裤裆下的情人节已经过去二十多天了,很多女人在焦急地等待月经的到来。带套子的也好,没带套子的也好,担心总是有的,吃药的也好,没吃药的也好,凡事总有个万一。
  怀旧在此要特别恭喜那些下半身已经血流成河的女人们,我恭喜你们侥幸地躲过一劫。
  肚子随便大起来总是不好的,即便你有胆量生下来,在中国,这个万恶的社会里,没有人会理解你,没有人会同情你,他们只会用邪恶的目光看着你不幸被人搞大的肚子。
  那些播种的人们,没有胆量去收获秋天的果实,在橘子成熟之前就将其碾碎,顺着阴沟流向大海,谁也不知道,那曾是个生命。
  根据怀旧十多年的做爱经验,按照“前七后八”的原理推断:从2006年2月7日至今,月经尚未来临的女性朋友们,如果你们在情人节前后做了爱并没有采取任何避孕措施,那我可以很荣幸地告诉你们:您可能受精了。
  至于那个胚胎制造者,又有几个能真正的付起责任?其中合法夫妻的合法性爱又能有几例?疼痛总是难忍的,眼泪总是真实的,三分钟的快感,三十分钟的悔恨。在手术室外苦苦等待的那个男人是否该为自己曾经的冲动负责?
  八年前,我带我女朋友到乡卫生院第一次打胎的时候,墙上贴着一张大字报,上面用红笔写着报价:尿检10、验血10、阴道清洗20,包皮切除30,人流60….(单位:元)。如今的人流手术费用本人也作过调查:上海1600,深圳1800,南京800,县级城市基本都在300左右,(单位:元)。
  人流价格的巨大变更让我看不清到底是人民富裕了还是人民币贬值了。
  另外,在三.八妇女节前后,全国各大医院之间的打胎价格战已经纷纷打响,各大小医院的手术环境以及对患者的关爱等级成了衡量其打胎性价比的主要杠杆。并不是价格低廉的医院就能够吸引更多的准妈妈,因为随着社会文明程度的提高,人们对个人隐私权越来越看重。
  三年前,我回老家补办身份证,碰巧遇到我多年未见的红颜知己夏方红,她将嘴凑近我的耳朵说她这次特地从深圳飞回老家来打胎的。我说为什么?她说深圳太贵,要壹仟多元,老家只要贰佰多元,想想还是飞回来做了,这样不但打了胎,而且赚了来回的机票钱,还能顺便看看父母,岂不是两全其美。我说那如果你不怀孕你是不是就不回来看你父母了。她笑笑说:恩那。
  那年头的乡下,女孩子打胎没人陪是一定会遭到闲言碎语的,于是在她的一再要求下,一个晴朗的下午我陪她去了医院。因为她肚子已经隆起了,所以医生连尿检都免了,我在“产房”外焦急等待,害怕看到熟人,虽然我用衣领挡住了半边脸,可还是被我们从小玩到大的一哥们认出来了,他过来拍拍我肩膀说:“怀旧你回来啦?嫂子生了?男的女的?啥时候喝喜酒。”我说:“你小子小声点,不是我,是夏方红。”他说:“老大你什么时候跟夏方红搞上了?她在深圳可是做鸡的。”
  我解释了半天他才明白是怎么回事。他说:“原来你是给人背黑锅来了。”临走的时候他告诉我,他上午刚刚陪一女警察打了胎,是情人节中的标,现在那女的正躺在病床上呢,他这会儿要回家去杀鸡褒汤了。
  二十分钟左右,“产房”的医生把头伸出来说:“喂,是你吗?到我办公桌上把那几包卫生纸都给我拿过来。”我把卫生纸送了过去,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了夏方红的屁股,她正躺在那里打手机。我问她要吃鸡吗?她说不用了。穿好裤子,她大步走出医院叫了一辆人力三轮车回家睡觉去了。
  我记得,那天是2003年3月8日。
  中国妇联最近统计数据表明:目前在中国因为情人节的放纵而导致在三.八节前后打胎的女性人数已经达到了100万,打胎费用平均按1000元/胎计算的话,中国妇产科在此项业务上的收入可达10个亿。
  这是何等的劳民伤财!
  事实证明,我国早在多年前就已经加大力度普及性知识了,可那么多年下来,效果并不明显,避孕套的销量一直没有上去,打胎药及“毓婷”、“安婷”等事后补救类药品却出现了屡屡脱销的状况,更有不法份子制假贩假坑害了许多盲目做爱的情侣,给她们造成了巨大的生理及心理上的创伤。所以说,严峻的形势逼迫我们必须全民动手、杜绝随机怀孕
  我为天下的女人感到悲哀,为天下的男人感到可耻。为了让女人不再打胎,男人有三条路可走:手淫,嫖娼,结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