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走进酒吧,看到个美女独自坐在吧台前,便过去搭讪:“美女,有人邀吗?”

  “我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