了我的腰。

  “你抱着我。”她向我说。
  
  “你?我?”我刚要作声——

  “别说话!”她连忙制止了我。

  我把包放在我举高的拉着拉手的高处,用一只手拥着她的腰。一瞬间,她的身体痉挛了一下,身体也微微颤抖了。她随即伏在我的怀里。

  “他们摸我!”她又是蚊嘤的声音。

  “哦!”

  “别回头!我怕!”她又制止我回头去看背后的那个人。

  奇怪,她怎么怕别人骚扰她而不怕我呢?难道她知道偶是动眼不动手的色匠?

  车到东门,人下去了不少,我手疾眼快,抢到了一个靠近车门的空座位,连忙拉着她坐在座位上。

  “你就站在我的身边,他们还没有下去!”她细声说。

  东门早已人山人海,车子门口一下子又挤进来更多的人,一个女孩被挤扁在车子的门口怎么也上不来,我一伸手拉了她一把,女孩也顺势站到了我的身边。

  “谢谢!”女孩灿烂地笑起来。

  到布吉海关,我腰下车了,两个女孩竟然和我一起下了车。那个漂亮的女孩竟然走到我的身边,环住了我的左手臂。

  “你们都住在草埔?”我问道。

  “我不是,”那个东门上来的女孩说道,“我被人跟踪了,在东门,有两个小偷盯了我很久,还跟我上了车,喏,就是那边的两个,见到我在你的身边,你拉了我一把,他们没敢靠近我。我先到超市去一下,等会找一个熟人一起走,谢谢你,再见!你们真是一对好人,羡慕你们!我想,我也该找一个男朋友来保护我了。我走了!”转了一个弯,东门女孩迅速消失在人流中。

  我突然有想笑的冲动,那个东门的女孩竟然把我和她当成了一对恋人?

  “你住哪里?”我问漂亮女孩。

  “和你住在一个小区里啊!”

  “哦,我怎么没见过你!”

  “可是我认识你,我好几次和你同一辆车回来的只是你都站着。”

  “那你怎么会记得我呢?”

  “我见过你在车上经常给人让座,下车了还帮人家搬东西呢。”

  “我不记得了。”

  “也许你已经习惯了吧,我猜想你应该是一个老师,现在能给人让座的,恐怕只有老师才能做的出来。”

  “你说的真准,不过,我哪里就想让座给别人啊,我没那么高尚,我是怕车上有我原来的学生,看见我那样,就会说我是虚伪的一个,教育他们头头是道,做的却是另外的事情,不过我现在不做老师了。”

  “所以,所以,我才会站到你面前的啊,我和刚才那个女孩一样,我在等车的时候,就被那三个男人盯上了,而且还和我一起上了车,站在我的后面,吓死我了,而且,而且,他们还在车上……”

  原来如此,我还以为我得到了这样的一场艳遇呢,不过现在想来,我竟然被一个陌生的漂亮女孩信任,这让我当起了一回英雄救美。

  分手的时候,女孩笑着说了一声再见。

  被陌生的异性信任,你的手臂被谁依偎过,人间自由真情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