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这个文章属于转载,在哪里看到的忘记了,也没有找到原作者,涉及到版权问题请PM,发出来纯属觉得搞笑,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无地域歧视,不喜请绕行,勿喷
  
  下面是正文:
  
  前几天,我嘚呵的、扬了二正的在大该(街)上正溜跶着,
  突然,被一个骚老娘们一把就给拽住了,吓了一跳。
  
  嘎哈呀?
  大哥,进来洗个脚呗,水热乎的,她瞅着我贱不呲咧的说。
  
  哦,是洗脚丫子啊,那啥,我还有事呢,没功夫洗。
  抬头一看,门口写着足疗,原来是个洗脚房子。
  
  她拽着我,大哥进来坐一会呗,洗个脚可得劲了,来,来!
  卧操,你得劲了,我钱没了。
  
  大哥,就十快钱儿,看你夹个小包,也不像那没钱的人,大哥你还差那十快钱啊?
  啥差不差钱啊,这十块钱等于一垄地的土豆子,这不我刚卖了土豆子。
  
  哎呀妈呀大哥,看你板个正的,立个亮的,都多大岁数了,还不享受享受?
  
  啥多大岁数了?
  我才30,你瞅我像50?
  那瞅还能瞅出来吗?
  我瞅你还像我二姨呢,瞅。
  享,,享受啥啊?
  
  大哥,咱进屋唠。
  
  这骚老娘们,呲着牙笑着,我迷迷登登的就被她给捞屋去了。
  进门一看,沙发上还坐着两个骚老娘们,瞅着我,一顿淫笑,笑得我差点没电了。
  我心话了,这仨老娘们,可能都4,50了,站一排你就挨个瞅吧,瞅哪个都是山炮。
  
  大哥,你挑一个吧,看让谁给你洗?
  洗个脚丫子还挑啥呀,再说你们仨...这也没啥挑的,凑合吧。
  
  那啥,你家是哪的啊,阿富汗的啊?
  心话了,不是阿富汗就是索马里的,长得那个磕称。
  
  哎呀妈呀,大哥你别逗了,洗不洗啊?
  有点不情愿,对她说,行,那就洗十快钱的,
  赶紧的,麻溜的,我还有事呢。
  
  这骚老娘们出外屋端来一个木盆子,把一包像锯沫
  子似的黄色草药倒进了盆,然后倒了一壶开水。
  我一伸脚,嗷的一声,我操,你秃了猪毛呢,这么烫?
  
  她笑了,大哥你唬啊?
  你得凉一会儿,加凉水那中药就没效了。
  你才唬呢,得得得,别磨叽了,洗吧!
  
  洗了一会,她抬头淫笑的问我,大哥,你不想嘎点哈?
  
  嘎哈呀?
  
  你想嘎哈就嘎哈呗,嘻嘻~
  我不嘎哈,你要嘎哈?
  
  你不嘎哈?
  那你进来就洗个脚啊?
  
  操,我想洗小四轮子,十块钱你干吗?
  
  嘻嘻~大哥,咱们玩会呗?
  玩,玩啥呀?
  
  玩噶拉哈?
  还是看小牌呀?
  昨晚打扑克输20,这家呼,回到家里媳份就炸胡了,
  骂的那个损啊,把我骂的缺五条、差九饼的,差点没把房檐给扒了。
  说啥也不玩了,少扯这哩根楞。
  
  大哥,那啥,就是大保健,说白了吧,就是打炮,50。
  
  打炮?
  打啥炮啊?
  咱又不是矿建二局的,你这不扯吗。
  
  大哥,玩呗~ 完事保准你荣华富贵,鸡犬升天。
  
  我操,净跟我扯这虚头巴脑的,瞅你那骚样儿,得了八嗖的,
  原来是扯犊子啊,保,保哪啊?
  
  大哥,保肾呗,这你还不懂,装吧你。
  哦,那可先问明白了哈,是打一下50,还是打一次50?
  这一下和一次,俩词儿可有说道D。
  
  哎呦~大哥,咱就是个玩儿,反正就是让你得劲。
  大哥,你咋那么多说道捏?
  
  不是说道,是先问好了,你如果一下就收50,我这边捅,你那边查数,
  我这一抽嗒,像公猪闹圈,一下,一下的,这还不得千头八百的啊?
  那我不亏了吗?
  跟你打个破B小炮,完了我一垧地的土豆子没了,还得外加一麻袋苞米。
  
  嘻嘻~ 大哥你真能整。
  
  哎~我说大姐,对了,你咋那么贵呢?不是20吗?
  
  哎呀妈亲,大哥,这事还带讲价D?
  别人都收200呢。
  
  哎呀我操的,大姐,那土豆子和地瓜能一个价吗?
  
  大哥,像你这样的,你还差那50吗?
  来来,大哥,啥也别说了,咱玩吧。
  
  嗯哪,咱说好了,谁也别耍赖,一共就给50哈,那就玩一会,谁先脱啊?
  你先脱还是我先脱啊?
  你瞅瞅,大姐,我这话没说完,你麻溜就脱了,这光腚拉叉的,比赛啊?
  再看看你家,连个鸡巴床都没有,在凳子上开炮啊?
  
  大哥,安个床吧公安就来查,你50块钱,还想怎么样捏?
  哦,是这事啊,你说这事整的,那你撅腚,手扶墙,咱们来个“后门进仔”。
  
  哎呀~我操的,大姐,瞅你卡巴裆里流出来的那是啥啊?
  白乎乎的,焦儿粘的,稀苏蹦脆,是豆腐渣吧?
  
  啥豆腐渣啊,大哥,那是白带。
  
  啥白带啊,唬谁呢?
  你瞅瞅你,流脓淌水的,那白不哧啦的,像湿面粉似的,俏白D,那不是豆腐渣是啥啊?
  你说,跟你扯个犊子,打个破B炮,这还带搞“豆腐渣工程” 啊?
  
  哎呀妈呀大哥,真头一回遇到你这样的,真磨叽,那你打不打呀?
  不打,太吓人了,完事这得了病,回家还得吃药打针的。
  哎呀妈呀大哥,这脱都脱了,看都看了,瞅你这人,还不打了!
  呦,那瞧你这意思,我要不交50,还出不去这屋了?
  
  那什么吧,阵么地,大哥,
  你要不打炮,反正也这样了,那我给你撸大管吧。
  
  撸大管?
  我这管...蔫了巴叽的,像霜打茄子似的,你咋撸啊?
  
  。。。
  
  哎~ 哎~ 我说,先等会儿,
  大姐,瞅你那手,确屌黑,刚捡煤胡了?
  就你那手吧,埋了古汰的,可别给我撸出病来啊。
  等会儿你撸完了,我回家还得漂白,油漆打蜡的,这不折腾吗。
  
  唉,今个倒霉了,那什么,那大哥,那我用嘴给你裹吧?
  
  裹啥呀,那叫唆啦,唆啦懂不懂?
  哎呀妈呀大哥,你咋这么事多呢,
  那行,我给你唆拉。
  天啊,大哥,我真服你了!
  
  啥服不服的,事儿,就这么个事,
  我说大姐,唆啦多少钱啊?
  
  哎呀妈呀,我说大哥,你咋这么扣门呢,都没见过你这样的,
  看你还像个人似的,那就40吧。
  ...
  
  停,停,停!哎呀我操的大姐,这怎么还麻个苏的,辣嚎的捏?
  我说大哥,我这是用舌头舔,没咬。
  
  我操,你真唬个潮的用牙咬,那早就咬断了,那怎么有点痛捏?
  你张开嘴,我看看?
  
  哎呀~我操的,大姐,你牙花子上还沾有辣椒面子,红个呲的,你刚吃完 麻辣烫 吧!?
  我说大姐,你刚吃完麻辣烫,也不漱嘴,完了你把我这玩应 当羊肉串撸啊?
  都撸出火星子啦,麻个苏的疼。
  
  你说你这事整的,啥玩艺呢,整个稀弄。
  我这玩应本来就小,现在还给你整的秃了扣了,
  小龟头缩进去了,一会这尿尿还得往出抻,
  
  妈呀,你说这扯不扯,牛子整缩脖了,光剩懒子了,我操!
  
  跟你说,你就是舔出个棒槌来,咱也不玩了!
  这啥玩应呢,花钱还遭罪了!
  得得得,你也不用找了,给你40,咱走人。
  
  啥40耶?
  大哥,是50,还有洗脚的10元。
  
  大哥,下次再来,给你便宜点。
  便宜?...多少?
  38,吉利数。
  
  哎呦~操他妈的,就便宜2块钱儿,开玩了,是吧?!
  
  出门口,呸!
  操他妈的,你说这犊子扯的,
  就这么一会儿功夫,一麻袋的土豆子扯没了!
  
  唉,这以后吧,没事可别他妈的瞎鸡巴整。