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德军占领了巴黎。两个纳粹军官走进塞纳河畔的一家旅馆住宿,而旅馆老板是一个热诚的爱国者,对纳粹十分厌恶。
  纳粹军官傲慢地环视四周,道:“这个猪圈!住一宿要多少钱?”
  老板回敬道:“一头猪100法郎,两头猪要200法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