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也会去做流产,因为深爱小孩子的我一直认为自己不论在什么情况下都会留下他的,但是最后的结果却是。。。
  如果说生孩子对一个女人来说是一件很痛苦的事,那么流产绝对痛苦不止十倍,尤其是无奈流产的女孩,这件事对她来说会是一生的遗憾和阴影,除了无穷的痛苦和眼泪以外还有自责和绝望。生孩子即使痛苦,不管是母亲和孩子都得到了许多人的关心,但是流产的女孩却常常是偷偷摸摸的。。。她的苦除了她自己别人是无法关心和体会的。
  我知道有很多人也许无法理解对于一个根本还不算有意识的小生命我为什么要如此在意,包括m。但是做为一个母亲,我真的只想告诉所有的男孩,好好保护你深爱的那个女孩,不要让她受这种折磨吧。。。虽然到今天我已经明白,男人比起女人来有太多的责任感,会考虑更多的问题,但是如果你的女朋友坚持要孩子,请你一定努力看看,起码让她看到些须的希望。
  此文仅为纪念我可怜的宝贝,妈妈对不起你。。。
  也想请教各位朋友告诉我 ,我到底该怎么办。。。我好痛苦。。。
  2005年2月17日 星期四
  YJ已经晚了半个多月了,虽然我的JQ一直不是很正常,最长的一次也曾有过50天才来的,但这次感觉有些不一样。因为最近总的胃口越来越差,其实一直怀疑自己是否有了,但是就是没有勇气去证实它。其实也不竟然是没有勇气面对自己怀孕这个事实,而是没有勇气面对如果怀孕之后所做的选择。今天实在是再也忍不下去了,于是下班之后去WATSON买了验孕棒,仍然是一直买的那个牌子。回家之后犹豫了下是第二天早上验还是马上就验,结果内心的挣扎终于抵不过一种从内心升起的恐惧,还是验了吧。结果是两条红线,虽然心里已经知道了八九不离十,但是看到这个结果仍然是一怔,我的身体里真的在孕育一个小生命了吗,一个我一直期盼自己如果将来做母亲一定会好好保护好好抚育他绝对不会放弃的生命吗?也许是心理作用吧,仿佛真的能感觉到那个生命在活动,而事实上它现在又怎会动呢。
  没有勇气打电话告诉m这件事,发消息叫他上QQ,最近和m在冷战,也许就因为怀孕的关系吧,心情总是很不好,他又总做让我不高兴的事,因此已经很久没有主动叫他聊天了。m上线了,我让他开视频,告诉他有些事要看着他和他说,他很严肃,看着他我仍然不知道如何开口,最后终于把我怀孕了的事实告诉了他。m几乎是没有一点迟疑的对我说,“宝贝,我知道你很爱孩子,我也知道流产对于你伤害很大,但是我们现在没有其他选择,我们必须打掉他。”
  说真的,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必须打掉他,m的理由我都明白,现在没有能力负担家庭和孩子,可是没有钱就不能结婚生子吗,我不求你的房子,不求你给我很多,只是想要保护这个孩子啊。m的父母比较保守,他认为他们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可是我真的不明白,一对保守的父母如果知道他们喜欢的未来媳妇怀孕了会不会叫她去堕胎。
  m这样说的时候,我的心一下子冷了,虽然之前就知道他会做出这样的决定,这也是我一直不敢去证实我怀孕的一个心理暗示,我哦了一声,然后就不吭声了。m开始说了很多关心和安慰的话并且问我什么时候去医院,他要陪我去。我都听他说,因为我真的一下子觉得整个人都没有力气了,我的孩子在我证实了他的存在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里就注定了他必须死,一点机会都没有。
  由于这件事情不能让家里知道,也就意味着我不能休息,所以m说我们星期六(2月19号)去医院吧,当时对流产一点概念也没有,也不知道到底要做药流还是人流,更不知道具体情况,唯一知道的是流产对我的身体影响会很大,唯一知道的是去了医院我的孩子就死定了。
  我已经不知道还能说什么了,什么都哦了他之后我就说我下去睡觉了。
  我根本没有办法合上眼睛,那种煎熬我想只有体会过这件事的姐妹才会明白。我给m发消息,告诉他我真的很痛苦,很舍不得,问他能不能有其他选择,他仍然坚持说必须把孩子打掉,他说了很多安慰的话,我渐渐明白,其实也一直明白,这件事本就是没有选择的,为了提早结束这种折磨,我对m说我们明天就去医院检查吧。当时的我只是想快点结束这种折磨,却怎么也没有想到折磨会越来越深刻。
  一个晚上没有睡觉,一个晚上眼泪没有止住,天渐渐亮了吧,我的孩子,你是否又长大了一些。。。
  2005年2月18日 星期五
  今天是工作日,但是没有办法,我必须在今天就去医院,因为时间越长我的心就越混乱,既然这是没有办法的选择,我必须勇敢面对自己做的错事。我和m约了早上8点在车站碰头,我和平时去上班差不多的时间出门,因为我不能让父母知道,7点20分的时候收到m的短消息,他说他已经到车站了,等我。而我也差不多在7点半就到了车站。
  那一路颠去车站的路上,我已经想了很多,想好等下绝对不哭,绝对不求他,既然他已经给孩子选择好了路,我也知道我的努力很难改变固执的他,更何况他现在正处于非常时期。那真的是很痛苦的一段路程,想哭,但是我不能哭,想下车,但是我也没有勇气独自去面对一个做**的责任。对不起,我的宝贝。
  一见到他我就哭了,眼泪象关不住的水闸,再也闭不上。m紧紧的抱着我,任我的泪水打湿他的大衣。
  我们在车站这样抱着哭了很久,他也不知道怎么安慰我了,只是一直说着宝贝不要哭,我终于哭累了,也不和他说话,一个人先走进站了。他跟在我后面,那一路上我都没有再和他说过话,我知道他的心也很痛,他本是个很温柔的男子,现在要他杀了自己的孩子他一定也很难过,但是我就是无法轻易的接受这个事实,甚至后来证实了,我开始无法原谅他,无法原谅他自私的为了逃避家庭的谴责断送了我们的孩子,无法接受他甚至没有任何犹豫和迟疑就做出了决定。
  这是我们第一次去妇科医院,但是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很多第一次都是我们两个必须去面对的了。
  踏着医院的台阶,我真的觉得心寒,仿佛每跨上一步我都觉得自己的心被刺了一刀。今天孩子特别乖,这一个多礼拜我每天早上都会觉得胃不舒服,虽然不是想吐,但是都会有一种肚子里涨气的感觉,今天一点也没有,孩子待的地方整个的暖暖的,舒舒服服的,好象他在对我说,妈妈我会很乖的,你千万不要抛弃我啊。可是我的孩子啊,妈妈是多么的无能啊,妈妈没有办法把你留下来,因为你的爸爸觉得你现在到来的不是时候啊。如果妈妈知道今天会这样对你,妈妈一定会给你找个有能力的爸爸的。(汗,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很不重视钱的女孩子,也一直很骄傲,到今天居然会为了肚子里的孩子产生这样的想法,这一瞬间我明白了我爱这个孩子甚至超过了爱他的爸爸。)
  这个妇科医院还是很不错的,之后的一系列过程医生护士都很友善,这可能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对我的一种仁慈。在大厅里的咨询处拿了病历本子,填了个人资料,我留了自己的真实姓名和电话,因为我想做为一个残忍的母亲,连面对自己的罪行的勇气都没有,那我真的是太过分了。
  挂完号,护士友善的问我们要看什么,我很平静的说怀疑自己怀孕了。于是护士把我们带到了一个诊疗室,m等在了门外。
  给我看的是一个年约50多岁的女医生,后来我知道她姓武,武医生友善的问了下我的情况,问了我最后一次YJ的时间,问我是第几次怀孕等等之类的问题,到这时候我居然一点害羞的感觉都没有,我觉得我已经象一个上了刑台的人,就等着医生把我解剖了。
  武医生问我,如果真的有了是要还是不要孩子,我当时没有马上回答,我觉得我根本无法说出不要那两个字。医生看出我的犹豫,对我解释说,如果是要和不要是两种检查方法,我很无奈的很轻声的说,不要。于是她让我先进去把裤子脱下来检查。
  这是我有意识以来第一次对这么多人裸露我的身体。那种检查那种裸露那种进入都是一种深刻的可耻的感觉,我听着医生的指挥脱了全部的裤子,然后坐在了那个诊疗椅上,张开了双脚,我不敢再继续看下去她要对我做什么,我闭上了眼睛。心在颤抖。
  我感觉到她先来揉我的肚子,虽然她用的力气并不大,但是我感觉好痛好痛,我多想对她说你轻一点啊,孩子痛啊,她揉完对我说,里面似乎有两个包,但是可以肯定你怀孕了。等下去照一下B超。然后他用一个硬硬冷冷的器具伸入了我的YD,看了一会后对我说,“宫劲好象有点糜烂,你第一次来顺便做个深入检查吧,小姑娘以后还要生孩子的,要把身体弄弄好啊,然后她拿了一根棒子从我里面刮了一点BD,让我等下拿下去做一下检查。
  她写了一堆我看不懂的东西,然后让我拿下去交钱,然后化验,然后再到她这里。这时候我已经有点失魂落魄了,当她拿着一根我不知道的器具去检查我那里的时候开始,我就觉得我的孩子的小手小脚一定被刮花了。(其实这时候的孩子哪有手脚可言)我拿着她开的单子出了诊疗室,m低着头坐在那里没有一丝表情,我从他身边走过的时候轻轻碰了他一下,他紧张的问我怎么样,我眼睛一红说,医生说有炎症,要先检查。
  这一天我大概哭了有不下30次,不包括昨天晚上睡不着哭的,和今天晚上睡不着哭的。。。-_-这些眼泪也许都是我的孩子在哭泣吧。
  下楼交了300多块钱,然后去先去验血验尿验BD,接着根据指示去了顶楼准备做阴超。这一天进入我体内的东西真的很多,多到我后来回家不论怎么洗都不知道怎么洗去那种不舒适的感觉。
  做B超的地方是个男医生,他看了一下医疗单问我是不是怀孕了,我说是的,于是他让我躺下,脱裤子,忽然想到了什么,让我出去把m叫进来。m进来了,他紧紧握住我的手,其实如果我知道把他叫进来是因为一个男医生为了避免单独给女病人检查私处有麻烦,我是绝对不会叫m进来的。即使觉在陌生的男医生面前让他检查我觉得很可耻,但是,当着我最爱的人的面让他检查,我觉得更可耻。
  事到如今,已经没有办法了,我紧闭着双眼,只感觉医生把一根白色的东西插了进来,他不停的转动,我感觉到很不舒服,整个人都觉得很恶心,他让我不要紧张,可是我真的好痛苦,那时候真的不知道我到底要遭受这种痛苦到什么时候。
  他可能得到了他想要的结果,于是他把那根东西拔了出来。我痛苦的睁开眼睛,看着屏幕是显示的黑色图片,可以看到一片黑黑的圈圈里,有一个白色的椭圆形的小团,小团的中间有一个黑黑的点点。我知道这就是我的孩子吧。
  我穿好衣服,等着医生把结果打印出来。以下是诊断书上的话,我至今清晰可见:
  宫内早孕,约50天。胚胎清晰可见,可见清晰麦芽原始跳动和血管跳动。巢内无积水,无异样。
  我们看着这张诊断书,两个人都不说话了,我的孩子啊,我的宝贝啊,你已经有跳动了,难怪妈妈老是觉得不舒服,你为什么要来的这么早,如果你晚来一两年,你会是最聪明的宝贝,最幸福的宝贝啊。
  我们回到了武医生那里,医生看完对我说,要做手术的话要做药流还是人流,她和我说药流怕流不干净,因为我的孩子已经挺大了,建议我做人流。可是我听说人流做完要休息的,但是我无法休息啊,医生和我讨论了半天,最后无奈只能选择做人流。也许老天要惩罚我这个做**的吧。
  医生说我YD有炎症,需要先治疗两天才能做人流手术。医生问我约什么时候做手术,我真的不知道如何回答,我多想说我不做了,但是我只能说再让我想一想。于是医生又开了单子让我去交治疗费和中药费用。于是我们又去交了400多块钱,然后到治疗室做YD电子治疗。
  又是那种折磨,脱裤子,东西插进来,用水清洗干净。然后换一个房间,脱裤子,东西插进来,开始治疗。
  我说了这一天,我不知道脱了多少次裤子,更不知道被多少东西一次次的刺伤我的宝贝和我的心。
  到这个时候我们已经折腾了2个小时了,我已经差不多没有感觉了,走出治疗室,看到m坐在那里,我在他旁边坐了下来,再也忍不住的痛哭起来,m紧紧的抱着我,一遍一遍的说对不起。
  我问m我什么时候做手术,他让我决定,我当时的情绪根本无法决定什么时候杀死我的孩子。经过了昨天晚上,对于我来说,每过一分钟我都知道是一种折磨。大约又哭了十分多钟,我终于把眼泪擦干,说我进去和医生商量一下。
  不知道哪里来的冲动,我对医生说越快越好,我知道因为拖的时间越长对我今后的伤害就越深,既然孩子是不能留下来的,那么早点结束他的生命也许很残忍但是我真的很懦弱,我没有办法更多的时间面对他。
  武医生于是和我约了两天以后,也就是2月20号星期日,上午9点之前

下页(1/3)
7551 讨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