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可以和你在一起,那么我愿意就这样一个人度过一生,默默的爱你。

  程静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她是四川人,但是从小就随做事业爸爸妈妈在上海生活。也许是家境还不错的原因吧,她骨子里总透出那么一股高贵的气质,与生俱来的华贵,典雅,雍容。她是个快乐的女孩,至少在表面上看是这样的,内心里想的很多,这是别人无法了解的。

  高中毕业之前,她的生活过的很平静,也很充实,父母很爱她,给她太多的关心和爱护,让她从小到大都没感到孤单,青春期也是那样过的。她常常疑惑,同龄的女孩们总是说寂寞空虚,总是说期待能与一个帅气的男孩邂逅,然后展开一段激情的恋爱,但是她却没有那种感觉。可能是从来不缺少爱吧。

  上学的时候有过很多男生追过她,写情书的,大胆表白的,还有偷偷暗恋的,穷追不舍的,很多。她知道,但是她依然很淡的生活。和朋友们在一起快乐的笑,努力的学习,认真的对待身边际遇的人和事。她曾经问过自己,为什么没有一个人能让她感觉想去爱,想去抓住?她也不知道,也许这种事情总是靠缘分的,是你的,跑也跑不了,不是你的,也无法强求。爱是什么呢?真的能有让人一生相许的魔力么?她不知道。

  高中毕业后,她听从父母的意见,回四川老家休息一段时间,但是她想着要在假期里出去找一份零时的工作,来锻炼自己,也好填补假期这无聊的时间。不过,至少也要等到给爷爷过完过几天的八十大寿吧,她这样想着。

  爷爷过八十大寿那天,爷爷家来了很多亲戚,四世同堂,十分热闹,很多好几年不见的亲戚们都聚到了一起。大家都显得特别的亲热,爷爷很开心。大家有的聊天,问询过的怎么样,有的看电视,有的玩牌,还有的围在爷爷身边,程静总是在这样的场合不喜欢说话,所以去帮忙准备午餐。奇怪的是,她看到有一个男孩,在爷爷身边,抓着爷爷的手只是微笑着,不说话,他对每一个人微笑,特别的安然,那种坦然,好像所有的事他都能预料的到一样,好像他已经超越了所有悲伤和快乐的界限,在一个至高至纯的高度上,看着这满满一屋子的人。

  一向看人看的很准很透彻的程静,怎么也看不到男孩内心里是怎么样的一个人,他表现出来的姿态是她这二十多年里从来没见过的。程静只是知道,这个男孩是她的表哥,这个哥哥跟随北漂的父母一直在外地不回来,她们从小到大也就在爷爷家见过两次,但是她简单听过的他的事迹,好的,不好的,让人高兴的,让人悲伤的。可是她们几乎没说过话,她也一直不知道这个所谓的哥哥叫什么名字,只是知道和她一个姓,程。

  午饭时候,大家都围在一起吃饭了,这个时刻最少不了的就是喝酒。对于男人们来说,喝到晕乎乎的,胡言乱语,有时候却是很可爱的,当然酒风不好的人除外。

  因为不喝酒,程静和同龄的几个兄弟姐妹,大大小小的坐一桌,但是她也像家里其他人一样看着那一桌男人们之间的胡言乱语,嬉笑失态。她总是注意着哥哥,看他喝了没多少酒就脸红的样子,知道他一定是不能喝,可是他还是那么安静,虽然也说话,但是都是很豪情的的话,很沉稳的敬酒桌上的长辈,从爷爷到叔叔,到姑父,那么多人,他一点也不失态,特别诚恳的样子,也没有招来家里爱拼酒人的攻击。

  几轮酒喝下来,两箱子白酒见底,他好像喝多了,悄悄离开,到屋子外。他站在院子里,看着蓝蓝的天空,看着远处的山,田地,愣愣的出神,好像他心里有一渊深潭,让人感觉深不见底,清澈澄净,但是在程静听到的关于他这个哥哥的故事里,他不该是那样一尘不染的生活。也许是他的深度,让那些岁月带给他的悲伤,无助,迷惘,等等负面情绪全部沉淀在了他心中那深不见底的潭水中了吧。

  程静端着一杯热水来到哥哥身边递给他,男孩转过身来,给了她一个舒服的微笑,然后接过了那杯水。他看着远处的瓦蓝天空长吁了一口气,片刻后双手抱着水杯,喝了一口水。程静没有说话,也朝着哥哥的方向看着天空,似乎也能感受到一种莫名的宁静美好。

  男孩转过身来,微笑着看着程静,说,妹,努力生活,你一定会过得幸福。这句话是祝福,但是他说话的样子让人感觉特别的真诚,有种他说的话一定会实现的感动。程静看着他,说,哥,能告诉我,你叫啥吗?男孩微笑着,说,我和你一个姓,单名一个云,程云。程静脸一红忙解释说,我小的时候就没见过你,所以不知道你叫什么,我上初中的时候听说你上大学,现在我都高中毕业了呢,呵呵。程云,拍了拍程静的肩膀,说很多年过去了,我们都没能有一个交集。恩,妹妹能想着要知道哥的名字,我也很幸福,以后不论怎么样,我们都要好好生活,我会努力去看到你幸福的。

  爷爷的八十大寿结束了之后,亲戚们都准备各自回家,也有很多人想着多陪一陪老人。那天,程云,留下了,晚上挨着爷爷睡,而,程静,挨着这个哥哥。程云因为喝多了酒,睡不着,看着天花板微笑,觉得爷爷是幸福的人,因为儿女多,所以,子孙满堂,三四十人的大家庭以后是不会再有了。想想我们这年轻的一代吧,家里就一个孩子,将来我们八十大寿的时候,连五个人也不会超过,所以程云的爷爷是幸福的。

  在程云睡不着看着天花板的时候,其实,程静也没睡着,她轻掩被子静静的在黑暗中看着他,看着这个在他生命中从未出现过的类型,她从来不知道名字的哥哥。

  第二天一早,程云就准备跟爷爷道别走了。走的时候,留下了电话给程静,告诉她努力生活,在这个有心事的年纪里,如果,有什么想法和家人不好开口的可以跟这个哥哥说,这么多年没受到哥哥的关爱,以后会补给她的。程云上车离开的时候,小静看着他,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涌动出一种莫名的伤感与不舍。

  程云在北京工作,做物业管理的工作,主要负责一个区域的房屋管理,他的生活挺充实。自从从爷爷家离开以后,程云总是会收到小静的信息,关于她的生活的,学习的,各种问题。有时候也偶尔打电话来关心程云的生活。程云,也一样,只是有时候觉得很别扭,感觉妹妹,似乎有心事,但是又不愿意说。

  两个星期后的一天,程静鼓足勇气给程云打了个电话,说,想去程云所在的城市找个工作,度过漫长而无聊的假期。程云也觉得是个锻炼的好机会,于是给她找了份超市促销的工作,半天班,也轻松。小静去的那天,程云早早在火车站等候,因为小静从来没有独自离开过家。虽然是第一次离开家,但是小静心里不怕,因为她知道,程云,会好好照顾她的,一定会。

  就这样,小静住进了程云公司提供的房子里,两室一厅,有厨房和卫生间,小静正好住进了那间空着的卧室。生活伊始平静,小静也很快进入了工作的角色,到也不觉得困难。每天早早下班,她会打扫房间,洗衣服,做饭,像极了一个小家庭主妇。

  那天,小静去程云的房间打扫屋子,因为好奇,看了程云放在桌子上的日记。她从来没有看到过,一个人可以有那么多本日记放在身边,桌子上,柜子里,三十多本日记。从小学四年级到现在的全部都有。这些东西,引起了小静的好奇。她随意的翻看,却感觉怎么也看不够,她发现程云淡漠冷静的表情下,是有一颗那样多愁善感,又饱经风霜的心。

  小学四年级时候的日记:X年X月X日

  今天,和父亲出去干活,觉得他真的挺累。虽然他常常喝醉酒打骂我,但是他平时还是很好的。在工地上,爸爸给我四角钱,要我去买根雪糕吃,可是商店里的雪糕要五角钱,我不敢去,就和爸爸说,我不爱吃。

  X年X月X日

  最近几天,妈妈病了,我很不放心她。看着她难受的样子,我心里特别难过。爸爸出去干活了,妈妈和我在家。平时没事的时候,同学们来找我玩,我都会出去。可是今天,我不敢出去,我怕妈妈没人陪的时候会害怕。妈妈说要我出去玩,不用担心她,我哭了,说不去,妈妈也哭了。

  初中时候:X年X月X日

  期末的学期评比上,我的成绩是全校的第三名。可是颁奖的时候,第一名和第二名都是以资鼓励,到我这里怎么就发了个日记本呢?特纠结,谁稀罕呢,还不如什么也别给,别用我充数……

  X年X月X日

  昨晚作恶梦了,梦到父母离婚了,我成了一个没人要的孩子。在那条冰冷的街上,黑暗吞噬了一切,没有人,没有任何熟悉的气息,无边无际的死寂让我不敢说话,我的泪水就那样流下来。醒来的时候,我依然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看着窗外的银白色的月光,我发呆了很久。上个月,爸爸在工地上出事故了,因为右腿骨折住进了医院,我和妈妈守着他,那时候我特别害怕爸爸的腿会废了,一个人悄悄流泪,偷偷跑去山上的寺庙里默默祷告。后来爸爸的腿确症没什么问题了,,但是他的腿还是不能活动,医生说要半年的时间,而且以后也不能干过重的活了。爸爸腿好一点的时候妈妈强烈要求我立刻回去上学,我才回到了学校。我知道父亲似家里的顶梁柱,家里本来就没钱,这样的事情发生了只能是让母亲更累了,让父亲会很难过。我身为家里的独生子,一个男人,什么都不能做,可是我心里是多么的难受,多么的害怕,谁又知道呢。我每晚都做噩梦,各种各样的梦,常常在梦里哭着醒来。我知道妈妈她在坚持,她一定很累,很无助,可是我什么也做不了,我好没用。就在昨天,妈妈或许真的是坚持的太累了,她打电话给我,她哭了,说家里揭不开锅了。我也哭了,我哭着说我不要上学了,我已经长大了,我可以出去赚钱养家。可是妈妈又立刻冷静下来,说一定要让我学习,家里的事她会想办法。那天晚上,我一个人下了晚自习在操场上跑步,疯了一样的,一边跑,一边流泪,心很痛。不知道跑了多久,我终于腿一软,倒在地上,我哭着,恨着,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高中时候的日记:X年X月X日

  这是开学的第一天,我因为成绩优秀被当地的一所重点高中录取了,这是映秀镇的一件喜事。甚至初中的学校门口上还挂着条幅,上面写着的第一名,正是我的名字。我知道我自己的努力全都得到了回报。苦难来的时候,一定是与幸福约定好了的,上帝是公平的。可是今天也发生了一件令我难过的事,不过也都不算什么了。因为今天早上去学校报道,需要交纳这个学期的费用,但是家里的钱还转不开,所以妈妈要我去几个亲戚家去借,去了几个都说没钱,后来到了老姑家,老姑父说了难听的话,但是还是把钱借给了我。我心里难过,但是我谁也不怪,不怪自己的家庭,不怪亲戚的冷漠,因为这是我的命运,那么我坦然接受好了。

  X年X月X日

  高中时候我要求自己很严格,我那时候只是告诉自己,我是一个枕戈待旦将士,高中要好好努力,将来要努力工作,要让爱自己的人和自己爱的人都幸福。

  同学们说我是冷血的动物,不说话,也不感情用事,永远都那么冷静,不知道是真愚还是假愚,但是学习那么好,可能是大智若愚。只是他们不懂,我的心里比他们任何一个人都想的多,我也期待爱情,但是我一直都不自信,爱来的时候,我总是在逃避,很多女生写过情书来,可是我看都不敢看,因为我知道虽然我是那么需要一个人来爱,可是我没有能力去爱,我太累了,需要一个人安静。

  我必须好好规划我的生活,努力学习,想象我以后我的出路,也许对别人来说,这些需要考虑的都是很遥远的事,但是我却必须考虑了。因为每次家里寄钱来的时候,我都难过的要死。我不想用家里一分钱,我不想在学校,我学习从来没心情,都是强迫自己,告诉自己不学习的话,会对不起父母。

  大学时候的日记:X年X月X日

  为了让上大学妈妈把辛苦打零工赚来的钱一分一分的攒起来,终于给我凑够了学费。那天我拿着那么多钱去学校交钱的时候我的手都是颤抖的,我的眼睛里闪着泪花。

  想着这么多年过来了,我一直是那么的安静的学习,努力,可是我的心里有多压抑,谁能知道呢。今天我终于走到这一步,终于就要走到出口。我激动,又酸楚。

  X年X月X日

  前两天,我终于找到了一份家教的工作,还不错,能维持我自己的生活开销了。过两天,在去一家同学介绍的公司去做物业的工作,应该还能赚一部分钱,这样下个学期就不用向家里拿钱了,还可以剩下一些补贴家用。想到这些,我还是挺开心的。因为我发现自己能为家里付出一些了,觉得自己真正的像个男人一样了。

  昨天晚上,和我考上同一所大学的高中同学孙梦来找我,她要请我吃饭,我没去,她说想追我,我有些慌乱,但是还是拒绝了,说以后毕业了的吧。她问我为什么,我笑了笑,告诉她说我从小就很木,感受

下页(1/5)
20952 讨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