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有两个落第秀才结伴归乡。这日来到一城外,看到参差不平的城墙,一时诗兴大发,其中一个吟道:
  “远看城墙锯锯齿,”
另一个亦不示弱,遥头接上:
  “近看城墙齿齿锯。”
  “唉,以我们这样的文才竟然没有考上,考官们是都瞎了眼了!”
  想想别人衣锦还乡,而自己却一无所获,二秀才抱头痛哭。
  是时,恰逢一个农夫赶着马车从旁经过,看到二书生痛哭流涕,很是不解,遂扣问原由,二书生将自己的经历哭诉一通,又将刚刚处景而赋作的妙句陈说一遍,颇为不服地说,“象我们这等天才居然落第,这世道可还有公理在!”
  话音刚落,农夫亦蹲地而哭,二书生以为农夫亦同情其遭遇,遂很礼貌地上前劝说,农夫边哭边说:“这世道真是不公平啊,我的地贫得无法种庄稼,可我眼看着你们两个人一肚子的shit我没法掏!”

4644 讨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