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农架!一个充满了神秘和传说的地方,一场车祸将三个年轻人意外的送入了神农架那人迹罕至的原始森林里,从此开始了他们惊心动魄的恐怖之旅。

  透明坠子里神秘的女人、触目惊心的尸体、诡异的黑苗山寨、耸人听闻的血咒以及

  数年前花苗巫女的恶毒诅咒等,将这三个大难不死的年轻人卷入了一场是非难辨的爱恨情仇里……

  第一章:神秘的脸

  现在是下午三点多钟,五月天的下午三点,照常理来说应该还是阳光灿烂的,但现在韩刚三人所在的树林里几乎没有什么光亮,因为林子里的树长的实在是太茂盛了。一棵棵的参天大树挨挨挤挤的耸立着,蓬勃的枝叶把天空遮的严严实实,让穿透力极强的阳光也无可奈何,只得借着枝叶被风吹动时露出的一点空隙,赶紧钻进来,在地上留下斑驳的光影。因为没有光线,整个树林里显得幽暗,阴森。

  郝洁无力的靠在一棵树上,“我走不动了,韩刚,我们歇歇吧?”她前面不远处的被叫做韩刚的男人看起来也就二十六七岁的样子,此时回过头来,也是一脸的疲惫,“再向前走一点说不定就能走出去了,你就坚持一下吧。”他又环顾四周,“这里看起来象是原始森林,现在是白天还好说,要是到了晚上,也许还会有什么野兽,我们都走了那么久了,再走一会说不定就能走出去了。”

  他旁边还站着一个女孩,此刻也顺势靠着树坐了下来,擦掉了汗,她喘了口气,昂头问韩刚,“韩刚,你说我们还能活着走出去吗?我们也太倒霉了吧。”

  韩刚看两个女孩子都坐了下来,只得无奈的说:“好吧,我们只能歇一会儿,郝洁,你到这边来坐。”

  郝洁踢踏踢踏的走过来,往韩刚身旁一坐,就发起了牢骚,“你说韩刚,我们干吗好死不死的要到这不毛之地来旅游啊,啊?这谁的主意啊?我***要是能活着回去非扒了他的皮不可。”

  韩刚没有接话,只闭目养神,他要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好好的捋个头绪出来。

  也不知当初是谁提出组织这次旅游的,反正话一提出,办公室就立刻沸腾了起来,好不容易盼到了五一黄金周,哪能不出去玩玩呢?同一个办公室的八个人几乎都一致响应,只因听说神农架曾经出现过野人,所以就选定了这人迹罕至的地方作为目的地,准备来一次探险之旅。

  然后就是快到目的地的时候,兴奋的同事们开始在车上唱歌,再后来也不知怎么的那车就出事了,反正韩刚醒来时就已经躺在了这个没有人烟的森林里,万幸的是他没有落单,因为和他一起的还有思佳和郝洁两个女孩子。

  郝洁看韩刚一声不吭,火气一下子就冒上来了,“喂,韩刚,干什么哪?你可是我们中间唯一的男人哦,快点说说话呀。”

  韩刚歪头看了她一眼,又看看那边的思佳,“我说郝洁,你就没个丫头样,要是对人家说你是个老师,可能打死人家也不会相信的,你就不能跟人家思佳学学,真是。”

  郝洁立即瞪大了眼,霍的一下站起来,把腰一叉,“我告诉你韩刚,你以为自己是谁啊?本姑娘我就爱这样,你管的着吗你,没事就拍人思佳的马屁,人家喜欢你吗?什么呀……”

  另一边的思佳早就习惯了两人的争吵,根本就不去听,她无聊的拾起地上的落叶,有一下,没一下的撕着。然后她的眼就盯在了一片落叶上,伸手拨开那片落叶,露出了一截红丝带,她捏住了叶片下的那截红丝带,轻轻的一拽,连在丝带上的一个小巧的坠子就被拽了出来。

  擦掉坠子上的泥,思佳立即发出了一声轻叹,天哪,这里竟会有这么漂亮的东西,一颗晶莹透亮的珠子。思佳把珠子拿近眼前细细的观看,这珠子有拇指大小,晶莹剔透,也不知是不是玉,最奇特的是就是这珠子的中间还有一粒血红的小点。

  思佳把珠子举起,凝神去看珠子中的小红点,那小红点似乎动了一下,思佳揉了揉眼,一定是自己眼花了,再凑近眯起眼来看,那小红点又动了一下,然后渐渐的向四周扩散开来,那丝丝缕缕的鲜红渐渐的凝聚成形,珠子里出现了一张脸,一张女人的娇美的脸。

  思佳觉得自己在出汗,她的手开始颤抖,因为那张脸对着她极为妩媚的笑了起来。

  第二章:前方的光亮

  韩刚和郝洁终于吵累了,两人同时发现了思佳的不对劲,闭着眼靠在树上,好象睡着了一样。若依她平时的性子,怎么也会劝上两句的,今天怎么一声也不吭了呢?

  郝洁疑惑的喊了一声,“思佳,睡着啦?”

  “嗯。”思佳睁眼看过来,“不吵了?不吵了我们就走吧。”说完话也不等俩人回答就自顾自的站起来,向前走去。

  郝洁和韩刚对看了一眼,再看向思佳,都在心里奇怪,这思佳怎么了,生气啦?怎么感觉怪怪的。郝洁快走了几步追上她,“喂,你是不是生气了?”见思佳不答话,又接着说:“我和韩刚只是随便说说,开玩笑的,你别往心里去啊?其实就韩刚那样的,哪里能配得上你呢?嘿嘿。”

  思佳突然停住了脚,回过头来看郝洁,声音冷冷的,“如果你不走,就一个人留在这儿说话吧,还要走好远才能到前边的寨子。”她的眼神让郝洁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噤。看郝洁张大了嘴,她冷冷的一笑,凑近了郝洁,低声说:“晚上这里有狼,它们专爱吃你这样女人。”说完话,留下尚张着嘴发愣的郝洁,她转身继续向前走。

  后面的韩刚也追了上来,看郝洁站那儿发愣,便拍拍她,“干吗呢?还不走?”“韩、韩刚,”郝洁仿佛从梦中惊醒一般,追着韩刚,一脸迷惑的说:“韩刚,那是思佳吗?”

  韩刚翻了她一眼,“我可不想再和你吵架。”他快步追上前面的思佳,两人并肩走着,韩刚也不知跟思佳说了什么,思佳便笑了起来,并回头招呼郝洁,“喂,你快点儿,怎么走这么慢啊?”“噢。”郝洁看思佳招呼自己,皱皱眉挠挠头,快步追上,跟在两人后面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

  只是三人都不再说话,一个劲的向前走,一时间只有脚下踩着厚厚的落叶发出的咯吱声。郝洁边走边看着思佳的背影出神,这思佳一向都是温柔可人的,连吵架都不会太大声,可刚才她的声音、眼神还真吓到了自己,也不知她什么时候学会了吓唬人?郝洁长长的叹了口气,努力使自己跟上他们。

  也不知又走了多久,反正林子里已经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清了。偶尔有风吹过,树影摇晃着,看起来象一只只怪兽,刚开始郝洁还觉得害怕,可现在郝洁已经累得什么想法都没有了,就连韩刚也觉得快走不动了,但思佳却象个没事的人一样,一个劲的往前走,很快就和俩人拉开了一大截距离。

  郝洁抓住了韩刚的衣服,“我走不动了,韩刚,咱歇会吧,好不好啊?”韩刚看了一眼前面的思佳,冲她的背影喊,“思佳,你走慢点儿,不要和我们走散了。”喊完话,他拖着郝洁的手,“快走,你平时精力最旺了,怎么今天连思佳也比不过了呢?”

  “我真的走不动了嘛。”郝洁的声音里已经带了一丝哭腔,平时的泼辣劲早不知哪去了。“真是怕了你,我们追到思佳就停下来歇歇,我拉你走。”韩刚给郝洁打气,拖着她向前走,其实他心里也没底,不知道这林子到底有多大,还要多久才能走出去,该死的手机又没有信号,也许,他们永远也走不出去了呢?韩刚为自己的想法打了个冷噤。

  思佳已经停了下来,站在那儿等他们,郝洁几乎是被韩刚给拖过来的,看到了思佳,她立刻瘫坐了下来,“你说的,追到了思佳就歇会,我不走了。”

  韩刚也坐了下来,“思佳,反正天已经黑了,郝洁实在是走不动了,我也有点累,你不累吗?咱们稍微歇一会,看看今天怎么过夜吧。”

  思佳走到他们面前,一本正经的说:“韩刚,再坚持一会就有寨子了,这里不能歇,有狼,真的。”她伸手就把郝洁拉了起来,“我拉你走,走吧。”也不管郝洁愿不愿意,拖了她就走。

  郝洁被她拖的踉踉跄跄,“喂、喂、思佳,你怎么这么大的力气?你、你慢点儿。”但思佳就象没听见般还将她继续向前拖。韩刚见状也只好站起来向前追。

  三人就这样拉扯着又向前走了几百米,林子里的树已越来越稀,前方隐隐的有了些光亮,思佳停了下来,看着前方的光亮,深深的吸了口气,喃喃的说:“太好了。”

  郝洁和韩刚也兴奋了起来,郝洁似乎又有了劲,看着前面的光亮,兴奋的冲两人嚷嚷,“太好了,有光,有光就是有人家,我们有救了,快走。”说完了带头向前面的光亮处跑去。

  韩刚见她蹦蹦跳跳的样子,苦笑了一下,这个郝洁,真象个疯子,不过这也难怪,她一向就是这样疯疯癫癫的。看向一边的思佳,韩刚走过去,将她头上的一根草拿掉,温柔的说:“思佳,走吧,我们到前边看看,找个地方好好的休息一下。”

  思佳看他笑了笑,“是的,找个地方先休息一下。”韩刚自然的拉住她的手,向前走去。

  几分钟后,三人就走到了光亮处,郝洁早已站住了,听到两人的脚步声,郝洁如梦呓般的发出惊叹,“天哪,思佳,韩刚,你们见过这样的地方吗?

  第三章:血迹斑斑的布包

  韩刚没有说话,瞪大了眼看着眼前的竹楼。他们不是没见过竹楼,但象眼前这样巨大的竹楼还是头一次看到。

  整个竹楼看起来是圆形的,大约有四层楼那么高,第一层是无数根象地基一样撑住竹楼的竹竿,然后越向上竹楼就越小,整个竹楼看起来就象是一根巨大的竹笋插在地上。刚才看到的光亮就是这个竹笋一样的竹楼里的灯发出来的。

  这竹楼还有个巨大的门,门口有几个小孩本来正在玩耍,但看见了生人,早已顾不上玩了,呆呆的站在那儿看着三人。韩刚他们此刻就站在这竹楼的巨大的门前惊叹着。当郝洁和韩刚还象做梦一样的时候,思佳已向着大门缓步走去,竹楼上的灯将思佳拖在身后的影子拉成了变形的细长条。

  几个在门口玩耍的小孩,看思佳走了过来,不约而同的发出了一声惊呼,迅速的奔进竹楼里,一眨眼就不见了。韩刚和郝洁看思佳走向竹楼,突然感觉到又累又饿,跟在思佳身后也向着竹楼走去。

  几分钟后,三人就已经坐在了竹楼的一个房间里,陪着他们的是几个和蔼的老人和一群因好奇而探头张望的娃娃。

  这竹楼果然是圆形的,进了大门后就有一东一西两个楼梯可以上楼。上楼后便是一条一米多宽的环形走廊,走廊里每隔两三米的样子就会有一扇门,分别住着寨子里的人家。

  原来这里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小村寨,因为地处偏僻,东边被大森林隔着,另几面又都是山,所以已经很多年没有生人进来过了。此刻韩刚三人的到来,就使得这个原本安静的小村寨热闹了起来。尤其是门口的孩子不时的探头进来,好奇的盯着三人不停的打量,对他们表现出了极大的好奇。

  几个老人中年纪最大的一个就是这个村寨的村长,名叫贡巴,他对三人的遭遇表示了同情,并热情的招待了他们,表示会想办法送他们出去。

  吃了一顿饱饭,又洗了个热水澡,三人被村长安置在他自己的家里,韩刚自己睡一间房,思佳和郝洁共用一间,精疲力尽的三人几乎都是头一沾枕头就立刻睡着了。

  韩刚是被一阵嘈杂的人声惊醒的,还没有完全睡醒的他,抬手看了看表,乖乖,九点多了,太阳已从窗外射到了床上,他一骨碌爬起来,刚穿好衣服,思佳就和郝洁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韩刚,不好了,这寨子里出事了。”这句话立刻驱走了韩刚还残留的睡意。

  三人慌慌张张的出门,正好看到村长带了几个长者急急的向最上面的一层楼走去,几个半大不小的孩子跟在后面,郝洁立刻就要跟上去,韩刚一把拉住了她,“你干什么?”

  郝洁甩开了他的手,跟着他们向楼上跑去,“我也去看看,到底出了什么事?”韩刚一把没拉住,只好跟在她后面过去,又不敢大声的喊她,看看思佳还站在那儿,便又扭回来拉她,拉了思佳边走边唠叨,“这个郝洁,也不知道人家发生了什么事,就跑去看,也不怕人家烦。”思佳和往常一样,对这样的情况通常都不会说什么,只跟着他上去。

  三人随着村长他们上了楼,向走廊尽头朝西的一扇门走去,那门里不时传过来断断续续的哭声,到门口时,小孩子停住了脚,村长和几个老人直接走了进去。郝洁他们不敢进去,也站在门口和几个小孩子一起向里面张望。这才看到原来屋里的地上放了一个血迹斑斑的大布包,一个女人正坐在布包旁嚎啕大哭。

  看见村长来了,那女人便一下子扑到了村长面前哭喊,“村长啊,你可要给我们做主啊,我们可从没干过什么坏事啊,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呢?”和村长一起来的几个老人拉住了这个已歇斯底里的女人安慰着她,将她拉到了一边的竹椅上坐下。

  听那女人这么

下页(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