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春晚已经进入紧张的筹备阶段,小品是每年春节必不可少的一道大餐,而由赵本山领衔主演的小品最受关注也最受欢迎。但今年,老赵却陷入困境,头两天接受采访时还发牢骚:范伟因拍电视剧受伤而无缘春晚,宋丹丹则已经确定去美国过年。缺兵少将不说,“光杆司令”本山还在为剧本发愁。实际上,老赵根本不用愁,报料频频的娱乐圈向来不缺素材,每年都有重大事件、风头人物,04年《卖拐》,05年《卖拐》,07年可以《卖碟》。你瞧,演员登场了!

  小品:《卖碟》
  主演:赵本山、宋祖德、张钰
  客串:李咏、周涛
  作者:快活林

  赵本山和宋祖德从舞台两侧同时出场。一身农民工状打扮的赵本山,穿着破旧的棉袄,样子十分落魄,正在东张西望;宋祖德着一身休闲西装,满面红光,看上去一本正经,正匆匆赶路。见祖德走到跟前,本山拦住了他。
  赵本山:同志,同志!请留步。
  宋祖德:你认错人了,我不是“同志”!
  赵本山:啊,“男同志”!
  宋祖德:你才是“男同志”呢!实话告诉你,我不是同性恋。你找“同性恋”,请到三里屯!
  赵本山:哈哈,您误会啦!叫您“先生”总该行了吧。现在真是嫌疑时代,什么都爱往自己身上赖;见了面,说说就坏菜!这几年坑“鸡”坑“鸭”,坑完“同志”再坑“爹妈”,中国的语言文字,眼看全都白瞎。
  宋祖德:行啦!你少磨迹。有事快点说,现在什么都“提速”了,好狗还不挡道呢……
  赵本山:哎,哎,你这人怎么这么说话呢!我想向你推荐经典大碟,带“色”的,保您满意,我这可是独家出售啊!
  宋祖德:真的?我可是文明市民,可别诱惑我!
  赵本山:古人云,食色性也。人之常情,理解万岁。别看您穿得道貌岸然的,晚上脱光钻进老婆被窝都一个样!哈哈,老兄,你就别不好意思啦。
  宋租德:请你正经一点好不好,这个问题是严肃滴——介绍一下都有什么内容!
  赵本山:有中国MM闺房自摸,有槟榔MM海边揽活,有泰国人妖MM忽悠小伙;有夫妻房事秘笈,夜总会美女脱衣,广州白领大玩三P;还有美女换衣偷拍,中学生“野战”偷拍,网友开房寻欢宾馆监视器偷拍……
  宋祖德:行啦,行啦!你以为我是老土啊,这些都太庸俗了。有没有“经典”一点的?
  赵本山:好!不错!有骨气,有志气!看来,我得动真格的了,否则你得拒绝了。我隆重向你推荐中国导演与女演员真正的床戏,是真人版的,不骗你,有血有肉、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长有、有俊有丑、有名有望……(本山长喘一口粗气)大哥,求求你买了吧!
  宋祖德:本来只是想问问,看你这么不容易,累得张气不接下气,我就做回“色鬼”成全你。碟在哪里?
  赵本山:放心吧,老兄!请跟我走,应有尽有。
  两人在舞台上来回转圈,向目的地进发,边走边聊。
  宋祖德:我说,伙计,你把我往哪领啊,东拐西拐、黑灯瞎火的,你是不是在拉皮条,带我找暗娼?现在“爱滋”可升级啦,染上可就没治啦!
  赵本山:放心,我咋能干那伤天害理的事。俺弄点黄碟自产自销,不冒烟不起火,使用起来还环保。再说您是顾客,我哪敢违反承诺。
  宋祖德:行啦,什么顾客,快成“黑客”了——瞧你这道领的,伸手不见脚指!
  两人继续前行,稍微沉默一会儿。
  宋祖德:伙计,我跟你说,做这种事要犯法的啊!你怎么想起倒卖黄碟了?
  赵本山:没办法,生活迫害,社会缺少真爱。在城里打工一年,年底却讨不回工钱,现在不能灰溜溜回家,只好暂时卖碟弄点领花。
  说着说着,两人达到目的地。这时,演员张钰出现了。只见张钰穿着红色碎花棉袄绿裤子,手里拎着个小编织袋,神色慌张,羞羞答答,不过土气间仍透出几分性感,美白诱人,一个真实版翠花。
  赵本山:这是我侄女小红,她管备货,我管拉活;一个躲在墙角,一个负责望街。
  宋祖德:哎呀呀,没想到你侄女这么漂亮,山沟里飞出来的金凤凰,你应该参加“超女”,我来帮你包装!我认识大导演黄建中、张纪中(宋祖德色迷迷地上下打量着张钰。)
  张钰:大叔,您别这么说,其实俺是个命苦的女人……(说着说着,竟然泪如雨下)
  宋祖德:姑娘,别哭,怎么回事,说说!
  张钰:我的小名叫小红,全名叫苏丹红,就因为这个名字把俺害苦,俺对象把俺甩了,说俺诲气;全村人说俺是什么致癌物,都视俺为老虎。听说,都是那咸鸭蛋害的,一气之下,俺爹把自己家的鸭子全宰了。村里呆不下,我就跟俺叔到城里打工,先卖碟糊口,但今天到现在也没卖出几张(继续哭泣)。
  赵本山:先生,您别介意,我侄女初来乍道,还有点缅甸(腼腆),还不像我应付客人“掉掉有余”(绰绰有余)。
  宋祖德:姑娘,怎么看你面熟啊!哪块儿长得像一个演员,我想想,对了,像张钰!
  张钰:实不相瞒,你说的那个张钰是俺表姐。我卖的黄碟就有她主演的。她说,不能在市面上发行,只能到处兜售,说卖了钱对半分。大叔,看在我苦命的份上,看在我表姐“脸皮”的份上,你就买几张吧(这时的张钰,脸臊得像猩猩屁股,如坐针毡)
  宋祖德:好吧,我再做一回“好男儿”,成全你们爷俩!说说价钱吧,我今天一定“放血”!
  赵本山:三元一张,五元一对!
  宋祖德:哇噻,你还让人活不?哪有这么高的,一对鸡翅才五元。
  赵本山:你说,现在什么不涨价:粮油涨价,楼盘涨价,出租车涨价,水电费涨价,盗版DVD也得涨价,因为这里有成本核算。据说这是锁链子反应(连锁反应),就像拖拉机链轨,一个脱节,全都玩完。再说,我这个碟加了厚,属于精装、升级、增强、珍藏、WEB二点零版。
  宋祖德:好滴好滴,价钱好商量,但我得向我老婆请示一下,我说了我是“好男人”嘛,这与“妻管炎”可是两码事,你们不要取笑我哦。
  说着说着,宋祖德走到一边,悄悄打电话给派出所报案。他心想,小样滴,换上花棉袄我就不认识你了吗?张钰;小样滴,东北二人转老大装什么农民工?赵本山。你俩还跟我玩双簧,演苦肉计,我宋祖德也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岂能为两张黄碟折腰。
  三人正在讨价还价,这时身着警服的主持人李咏走了过来,对赵本山、张钰说:“你们涉嫌贩卖黄色光碟,跟我到派出所走一趟!”
  赵本山:行了吧,你说你是警察,你头发咋那么长,跟流氓差不多。我还说我是安全局的呢!
  当李咏庄严地出示工作证后,赵本山终于躲到一边,靠墙蹲下,张钰也乖乖交出黄碟。“谢谢您,社会上就缺少像您这样的公民,敢于与违法犯罪行为做斗争!”说着,李咏紧紧握着宋祖德的手,大加赞扬。
  李、宋两人正激情握手时,穿着白大褂的主持人周涛表情凝重、缓缓向祖德走了过来,对祖德说:“宋大导演,跟我回‘好莱坞’吧!”祖德见状,马上作树熊状紧紧抱住李咏,大呼“警察,救命!”
  李咏:这位女士,请问这是怎么回事?
  周涛:哦,是这么回事。他(宋祖德)是我们心理卫生医院的病人。他本来是个有才华的导演,但总挖空心思地想得奥斯卡大奖,由于工作压力大,不幸患上心理疾病。这不,今天早上没看管好,他竟然溜出来寻找灵感!
  无语。沉默。然后,李咏押着赵本山、张钰,周涛带着宋祖德顺次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