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 ,这个故事很长,请耐心看到最后....  
  其次,最后真的很感动。
  
  1.
  口袋里是你留给我的钥匙,每次用它打开房门,多希望你仍然坐在常坐的沙发上,抽着烟,既便是一言不发也好,只要你还在,什么都不重要。
  只要你还在…….
  
  第一次见到雷是在一个我记不得名字的酒吧,我喝的很多。其实我并不喜欢这种灯红酒绿的地方,但我失恋了;其实也不是第一次失恋,但我讨厌被人骗,为什么男孩子总是爱骗人呢?
  酒精麻醉了我的大脑,有人递给我一包东西,让我试试,我不假思索就放进了嘴里,在接下来的几秒里觉得身体在迅速兴奋,似乎被火焰灼烤着,有种要发泄、要跳舞的冲动。于是我走进了舞池中央,疯狂的舞动起来……
  我不知道自己当时是多么的过火。
  只知道突然之间我的双脚离开了地面,一双有力的手拦腰抱起了我,不顾我的拍打,扛着我走出了那间酒吧。
  那是我第一次被一个陌生男人“扛”着,第一次茫然地失去矜持和防卫。
  到了雷家,我被扔在一张皮椅上,头还是阵阵的痛,可是已经清醒了很多。
  在缭乱的烟雾中我看见雷,坐在一张充气沙发上,抽着烟。
  他给我的第一印象,绝对是个流氓:斜叼着烟,迷乱的眼神,紧皱的眉,皮肤竟也白皙,,右上臂纹着一条龙。
  “你是黑社会的?”这是我第一次和他说话,幼稚到我自己都收口不及。
  雷只是望了我一眼,用不屑的眼神。
  “你这么年轻,不好好生活,去做黑社会。”我理智完全清醒后开始对自己的安危担忧起来,一边纯粹在没话找话,一边偷偷地四下打量着周围环境,考虑着怎么脱身。
  雷换了支烟,叼在嘴里,拨开堆满杂物的桌子,找到一个一次性打火机打着了火,狠狠吸了一口。
  “好像是你在酒吧吃摇头丸吧!”他开口了。“自已都不是好人,怎么说别人?”
  我不由的觉得害怕,刚才吃的原来是摇头丸。
  “我,我……不是故意的。”我脸有些发烫,如果家人知道我吃这东西就惨了。
  “第一次去酒吧?”他问我。
  我点点头。
  “以后一个女孩子不要去那种地方!”
  我突然又觉得雷不像坏人。看他样子也就与我一样二十五六岁,怎么就进了黑社会呢。
  “家在哪儿,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我自己走。”我忙不迭地站起来,朝门口走去。
  我轻轻地在外面关上门,松了口气,还好他没有伤害我。
  雷住的是公寓的房间,大约在五楼,我下了楼才发现这个地方我一点都不认识,我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回家。
  站在马路边,我很头疼。
  身后传来脚步声,我回头一看,是雷。
  他一声不吭,朝着我右手边走去,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跟着他,从他的背后看,他不算高大,肩膀却很宽,走路的时候有种昂然的男子气概。令我不由自主地默默跟随。
  总算到了人多的地方,我提着的心也放下,雷拦了辆出租车,在拉开车门的时候,我迟疑着转头对他说:“今晚……..谢谢你啦。你叫什么名字?……”
  他扬了扬眉毛,脸上有种捉弄的表情,说:“不用知道我的名字,我只是个混黑社会的流氓”。
  我张口想说什么,一时语塞,他笑着凑到我耳边,轻声说:“告诉你,你的腰好软。”
  我的脸蓦得涨红,气得转头钻进车子,把门狠狠关上,吩咐司机开车。
  
  2.
  我每天都回这个家,每件家具我都擦的干干净净,每个杯子每本杂志我都照你的规矩放好,你的床我会弄的整整齐齐,连**筒我都放在原来的位置,我生怕有一天你回来会感到陌生……
  
  那天回到家,爸爸知道我去了酒吧,狠狠骂了我。他说警察的女儿怎么可以去那种地方。
  爸爸是警察,而且是个大队长,被他抓的坏人不计其数,再让他知道我和一个流氓逗留在一起,那后果真是不可设想。
  
  
  仅仅睡了几个小时就得起来上班了,打开衣柜,我挑了一套苹果绿的套裙,在化妆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昨晚雷的充气沙发就是绿色的。
  为什么想那个男人?他跟我只是萍水相逢,我们根本是两个世界里的人。我对着镜子笑了笑,套上精致的白色皮鞋,拎着包出了门。
  到了公司所在的大厦,挤电梯的时候碰到家明。我第一次对他常穿的粉色衬衫感到无比的厌恶。衣冠楚楚。电光火石的刹那,我又想到雷。
  
  下班后,我顺路去了爸爸的警局。
  去之前我可万万没想到,我跟雷的第二次会面是在那里。
  他的手上还带着——手铐。头上仍在流血,身上都有打斗的痕迹。
  我躲避不及,愕然间生怕雷认出了我。
  可是雷只是看着我,我感激他没有跟我说话。
  
  “爸爸,刚才那个人犯了什么法?”我在家的时候问爸爸
  “携毒,不过我们收他身的时候已经没有了。”
  “那怎么样了,后来?”我急切的问。
  “先放了他,女孩子家不要问这么多。”
  听到说放了他我才放心下来,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会为这样一个小流氓担心。我不肯承认,他那种似笑非笑的表情对我有多大的杀伤力。
  
  一定是鬼迷了心窍吧!我居然买了水果去看雷。可我忘了他的家。
  只能先坐出租车到上次他送我上车的地方再慢慢凭记忆找他的屋子,还好我记性还不错。
  站在他的门前,我的手伸出去又退回来,实在没有勇气敲门。我是不是疯了?为什么对一个经常出入警察局的小流氓这么关心?权衡再三,我转身欲走,门却突然开了。
  他看见我,吃了一惊。
  “我……,我来看看你。”
  他也没有回答我,开了门,让出条缝给我进来。
  “有事么?”雷问我。在他脸上,看不是到底是厌烦还是喜悦,似乎冷冷地。
  “我在警局看到你受伤了,就来看看你。”
  “那个人是你爸爸!”
  “嗯!”
  “有个警察爸爸,还来找我这个混黑社会的?”
  “我不相信你会携毒!”
  “为什么?”他的神色似乎有些严厉,看着我的眼睛。
  “你上次救我,所以我不信。”我喃喃地说,有点畏缩。
  雷不屑的笑了。
  那是雷第一次对我笑。尽管是那样的不屑,可他对我笑了。
  在那一刻我有前所未有的一种感觉,似乎命运安排了一些我无法预料的东西,等在我的前路。也许布满荆棘。
  但当时的我怎能预料?我仅仅是以为,我被爱情撞了一下腰。
  
  3.
  我帮他清洗了头上的伤口,笨拙地缠上纱布,绕了松松的一圈,手一抖,纱布团“啪”地掉到地上。
  他看了我一眼,皱皱眉,伸手从地上捡起纱布,拍了拍,自己往头上缠,我发窘地看着他,没有想到他娴熟几乎是优雅地把自己包扎好,松紧适度,看着比我缠的那个木乃伊舒服多了。
  大概他经常伤痕累累,都练出来了吧!我想。
  
  “你不要做小混混了,去找份工作吧!”我劝他。
  他只是看着我。又开始四下找烟。
  终于给他找着了,摸了个打火机点着,深深吸了一口,问:“你是做什么的?芳名?”
  我感觉脸上有不争气的发烫,低声说:“我叫沈君威,我…….”
  他突然笑起来,几乎被烟呛住:“我没听错吧,你叫沈君威?别克君威的君威?”
  我的脸终于彻底红到脖子根。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那又怎样?不能叫这个名字吗?谁规定女孩子就地叫什么芳啊霞的?……”
  他竭力忍住笑,摇摇头,说:“至少我身边的女孩子没有叫这种名字的,你父母怎么给你起的?”
  我回避他的目光,说:“我父亲是警察,希望能生个男孩子,接他的班,惩*锄恶。可惜我是个女孩,个子矮小,体育又差,连警校都没资格报。”
  他吐了口烟圈:“惩*锄恶?当警察就能惩*锄恶?或者说,惩象我这样的*恶之徒?”
  
  “不是!你不像坏人!”我急了,脱口而出。
  “为什么!”
  “直觉!女孩子的直觉是很准的!”
  他冷冷地看了我几秒种,狠狠地说:“小黄毛丫头,你知道什么?你整天穿着漂亮的套装,出入于高档写字楼,以小布尔乔亚自居。你知道这个城市每天要死多少人?又有多少和你同样年纪的女孩子吸毒、卖*,甚至一夜之间就消失?”
  
  他的话让我感到全身冰凉。是的,我不知道的事情太多。
  而且他说:“至少我身边的女孩子”。他身边,有很多女孩子吗?
  可我嘴巴还是很硬:“有什么不懂,不就是打打杀杀吗?”
  这时候门开了,进了一个人,染着红色的头发,穿着黑色紧身裤。
  “雷……”他叫了一声,然后发现我站在雷的身后,他打了个哈哈。
  “你女人?”
  我咬了咬嘴唇,讨厌他的用词。
  “我是他朋友!”我对进来的那个家伙说。
  “嗨,雷,有女人也不告诉我”那家伙根本没搭理我。
  “你小子别乱说!”
  “这下发了,大哥说你那么卖命保护那批货,要提你了!”
  “阿清!”他狠狠地制止了阿清的话。
  我知道雷是嫌我在场,不方便。可我还是希望他多说一点,让我多了解这个流氓一点。
  
  4.
  我无数次地站在这个天台上,回味着雷拉着我的手坐在这里,如果他能出现,出现再一次就好,让我感受到他的气息……
  
  
  我告诉我的好友Halen我认识了雷这样的人,她笑我是不是疯了,可我坚持说雷本质不坏,我还说我想挽救他。
  Halen笑得美丽的卷发都在颤抖。“我说你吃错药了。别告诉我你不知道家明对你的心思。”
  我搅动着杯子里的咖啡,说:“当然知道,可我不喜欢家明”
  她说了一句法语,我不明白什么意思,大概是惊叹词吧。Halen和我不一样,家境好,能力强,人也漂亮聪明,极其要强,她一心要去巴黎圆她的时装设计梦,对国内的男人全部视为粪土。
  她劝我接受家明,也仅仅是觉得我们合适,而雷。
  我扭头看着大玻璃窗外的车来车往,一言不发。我爱上雷了,不需要任何人的允许和支持。我一定要让他摆脱现在的生活。
  
  后来我就天天去他住的地方,帮他整理东西,做饭。我想他总有一天会感动的,他感动了,就会为了我做回好人。
  雷也习惯了我的存在,虽然他从来不说什么,可我在他的眼睛里看到了疼爱和在乎。
  “为什么对我这么好?”雷问我。
  
  “因为我希望,这辈子能救一个人。一个我爱的男人。”
  他又浮上那种我捉摸不透的笑容了,“救我?”。
  “你未必能救的了我!”
  
  “我试过了才知道啊!”我把盆里的衣服拧干,往阳台上走,才发现外面下起了雨。
  他也走上阳台,帮我把衣服晾在竹竿上,说:“雨居然蛮大的!我从来没有伞的,你带了吗?”
  犹豫了一会儿,我决定撒谎。我告诉他自己也没有伞,能不能不走了,他睁着大眼睛看着我。
  
  我终于留下来了。
  我向爸爸撒谎说我在朋友家睡!
  那晚我一直在说话,说我的童年,说我的警察爸爸,说我那个骗人的男友……
  “你很恨你男友?”他问我!
  “嗯,他脚踏两只船!我最讨厌别人骗我了!”
  他总是那么不爱说话。默默地抽烟,用那样深邃的眼神注视着我。
  “别说他了,说说你吧!你有女朋友没?”我想让他说说话。
  “当然有过。”他说,然后说:“我带你去个地方”
  然后他拉我上了天台。
  
  并不宽阔,但相对于这密集的钢筋森林,已经是很奢侈的一片天地。我闭上眼睛深吸了口气,雨后的空气似乎是清新而甜美的。
  他猝不及防地吻了我,我感觉到他温暖而霸道的唇,很有安全感的唇。他的双手非常有力量,我喜欢他那样搂着我,搂着我软软的腰,搂到我无法动弹。
  
  他说他压力大的时候就上天台来,这里空旷,能让人感到自由,我说你天天打打杀杀当然压力大了,不如早日洗手吧。
  他依然没有正面回答我,只是说谈何容易。他的表情有片刻黯然,随即而逝。
  
  他在天台上有个小房间,但他是不让我进,也不准我告诉任何人这个房间是他的,我问他为什么,他说那是他与别的女人鬼混的地方。
  当时我的心感到无比的锐痛,似乎有短暂的窒息。他没有隐瞒自己的过去,没有隐瞒他是个流氓的事实,但我的心还是好痛,好痛。
  他看到了我惨然的表情,叹了口气,把我搂在怀里,深深地嗅着我的头发,说:“有一天,等有一天我一定会带你进去的。”
  我告诉他,我永远也不想进去,不想知道。
  
  还有一个不能去的地方就是他的工作室,是在这幢楼的对面,在四楼,从这边的五楼正好可以看的见,他很警觉,他的家不是很多人知道,而知道他工作室的人很多,也就是说他可以在自己的家里监视他的工作室。我说你就一小混混,一月打拼弄几个钱,还左一个窝右一个窝的!
  他捧住我的脸,郑重地说:“我必须得活下去

下页(1/3)
8622 讨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